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半生言情

时间:2019-11-12 15:43:01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万贵妃 主角:董梵,霍梓伦,隐藏的爱,1164

早已分开五年,董梵以为自己能够坦然面对过去。没想到与霍梓伦重逢这一刻,连心跳都无法自控……

精彩章节试读:

第23章 住院

如果被识破了的话,那我恐怕今晚就要决定紫嫣的去留了。

“是屠丽萍是吧?你是高一(6)班的?”

“嗯。”我点点头,手却下意识地握紧了些。

听了我的话。老保安又看起了请假条。

那一刻,周围静的可怕。只有雨落地的悉悉声。

“感冒了?”

“有点发烧。我挂了两天盐水了。”我擦了擦鼻子,有些虚声地说道。

“哦,那你去好了。”看了看我,又摸了摸请假条,似乎是不愿意让我淋雨,老保安也没多看,终于是松开了眉头,把请假条换给了我,然后按下按钮打开校门让我出去了。

看着缓缓打开的校门,我如释重负,看来终于瞒过了老保安的眼睛。

我随口谢过老保安,立马朝着校外走去,在学校附近我没花多少力气就打到了一辆的士,告诉司机地址后车子就把我带回了家。

十分钟后,我看着家在雨幕中越来越清晰,心情也是稍微松了些。

下车费钱后,我立刻就是朝着地下仓库直奔而去,但是刚到地下仓库,我却又听到了紫嫣的哭声,而且这一次,紫嫣的哭声已经完全变了声,那声音断断续续。有气无力。沙哑的可怕。

我大为惊恐,急忙冲进仓库,却看到箱子里的紫嫣脸上长出了很多红红的小点。紫嫣的整张脸都红的可怕,就像一个红苹果,而且紫嫣的哭声中还带着间接的咳嗽声,像是声带里卡了什么似的。

看到紫嫣这幅模样,我感到全身发凉。蹲下身,我擦干手,摸向了紫嫣的额头。

“好烫!”

这一摸,却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紫嫣的额头,温度高的吓人!

这时我才明白紫嫣在我早上给她喂奶的时候为什么哭声那么奇怪了。当时我还想当然地以为是她知道要离开我了才大哭,现在我才明白了自己有多愚蠢!

紫嫣,发高烧了!

那一刻我惊慌失措,那一刻我不知所措。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每天这样辛苦地照顾她,她还会生病,还会发烧。

这一切来的那么突然,完全出乎我的意外。

当然,病魔从来都不知道和人打招呼。

摸着紫嫣滚烫的额头,我知道我应该立刻把她带到医院就诊,只是,那一刻我的心里却还是有着那一丝丝的犹豫。

把她带到医院,那就意味着紫嫣将要暴露在公众之下,也意味着我可能要面临暴露我所做的一切丑恶行径的风险。

我不知道万一医生问我紫嫣的父母为什么没来时我该怎么回答。

这不是我的第一次举棋不定,但绝对是最难熬的一次,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面临要把紫嫣带到人前的选择。

但是我没有选择。

看着紫嫣脸上起的红疹,我忽然对自己的犹豫感到很厌恶,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毫不犹豫地就抱起了箱子里的紫嫣,先是带到了我的卧室里,我找出我了以前盖过的小毛毯给紫嫣裹上,因为我知道发烧的时候不能再受冻,然后我先是用湿毛巾擦了擦紫嫣的额头,试图暂时给她降温。

但是这看来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我知道事不宜迟,紫嫣的病不能再拖,我看过很多电视,也看过一些书,那里面的婴儿因为幼年时发高烧而落了终生残疾的缺陷。我知道我再拖下去只会毁了紫嫣。

匆匆忙忙地带上1000块钱,我就出了门。

我没有骑自行车,而是在家附近等了5分钟左右的时间打到了一辆的士。

司机看到我抱着一个婴儿的焦虑样子很是吃惊,当我告诉他把我带到市中心医院之后就更是吃惊了。但是司机也没有多问,他也知道事情紧急,就打开门让我上车,一路疾驰,期间司机问了我婴儿是不是发烧了。我说是。司机又问我她的父母怎么不在。我就说她的父母都出门去了要到晚上才能回来,但是婴儿的发烧不能拖延。

司机也没怀疑我的话,大约十几分钟后,的士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我要付钱的时候司机却是摇了摇手说不收我的钱,赶紧给婴儿看病去吧。

司机的话让我很是感动,但是我没有时间和司机推推就就,只是道了声谢谢叔叔就赶紧抱住紫嫣往医院里奔。

我知道婴儿看病应该在儿科,但是在那之前还得挂号,当我来到挂号处的时候却是吓了一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转凉生病的人,挂号的人居然已经排成了一条曲折的长龙,我可没有时间等着排队,我不知道紫嫣发了多少度的烧,但是我知道温度一定很高。

死死咬着牙,我抱着紫嫣不顾一切地挤进了人群。

“对不起,麻烦让一让,这个婴儿发高烧了,等不及了。谢谢了。”我一边不住的道歉,一边满头大汗地挤进了人群,朝着窗口处挤。

周围的人看我是个半大不小的学生还抱着一个啼哭不已的婴儿也是很惊奇,但是好在人毕竟还是有良心在,看着我抱着婴儿满头大汗的着急模样,也许是处于人本能地对婴儿的爱护心理,他们都是很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过道让我通过。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很是感激,感到鼻子都有点发酸,但是我还是忍住了,我只是对着两边的人不住地说着谢谢,然后就这样抢先走到了挂号的窗口处,在挂号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我跟他说婴儿发高烧了,我带她来看病。

挂号员看着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带着个婴儿,当然也是有些吃惊,但是看到我身后那满满的排队人群,终于没说什么,直接给我挂了号,告诉我去儿科门诊。

拿着挂号单我,写过挂号员,急急忙忙地就抱着紫嫣,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中带着紫嫣走出了挂号厅,快步朝着儿科门诊处奔去。

小的时候,爸爸带我来过人民医院,所以我清楚地记得儿科门诊在哪里。

来到儿科门诊,我走进病房,却看到两个妇女也和我一样抱着孩子在看病,看了看她们手里的孩子,纵是焦急万分,我也只能等着。

好在时间不长,那两个妇女很快就带走了孩子,然后就轮到了我。

医院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戴着眼镜,唇上留着点小胡子,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看着我一个年轻人抱着个婴儿,他显然也是略微有些错愕。

我递上挂号本,抱着依旧哭个不停的紫嫣在医生面前坐下。

“这个孩子看起来发烧地很厉害啊。”我刚坐下,医生就突然开口道。

“嗯,”我急忙点头,“这个孩子早上就开始发的烧,您给看看吧。”

医生伸出了手,用手背在紫嫣的额前触碰了一下,脸上的眉头顿时挤了起来。

“看来情况真的很严重,先量一下再说。”医生拿来体温计,我接过去想要塞在紫嫣的嘴里。

“放在腋下,婴儿的嘴巴含不住体温计。”看到我的举动,医生急忙纠正道。

我一惊,随即释然,我居然会犯这么傻的错误。

把温度计塞进紫嫣的腋下,紫嫣哭得更加厉害了。我只能轻轻晃着她,算是安慰她吧。

不一会儿,体温测试结果出来了。

“39度5。高烧。”凝视了温度计上的刻度不到一秒,医生就告诉了我结果。

我心头惊愕万分,急忙问医生:“医生……这孩子会不会有危险?”

医生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盯着我,叹了口气,说:“不好说啊。先挂盐水吧。这个孩子看起来出生没多少时间,这种时候发烧是很危险的。”

说出最后的那一句话时,医生的脸色变得非常凝重。

医生又看了看我身后,问道:“这孩子的父母呢?最好让他们来吧,万一出事情可以有个交代。”

我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有些颤声地道:“她的爸爸妈妈有急事外出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哦?孩子都刚出生就外出?这种父母也会有?那你最好打个电话给他们,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医生站起身来,脸色肃穆地对我说道。

最后的那一句话,让我的双脚差点瘫软。

虽然进医院前我就已经最好了极坏的打算,但是我还是没有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那一刻吗,我忽然觉得怀里的紫嫣,是那么的沉重,就像一块千斤巨石,让我不堪承受。

怀抱着紫嫣,我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紫嫣真的出事我该怎么办?我会怎么样?我承担地起吗?

紫嫣发烧这件事,我可以说是唯一的制造者,想到这些天来我每天都只能迟到一小时给紫嫣喂奶,想到这些天来天气转凉我却还把她放在阴冷的地下室没开电热毯,我就感到深深地内疚。

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早点把紫嫣交出去,或许她根本就不会发烧,事态根本不会严重到这一步。

我感到自己全身冰凉,头也有些晕乎,仿佛我也发烧了一般。

医生叫我带着紫嫣去病房等待护士拿盐水,于是我站起身来,大脑一片空白地走到了外面长廊尽头的一个病房。抱着紫嫣来到指定的病房,我还是浑浑噩噩的,那时候我整个人都头重脚轻,就像丢了魂似的。

病房里有三张床,其中一张床上已经躺了一个婴儿,有一个身材臃肿的短发中年妇女在照顾着。

而我则是把紫嫣放到了中间的那张病床上,把她用床单盖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紫嫣的哭声已经渐渐停止了,但是呼吸却很急促,好像声带里卡了什么东西似的咳不出来。紫嫣脸上的红色疱疹也没有消褪,根据医生所说,这些红点是发烧过热引起的。

我忧心忡忡,等了大概有10分钟,一个身材高挑的护士走了进来,问过我的床号之后就开始给紫嫣插针挂生理盐水。

第17章 下药

10分钟后,我即将把我的计划付诸实践,我和小紫嫣的命运,都将在此一搏。

进了食堂之后,我首先装作没事人一样打了饭,同时从放筷子的桌子上拿了一个铁腕。

今天的食堂里人比以往要多得多,因为以往出校吃饭的人因为学校实行半封闭式管理而全都集中到食堂来了。

我找了个角落坐下,拿出铁碗,先是打量了四周,最后确认没有人在意我之后,我终于是拿出了那只塑料袋,然后迅速地倒出大约四分之一的泻药到碗里面。

整个过程我做得非常小心,心惊胆战的,甚至连手都有点激动地发抖,深怕有人路过发现我正在做的事。

好在这一次我做足了准备,一切都很顺利。把一小半的泻药放到了碗里之后,我用手掌抓着铁碗的口,用手背挡住别人的视线,让别人看不到碗里的白色粉末。

然后,就是最关键的下药阶段了。

下药之前,我先是观察了一阵,等到了拿汤的人少时的一个空隙,就抓住时机走了上去。

随着我一步一步走近那个装着菜汤的大铁桶,我的心跳越来越快。

最关键的一步,终于还是要走出了。

我走到大铁桶前的时候,刚好有一个高瘦的男生盛了汤走开,而此刻铁桶前面除了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来打汤的人。

这是千载难逢的佳机。

我真的要这么做吗?

看着水桶里还有大半的汤,那一刻我这样自问。

那一刻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如果我转身就走,那么我不会有任何的心理阴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但如果我那么做了,即便最后药力没有效果,我也将会因此而留下沉重的心理负担。

做,还是不做?

那一刻,做足了思想准备的我还是做起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但是最后,我还是做了。

我拿起汤勺,把汤水倒到碗里,然后又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把碗一倾斜,让碗里的汤连带着泻药又倒回了铁桶里。

整个过程不过是短短的10秒。

但是我却是流了一头的汗。

环顾四周,正好看见有个人朝着我的方向走来,似乎是来盛汤的,我不再浪费时间,立刻装作没事人一样走开。

重新来到我放着饭菜的位子之后。我又拿出了剩下的泻药的三分之一,再一次倒进了铁腕里。

食堂里一共有4个装着汤的铁桶,我必须把泻药全部倒进去。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算是放宽了不少,思想斗争也不再激烈了。

接下来,我重复了第一次的方式,又一一地在食堂的东西南三个装着汤的水桶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了泻药。

整个过程我小心到了极点,挑的都是有人刚打好汤而又没有人立刻去打汤的时间空隙,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当我把最后的泻药放进最后一个铁桶内,我立刻就回到了座位上,草草地把我的午饭吃了几口,然后就立刻离开了食堂。

我可不想留下来看我的药到底有没有发挥效用。

此刻我的心情就像犯了案的罪犯,脑海里唯一想的就是尽快离开犯罪现场,逃之夭夭。

离开食堂后,我大大地松了口气,然后我立刻走到了校门口走进了传达室,把屠老师签名的那张请假条给了老保安看。

老保安看了我的请假字条,先是皱了皱眉头,最后随便问了我几句怎么不舒服了之类的话,就打开了校门让我出去了。

我没有骑车回家,因为我明面上是身体不舒服回家的,如果这样我还能骑自行车的话那也未免太假了点。

我是打的回家的。

回到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回我的卧室从柜子里拿出我偷偷藏着的奶粉,泡了奶粉之后就往地下室里跑。

来到地下仓库后,我看到紫嫣正在熟睡。

但是从我闻到的怪味来判断,这厮似乎又大小便失禁了。

我先是把用温水泡的的奶粉给小紫嫣喂下,然后才把她带到了卧室里去换尿布。今天的情况比昨天要稍微好那么一点,毕竟跟昨天从白天到傍晚都没喂奶比起来今天我顶多只是迟了那么一两个小时而已。

好在今天下午因为我“因病请假”的关系,不用去上课,所以我可以一直照顾紫嫣,不用担心她再出情况。

于是那天下午,我一直都呆在我房间里,没有出过门半步。

除了为了弥补一个上午没喂奶的过失,我给紫嫣喂了很次多奶之外,我也没有再做什么其他的事。

那天下午,我一直在卧室里看电视,心里却是一直忧心着学校里的情况。

我中午下的药,到底有没有起效果?

如果没有效果,那我该怎么办?

而万一起了效果,又会不会追查到我的头上来,学校也会不会真的像我想象的那样会撤销半封闭式管理的规定?

因为心里想着这些,整个下午我都心神不宁的,神经高度紧张。

最后,到了下午4点半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决定去学校走一遭,探探情况。

按照我的想法,距离我下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4个多小时,如果那些药有效果的话,现在我去学校应该能看到结果了吧。

考虑了再三,我还是出了门,打了的去学校。

差不多10分钟不到,我就到了学校门口。

只是下车的那一刻,我却是呆住了。

校门口的场景,已经超出我的预估。

那一刻,我知道,事情闹大了。

校门口停了好几辆车,同时也围了几十个家长,他们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愤慨,有的甚至还面红耳赤地怒骂着什么,而最最显眼的是,校门口居然还停了一辆救护车,看到那辆白色的救护车,我的心咯噔就沉了下去。

我……靠,该不会……出人命了吧?

当时我就被校门口的场景惊得懵了。

但是学校里的场景,却远远比校门口的更加火爆。

成群结队的学生已经排成了队伍,高举着抗议的牌子在学校里到处地游行示威,而更让我眼皮抽搐的是,居然还有十来个高年级的高个子男生开始大吼大叫地冲着教务处发起了冲锋,蹬蹬蹬蹬地冲进了教务处所在的大楼,似乎开始撞击教务处的大门。

此外,还有不少的学生在校内围观,更有一些学生站在教务楼下大喊大骂。

有的在喊“狗屁校长给我们死出来”“让食堂见鬼去吧!”“妈比的妈比的!”“老子再也不要呆在这种学校了!”

还有几个大胆的甚至开始朝着教务楼的窗户砸石头,乒呤乓啷的声音不绝于耳,那场面简直堪称火爆。

听到那一阵阵怒吼,一道道石子砸窗户的声音,我在感到大快人心的同时,却是感觉到心脏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已经知道了结果。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可以说,完全是我一手引起的。

而我最担心的,是到底有没有人有生命危险,毕竟连救护车都来了,我……不敢想象到底会出什么样的状况。

但是心里再惶恐,再愧疚,此时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门口,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置身事外,默默地注视着事情的发展。

我知道,事情必定会有一个结果。

虽然那结果也许是我不愿意见到的。

学校里的情况愈演愈烈,校门口的家长也是开始想要闯进学校里去,但是因为一时间校门关闭着而无法入内。

这样的情况,终于在5点时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刻达到了顶点。

5点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几乎全校所有的班级都放了学,数以千计的学生都是从教室里冲了出来,显然在上课之前他们就已经听到了学校里的骚动喧哗。

越来越多的人在教务楼下聚集,到了最后就演变成了一场集体骚动,不断地有人冲击教务处的大楼,而教务处的楼窗户被石头砸破了好几扇。

那场面,真是惊心动魄。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儿童热点评:

半生言情本人看小说也有9年了,各类大神新手的书也看了不少,说真的,这本书写的很棒,很有带入感,越到后面越精彩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推荐

  • 元气小甜妻:男神,kiss请闭眼

    秦小雨大概是遇到了假的男神。他是哥哥介绍给她的朋友,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抱又搂又亲。贾凯言长得好看,贾凯言家权势滔天,贾凯言是实实在在的男神!可是贾凯言是男神关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女人,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一遇难言

    什么是我爱你? 命中注定。 什么是你爱我? 三生有幸。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冷面总裁霸道爱

    N大中文系教授任东伟与唐淼青梅竹马,新婚第二天,任东伟遭遇车祸,尸骨无存。唐淼含悲远走异国,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儿芭拉的订婚宴上邂逅酷似任东伟的男子,HW地产总经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陪你静看时光

    八年前,纪梳悄然离开,与所有人断绝了往来。 八年后,沈嘉迟步步紧逼,她狼狈后退。 他说:我很懒,所以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她说:爱情永远不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早已回不去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惊鸿一遇慕终身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 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 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半生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