享阅小说网

翻转娱乐圈之蜜宠小娇妻

时间:2019-11-12 15:48:32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红豆 主角:季慕诗,安子皓

因为一场误诊从而引发的一连串搞笑的爱情故事。初遇篇:季慕诗:大哥,求收留。安子皓:你是编剧?季慕诗:啊?不是。安子皓:故事编的挺动听,你可以考虑去做编剧。

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遇到恶毒女配

“我?”季慕诗左看看右看看,确定他们指的人是自己。

“季慕诗过来陪我对戏。”林月如一副命令的口吻。

季慕诗放下手机,站起身,尴尬道:“那个,我不会啊。”

林月如走过来,拉着季慕诗往中间走,热情的紧,“很简单的,你什么都不用做,就站在那里,照着剧本念台词就行。”

“这个……”季慕诗被迫跟在林月如的身后,为难的看向导演,希望导演可以大发慈悲为自己说句话,让林月如放过自己。

“行了,你就帮着念俩句台词。”姜大海发话了。他也没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演员这么上进,他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拒绝。

季慕诗无奈的答应,很快就有工作人员就给季慕诗递上剧本。

这场戏主要是林月如饰演的女二号丁佳佳跟女一魔教女魔头叶梓萱之间的争吵戏。

“你这个妖女跟我师兄是什么关系?”林月如很快就进入角色。

季慕诗低着头,看着剧本照着念,“我跟你师兄的关系,你管不着。”

“啪”,季慕诗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挨了一巴掌。剧本都被打掉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季慕诗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林月如,完全没反应过来。

林月如看都没看季慕诗一眼,而是朝导演说道:“导演,我觉得丁佳佳暗恋他师兄多年,师兄却又被一个女魔头抢走了,这时候她应该十分愤怒,恨不得杀了叶梓萱。俩人之间应该有肢体冲突,只有打了她一巴掌才能解除我心里的愤怒,导演你说呢?”

导演看着剧本思索了片刻,“加的好,就这样,待会也这样拍。”

“导演我想再跟季慕诗对对戏,找找感觉,不然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行。”姜大海一口答应。季慕诗的感受完全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只是一个小助理而已,谁会理会她的感受。

季慕诗咬着唇瓣,眼眶犯红,委屈极了。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林月如是故意找季慕诗的茬,但没有一个人肯替季慕诗说一句话。

季慕诗想转身就走的,太欺负人了,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安子皓的助理,自己这样就走了,安子皓一定感觉很为难,只能强忍着。

不是忘念台词了,就是觉得自己表情不够丰满,林月如找了种种理由打了季慕诗四巴掌。

最后打的她手都红了,才罢手。

季慕诗捂着脸哭着跑开了,撞到了安子皓也不知道。

“哼,跟我斗。”林月如看着季慕诗的背影,冷哼一声,一脸的怨毒。

安子皓看着季慕诗的背影若有所思。

卫生间里,季慕诗看到没人,终于没忍住委屈的大哭。

安子皓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季慕诗一个人蹲在地上哭。

“起来。”

季慕诗抬起头,眼角还挂着泪水,下意识捂着自己的脸,看着安子皓沙哑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安子皓把季慕诗拽起来,推开她的手,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红肿的脸颊,怒火一下子就顶到了脑门,说出口的话也跟喊了冰块似得,寒气逼人,“这是怎么回事?”

季慕诗推开安子皓的手,低垂着头,言辞闪烁,“没事,就是不小心弄的。”

“不小心?”安子皓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岂会相信。

安子皓抓着季慕诗就向外走,“走。”

“安子皓,你要带我去哪?”

安子皓把季慕诗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在这里好好待着,我出去一趟。”

安子皓出去短短十分钟,回到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盒药膏。

“啊——疼,疼……”季慕诗疼的龇牙咧嘴,“你就不能轻点啊。”季慕诗抱怨。

“轻点重点都会疼。”

“你轻点我会疼的轻一点。”

“忍着。”

季慕诗努努嘴不愿意,但也只能忍着。

“你是猪吗?别人打你你不会躲?就知道站在那里挨打?”上好了药,安子皓看到季慕诗脸上的伤就窝火,忍不住骂了季慕诗几句。

刚才出去几分钟的功夫,安子皓已经打听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你知道了?”季慕诗差异的看向安子皓。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草吗?下回再遇到这种情况,就给我打回去。”安子皓就见不得别人欺负季慕诗,他自己欺负是另一回事。敢在他的头上动土,这个林月如她是活腻味了。

自己挨了打,不但没有收到安慰还被骂,季慕诗委屈极了,“你当我愿意啊,她是女二号,导演也帮着她,我能怎么办?”说来说去,还是她自己权利不够,最底层的小人物,谁也得罪不起。

安子皓瞪着季慕诗不说话。

季慕诗伸出手拽了拽安子皓的衣袖,小声道:“安子皓,我今天可不可以请假回去休息一天。我的脸你也看到了,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今天这事太跌份了,季慕诗是没脸留在这里了。

“不行。”安子皓一口拒绝。

“你走了,谁帮我递水,送衣服。”

“你……”季慕诗气的不行,“你还有没有人性了?我都这样了,你还压榨我?”

“那好,我今天就留在房间里不出去了。”季慕诗躺在床上,赌气道。

“不行,站起来,现在就跟我出去。”安子皓命令道。

季慕诗死活不肯出去,“不要不要,安子皓你给我留点脸吧。”

“脸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

安子皓在后面拽,季慕诗拽着门框就是不肯走。

安子皓松开了手,使出杀手锏,“季慕诗,现在就给我出去,信不信我扣你工资?”

“你……算你狠。”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谁让她没钱呢?就只能低头了。

季慕诗跟在安子皓的身后,一路都在念三字经,心里咒骂安子皓没人性。

安子皓突然停下脚步,季慕诗低着头一个没注意就一头撞过去了。

鼻子都撞疼了,不满道:“干嘛突然停下啊,痛死了。”

安子皓突然转过身说道:“你在骂我?”

季慕诗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一副被吓到的模样,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难道这家伙会读心术?她只是在心里骂啊,他怎么会知道。

话一出口季慕诗就后悔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立马捂住嘴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季慕诗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表示自己的忠贞。

“哼,最好没有,不然……扣工资。”

“什么嘛,动不动就扣我工资,我一个月才能挣几个钱,都被扣了了,真是越有钱越小气。”季慕诗一路嘟嘟囔囔。

“你有意见?”

她哪敢说有啊?再说有钱就没有了。

“没有没有,您是老板您说的算。”您有钱您是大爷行了吧?

“你坐这里。”安子皓指着自己的位置。

“啊?不合适吧?”季慕诗差异的看向安子皓,没敢坐。这是剧组特意为安子皓安排的位置,她算什么?

“让你坐就坐,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季慕诗哪敢反驳立马就坐下了。

“不准离开。”说完这句话,安子皓就去找导演去了。

安子皓真是算准了季慕诗,季慕诗本来打算安子皓一走自己就离开了,现在可不敢了。

真是的,就这么拖着她出来了,也不让她带个口罩啥的挡挡脸,多丢人啊。

季慕诗翻着包,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一次性的口罩戴上,终于有了安全感。

林月如早就看到季慕诗了,挑衅的看了对方一眼,冷笑一声。

季慕诗一对上林月如的眼神,就低下了头。到现在她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林月如。如果是因为那次的笑,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吧。

“子皓,你来了,过来过来,下一场戏是你和月如的,这里你需要打丁佳佳一巴掌,刚才我和月如商量过了,这地方给一个远镜头,咱们就借位,不需要真打。”导演跟安子皓商量着。

真是风水轮流转,上一秒林月如还是打人的角色,这一秒就是被打。

拍戏的都知道,戏不是顺着拍的,都是挑着拍的。

这场戏是讲丁佳佳为了除掉叶梓萱这个情敌,对她下了毒药,让叶梓萱九死一生,最后被丁墨知道了,丁佳佳还不知道悔改,丁墨气的打了丁佳佳一巴掌。

“导演,这个地方远镜头效果不是太好,如果近镜头再借位又显得太假,观众不会买账,我还是觉得真打,效果会比较好。”安子皓说的有理有据,让人没有任何的理由反驳。

姜大海看着剧本思索了片刻,点头道:“行,就按照原定计划,我去跟月如说一声。”

也不知道这个姜大海是怎么跟林月如说的,一开始林月如不同意,后来皱着眉头勉强同意了。

开拍之前,林月如安子皓站在准备拍的位置上。

林月如看着安子皓,撒娇道:“子皓哥,你待会下手轻一点啊,人家怕痛啦。”林月如以为是自己一个女孩,安子皓怎么着也不会下手太重。在撒个娇,对方应该更不忍心下手才对。

可惜她算错了一点,安子皓心软也是分人的。对待他不在意的人,他的心狠着呢。

谁知道导演刚喊开始,安子皓抬手直接就是一巴掌。

“啪。”一声脆响,回荡在四周,震的所有的下巴都合不上。

连远处的季慕诗都能听到声音,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脸,感觉就好痛。

林月如的脸直接就红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子皓,惊讶的连台词都忘记念了。

“怎么回事?念台词啊?再来一遍。”姜大海说道。

林月如以为刚才是意外,是安子皓没有把握好,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继续。

“师兄,我……”

林月如的台词还没有念完,安子皓又是一巴掌。

导演急的大喊,“打早了。”

安子皓毫无歉意的看向姜大海道:“对不起,我忘记了,再来。”

第8章 误诊怀孕

安子皓给她定的是下午两点的飞机,由于俩人昨晚胡闹,导致俩人双双睡过头,一觉起来就已经是中午了,加上去机场的路上还要接近一个小时,季慕诗现在是立马就得打包行李。

季慕诗在打包行李,煤球在一旁看着,合上包,拉起行李箱,突然煤球站起身走到季慕诗的身边,舔了季慕诗一口。似乎知道季慕诗想要离开,依依不舍。

季慕诗住在这里有小半个月了,安子皓每天都很忙,早出晚归,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季慕诗和煤球在家里,所以俩人还处处感情来了。

季慕诗大感意外,抬手摸了摸煤球的脑袋,笑眯眯的,“煤球,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她现在没以前那么怕狗了,尤其是煤球。

煤球亲昵的用脑袋蹭蹭季慕诗,季慕诗笑的合不拢嘴。

跟煤球玩了一会,车子就到了。

季慕诗站起身,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安子皓的面前,“那,无论怎么说也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了。以后有机会来帝都,你可以找我,我请你吃饭。”到时候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了。季慕诗生出一丝薄凉。

季慕诗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开,上了出租车。

至始至终,安子皓都没开口。

煤球看了看季慕诗,又看了看安子皓,搭隆着脑袋伏在地上,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安子皓上了楼,看着凌乱的屋子,一副被大劫过后的样子,床上的那抹红刺激到了安子皓的双眼,突然生出一股想要追出去的冲动。最终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打电话叫人来把房间收拾一下。

坐在车上,季慕诗突然就哭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就是突然间感觉好难过。捂着胸口,断断续续的流泪。

再见了……

……

飞机飞回到帝都。

闻着空气,都感觉到亲昵,还是祖国好啊。最起码晚上她敢在街上横行游走,而不是米国,在晚上七点之后,就不敢出门了,在这她也不用担心随时有人拿枪指着她。

季慕诗搜遍了全身,终于找出几枚可怜的硬币,坐公交车返回出租屋。

玩也玩过了,现在该处理她的身后事了。

这趟旅行花了季慕诗大半的积蓄,季慕诗不傻,没把钱全部带走,还留了一部分在出租屋。

季慕诗现在还感叹自己的预知能力,幸好留了一笔钱,不然全都便宜了那个国外强盗。

简单的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季慕诗就乘车去了墓地。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季慕诗把鲜花放到墓碑前,然后动手把上面的杂草处理干净,最后不顾脏乱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们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而是她的养父母,但是对待她一直跟亲生的没俩样。

季慕诗断断续续跟父母说了很多,把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如数相告,“……爸妈,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们了,不过没关系,马上我就下去找你们了。你们可要记得把好吃的留给我。”

本以为她的人生还有大半的时间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没想到现在她就被迫来到终点站。

季慕诗抹掉脸上的泪水,露出悲凉的一笑。

季慕诗这次来的目的,一个是看望自己的父母,再一个就是给自己买个墓地。

真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她给父母买墓地的时候也没花几个钱,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墓地都开始涨价。她突然发现,自己都死不起了。

季慕诗不停的杀价,好说歹说,才把十二万的墓地,用八万块拿下。这里还是郊区呢。

……

“呕……呕……”

卫生间里,季慕诗趴在马桶上,大吐特吐,恨不得把自己的胃都吐出来。

这难道就是癌症晚期的症状?未免也太痛苦了吧?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待在家里等死,不然等自己生了蛆恐怕也没人知道自己死了。那样岂不是太惨了。

想想自己也挺可悲的,无父无母,没有一个亲人,连死都成为了一种奢侈。

季慕诗悲痛的想要嚎啕大哭一场。

简单了收拾了一番直奔医院,剩下的日子就让她在医院里平安的度过吧,反正她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在此之前,季慕诗拨打了一个电话,“佳佳,是我。”

“诗诗,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谁能想到季慕诗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却认识贝佳佳这样的国际明星,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季慕诗不会给贝佳佳打电话的。

“佳佳,我……”声音有些哽咽,“我要死了。”

“你胡说什么呢?”

季慕诗擦了擦眼泪,笑着道:“真的,我得了胃癌晚期,没几天了。我知道你很忙,你看能不能等你忙完了,回来帮我处理一下身后事。你也知道我没什么亲人,就只有你一个朋友……”本来季慕诗已经接受自己要死的事实,可是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还是会感觉到委屈,难过,想哭。

贝佳佳哭的稀里哗啦,大骂,“季慕诗,你他妈的混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现在找老娘给你收尸,没空。”贝佳佳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过了不一会,贝佳佳又给季慕诗打了电话,声音沙哑,明显是哭过劲了,“诗诗,你一定要等我,我现在马上就回去。”此刻贝佳佳正在大洋彼岸拍戏。

季慕诗笑了,仰着头,用手挡住眼睛,泪水滑满了脸颊。

季慕诗,这辈子你能交到贝佳佳这样的朋友,死也值得了。

……

站在医院的门口,季慕诗感到丝丝迷茫,这里将是她人生的最后一站,回顾自己的这半生,活的过于平淡,简直找不出一丝出彩的地方。

苦笑一声,鼓起勇气,走进去。

一阵兵荒马乱,鸡飞狗跳,所有人都聚集到二楼某个医生的办公室门口。

“啊——”季慕诗疯狂的大吼。

医生躲在小护士的身后,心惊胆战道:“季小姐,你冷静一下。”

“冷静你麻痹。”

季慕诗举着拆信刀,虎视眈眈的盯着对面的医生,更疯了似得怒吼,“我现在工作没了,钱没了,什么都没了,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没病,我杀了你。”

季慕诗说着就扑了过去,双手死死的掐住医生的脖子。

原来,季慕诗根本没得胃癌,就是简单的胃炎,吃点消炎药就好了。而得了癌症的是另一个跟季慕诗同名的老太太,医院把俩人的报告弄混了。

医院也是不久之后就发现了这件事,本来想打电话通知季慕诗的来着,谁知道电话一直打不通。那时候季慕诗正在国外潇洒。

“你知不知道,我以为自己得了癌症,差点就自杀了,我要是死了,你们谁负责,我掐死你……”

医生被掐的双眼泛白,口翻舌头,呼吸不畅,“季……我……”

最后还是医院的俩个保安把季慕诗拉起来,解救了医生。

“呼……呼……”医生得到自由,弯着腰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剧烈的喘息。

“季女士,你冷静一下,你现在怀着孕呢,小心孩子。”

“什么?”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满眼的不可置信,“你说我怀孕了?”

季慕诗实在对这家医院有了心里阴影,一查再查。

“季女士,无论是血检,还是尿检,都证实您已经怀孕了。”

“不可能。”

“季女士,已经检查了三次了,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告诉你,您怀孕了。”

“呵呵……”季慕诗开始大笑,笑的让人发毛,差点就把季慕诗送去了精神科。

“什么破医院,根本全都是骗子。”拿着化验单,季慕诗就愤愤不平的离开了医院。

站在医院的门口,季慕诗又哭又笑,喜的是自己没病,悲的是,他妈的她现在一分钱没有了,还不如死了算了。更可悲的是,他们居然说自己怀孕了,怎么可能。

知道自己没病,季慕诗立马打电话给贝佳佳分享这个好消息,“佳佳,你不用回来了,医院说我没病,是给我的病例弄混了……”

贝佳佳没说话,明显是在压抑着怒火,听季慕诗说完,就怒吼道:“季慕诗快点来机场接老娘。”

贝佳佳见到季慕诗就给她一顿数落,骂的季慕诗都抬不起头。

季慕诗看着贝佳佳笑,也不生气,知道自己身体健康,她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贝佳佳红着眼眶,紧紧的抱住季慕诗,哽咽道:“季慕诗你这个傻逼,知不知道你真的吓死我了。”

季慕诗知道贝佳佳是被吓坏了,才会如此情绪失控,拍了拍贝佳佳的背安抚,“佳佳,我很开心,我没事。”

贝佳佳的悲伤情绪不到一秒,就恢复她泼辣的面目,捏着季慕诗的下巴,上下查看,左瞧瞧东瞧瞧,恨不得把季慕诗的脑袋给摘下来仔细观摩,然后毒舌道:“诗诗,你是不是整容了?怎么才几个月不见,你就变了样?在机场的时候,我都不敢认。”

季慕诗翻了翻白眼,一掌打掉贝佳佳的手,不满道:“胡说什么呢,什么整容,姐姐这全都是原装货。”

“是吗?”双手交叉在胸前,贝佳佳斜眼看季慕诗,持怀疑的态度。

皱了皱鼻子,季慕诗心虚又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之前不是不舍得花钱吗?这不,以为自己要死了,就想着死前怎么着也要漂亮一回,就去拉直了头发,矫正了牙齿和眼睛,然后……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贝佳佳一掌呼到季慕诗的脑袋上,“你就是个傻逼,以前我就告诉过你,对自己好点,攒那么多钱干什么?死能带走吗?”

季慕诗摸着自己被打疼的脑袋,可怜兮兮道:“我这不是知道错了吗?还有,佳佳,你怎么着也算是个明星,能不能说话不那么粗鲁。”

“老娘愿意,你管我,还不是你气的。”

贝佳佳重新戴上墨镜,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哭的事实,“以后要死,死远点,老娘才不给收尸。”

“我走了。”见季慕诗没事,贝佳佳也不能在这里多停留。她这次请假回来,没少跟导演干仗。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珀斯诶点评:

翻转娱乐圈之蜜宠小娇妻很好,幽默风趣,语言精炼,毫不啰嗦,故事设计合情合理,文笔生花,可看出作者功底深厚,给五星都太少。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推荐

  • 元气小甜妻:男神,kiss请闭眼

    秦小雨大概是遇到了假的男神。他是哥哥介绍给她的朋友,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抱又搂又亲。贾凯言长得好看,贾凯言家权势滔天,贾凯言是实实在在的男神!可是贾凯言是男神关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女人,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一遇难言

    什么是我爱你? 命中注定。 什么是你爱我? 三生有幸。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冷面总裁霸道爱

    N大中文系教授任东伟与唐淼青梅竹马,新婚第二天,任东伟遭遇车祸,尸骨无存。唐淼含悲远走异国,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儿芭拉的订婚宴上邂逅酷似任东伟的男子,HW地产总经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陪你静看时光

    八年前,纪梳悄然离开,与所有人断绝了往来。 八年后,沈嘉迟步步紧逼,她狼狈后退。 他说:我很懒,所以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她说:爱情永远不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早已回不去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惊鸿一遇慕终身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 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 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翻转娱乐圈之蜜宠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