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前任,请走开

时间:2019-11-12 16:02:37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旭墨阳 主角:

折磨!这个男人把失去女友的恨都宣泄在了我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命中注定你我相遇

“谭娴你先别忙那个了,快去看这些药是谁落下的?”穿着白大褂的科室主任站在走廊里走顾右看,也没有瞅见他要找的人。新来的中医助手听到有人再叫她的名字,慌慌张张丢下手里的铁盘子,挤开拥堵在通道里的病人跑过去。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怎么了,怎么了?李主任是你在叫我吗?”

这位年纪颇大的女领导将一个装有药盒和病检报告的塑料袋子塞进谭娴的怀里,向她指明了一个方向,“去那边找找看,兴许还能追的上。”

“哦!”简单糊里糊涂的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急匆匆的往楼下跑去。她边走边想着刚才主任说过的话,差点被一个迎面走来的路人给撞到。她的身体在原地转了半圈才抓住楼梯扶手再次的站稳。

“我的东西呢?”她下意识的发现手里的塑料袋子不翼而飞了,顿时慌了神,以为在医院里面碰到了小偷。可是冷静下来以后,她就弯下腰在墙角边找到了她的东西,袋子里面的药盒都撒了一地。她快速的将它们重新装好。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了属于该患者的检查报告。上面用红笔圈出来的几个字令她不由得浑身上下都紧绷起来——肺癌晚期。

她吸了一口气,顾不得去想太多就跑出了医院。

她一眼就看见了在前院的一个花坛边上坐着一个穿红色长裙的年轻女子。

那个女人戴着墨镜,侧身对着一棵老松树,好像正在观察着树上的雀鸟。她那黑色的短而齐的秀发笼罩在一团白色的烟云下面,像畅游在大海中的海豚时而裸露出光泽的脊背。她的身上有一股浓烈的特殊气味,那是一种法式香水混杂着指甲油的复杂气味。

简单很少接触过这样的女人,在她的印象中,只有经常出没在歌舞厅的女杨才会打扮成这个样子。她向来是不喜欢和这样的人进行交流的。就算有时候会多看她们几眼,也会在心里抱有一种鄙夷的心态。

不过在这天她不得不多花一点时间弄清楚,这个女人是不是五分钟前从就诊室里跑出来的患者。她在那个女人不远处的地方坐了下来,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这该怎么办才好?”她说话的声音不是特别的响亮,却足够的清晰。她确定只要出现在她周围的人都能听到她刚才说话的内容,那个女人也一样。

果然短发女子弹了下烟头,扭头看了过来。她只是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又很自然的恢复到原来的方向,继续注视着树上的鸟。

谭娴看了下手表,不想再把时间浪费下去。要是坐在这边的女人不是她要找的人的话,她得去别处继续找找看,或者是将这个袋子送回到就诊医师那里去。总之她不能在工作期间擅离职守,医院里总是会有一些没事可做的人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就把精力放在欺负新来的实习生身上。她已经尝过了一次苦头,弄丢了她的工作服。

谭娴双手抓紧手中的塑料袋子,吸了一口气。走过去,说道:“喂,我想问你件事情,这些药是你留下来的吗?”在此之前她已经看过检查报告上患者的名字,“你是叫莫非烟吗?”

红衣女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谭娴有些着急起来,在原地踱着小步子。她想了想说道:“我一路追到这边来就只看到你一个人。”

“走开!”短发女子明确的说道。

“我要把这些东西交到病人手中,她丢了东西一定很着急的。”谭娴说道。

“我说了走开,别来烦我。”

“也许……”谭娴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希望她能够告诉自己这些药到底该怎么处置。在刹那间,她的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要是她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将找个袋子给扔掉,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就不用再为如何处理这些药而烦心了。

她知道她完全可以现在就转身回去告诉医生,说她没有找到那个病人。然后医生有可能会留下这些药,也有可能不会留下。他不会留下的原因只有一个,要是那个患者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突然猝死的话,那么这些药就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谁接触过它,谁就会吃上官司。

类似于这样的纠纷在医院里时常发生,所以医生都懂得如何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谭娴想着,也许她应该马上去向李主任汇报情况。她踌躇不定,叹了一口气,小声的嘀咕着:“再去别的地方找找看吧。”

“你过来!”

简单停住脚步,向四周看了一眼,花坛里只有她和那个女人。那么说话的自然就是那个人了。她问道:“有事?”

“你不是正在找那包药的失主吗?我就是莫飞烟。”女人摘掉墨镜,眼睛里面湿漉漉的。

谭娴送算是松了一口气,她快步的走过去,把塑料袋拱手还给她。微笑着说道:“还给你。”突然她又将手缩了回去,凝神的看着对方,说道:“不,你真的是莫非烟?你别误会,我是说要是我能看一下你的身份证……哦,不是。你瞧,我真笨。就诊单上留有你的电话,我应该打给你才是。”

说着谭娴就按着纸上的号码拨了过去,果然悦耳的铃声是从她面前的那个女人的衣服里面传出来的。她觉得怪尴尬的,脸上隐隐发烫。“那么,莫非烟小姐,这是你的东西。我将它还给你。”

莫非烟脸上冰冷的表情渐渐舒展开来,她说道:“你是新来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谭娴诧异的问道。

“只有你们这些新人才会过度紧张自己的工作,我毕业找工作的那会儿也像你这样。”莫非烟随手将塑料袋子塞进了包里。她将手伸进皮包里面的时候用的力气很大,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

谭娴觉得她还会再找个地方将医生开给她的救命药再次扔掉吧。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不幸的女人,甚至都不敢开口提起她的病。她说道:“我叫谭娴,就在这家医院工作。以后需要帮忙的话,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简单?谭简单单。要是我也能够像你一样简单的活着就好了。”莫非烟意味深长的说道,很显然她正在为她所剩不多的时光发愁。

“你当然可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简单说道。

“你这个人真有意思,而且说的话能够让我思考。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就当是为了感谢你归还我丢失的东西。”说着莫非烟将包提起来,示意给她看。

谭娴看了下手表,感到很为难。她说道:“吃饭就不用了。”她弯下腰,小声说道,“我现在还在工作,要是被那些人看到我不在岗,会向院长打小报告的。”

“好吧,那么下次再说。希望我还有这个机会。”

简单摇手向莫非烟道别,迈着大步往回走去。

谭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再次打电话给她。

大概是隔了一周的时间。

接近晌午的时候她送算可以抽出空来爬在窗前休息一会儿。突然间,她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因为上一次简单在拨打过莫非烟的电话后就一直没有保存它。她觉得像这种一面之缘的关系,通常是不会再有机会见面的。

“请问,你是?”简单问道。她知道患一般都会拨打医院预留的座机电话,不可能打到她的手机上来。所以她就觉得很奇怪了。

“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吗?我们在医院的花坛里见过面。”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呀。你是莫非烟。”简单惊讶的说道。

“嗯,就是我。”对话那边咳了两声,还有一些嘈杂的声音。“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帮个忙。”

谭娴能够想到像莫非烟现在的状况,要是找她帮忙,一定会是自己无法料理的大事。她说道:“当然可以,下班后我去找你。”

“你来XXX咖啡厅,我在那里等你。”

“好,到时候见。”谭娴挂断电话。看了下墙上的挂钟,赶忙去更衣室里换衣服。

咖啡厅里十分宁静。在敞亮的吊顶下面,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个人。服务生在靠近厨房边的通道里小声交谈。他们看到有客人进来,就夹着菜谱快步走过来。

谭娴向那人做了个手势,指着一张已经有人的桌子。服务生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冲她点了下头,又转身走开。

谭娴在莫非烟的对面坐下。她发现这个女人抽烟抽得很凶,烟灰缸里已经洒落了一层烟蒂。而且她在抽烟的时候,会用手捂着嘴巴,拼命的咳嗽。咳的脸都青了。

“你没事吧?”谭娴关心的问道,将桌子上的水杯递给她。

莫非烟咽了一口净水,从包里取出纸巾擦干净嘴巴,说道,“它老跟我作对,害的我连抽烟都变得困难。”

谭娴猜想着莫非烟说的它是指她不健康的身体。

第四章 死者的替身

“我没有杀她。她是自己死掉的。她得了绝症,知道自己活得不会太长,可是又不想让你们看到她临死前的样子,所以就一直瞒着你们。”谭娴说道。“那么你又是谁。杨允浪说在我姐姐死的时候,他看到你和她在一起。”莫非绝问道。

“我是一名医生。是你姐姐请我来照顾她的。我有她亲笔写下的合同可以证明。该死。”谭娴用脚在空中踢了一下,说道,“那份合同在房子着火的时候就被烧没了。”

“所以你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我姐姐的死和你没有关系?”

“那你也没有证据说明是我杀死的她。”谭娴反问道。

“我们可以说你是凶手。”莫非绝说道。

“你凭什么这么做?”谭娴留意到那扇门还敞开着。她想着要是把这个小子打晕过去,他就能从这个地方逃走。

“就凭想要关着你的人是星空神话国际集团的老总。”莫非绝理直气壮的说道,“只要他说你是凶手,这个城市有一半的人都会相信。”

“我真的没有害死莫非烟。你可以到市中心医院去核实我的身份,我一直都在那里上班。”谭娴继续和他交谈,伺机寻找机会跑出去。

“我已经核查过你的身份了。你只不过是一名新来的实习医生。就算我姐姐生病了需要找个人来照顾她,她没有任何理由去找一个没有经验的实习生。你说什么都没有用,除非你能说服杨允浪。还有,你最好不要想着打晕我,从这里出去。我逮不住你的时候,就会用我身上的这把点38手枪向你射击。”

谭娴紧张不安的心情松弛下去,幸好她刚才没有付诸行动来。她万没有想到这家伙的身上竟然还装着枪。星空神话国际总裁的臭名她早已有所耳闻,他孤高冷傲,邪恶冷峻,在黑道和白道都有关系。有传闻说他曾经在街上杀过人,可是他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由此可见,星空神话集团的势力是多么的雄厚。正如莫非绝所说的那样,要是他们想要致她于死地的话,那谭直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谭娴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她得罪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就惹上了这么一个魔鬼总裁呢。

杨允浪是在处理完莫非烟的丧事后才去见谭娴的。

房门咯吱打开,一个人影贴着地面爬进来。谭娴豁然睁开眼睛,立即就站起来躲到了墙角里。她的手里紧紧的握着一个汤勺,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她。她说道:“我没有杀人。”

杨允浪快走到她跟前的时候,伸出胳膊用力向前一抓,试图要夺走谭娴手里的勺子。他没有抓着,就踢开一张凳子坐下去。这个地下室里的一旁储存了很多的桌椅,基本上都是成套的办公桌椅。他指着靠在窗户边上的一排短椅说道:“坐下!”

“我要和你谈谈。”谭娴说道。

杨允浪不急着回答她的话。他点着了一根烟,悠闲的抽了两口,认真的看起了手中的一个文件夹。过了一会儿,他说道:“谭娴,汉族,女,家住……赴美留学生……”

“你偷了我的档案?”谭娴丢掉紧握在手中的汤勺,气冲冲的走上去要抢回他手上的东西。

“站住!”杨允浪皱着眉头,说道,“别再往前走一步。”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谭娴问道。

“认识这张照片上的人吗?”杨允浪举起一张莫非烟的照片给她看。

谭娴把头侧向一边,没有回答他。

“认识还是不认识?”

“你没有权利审问我。”

“你刚才不是还说想要和我谈谈吗,你不说话我们怎么能够交谈下去?”

谭娴抿了下嘴唇,说道:“她是莫非烟。我说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明明知道她就是你女朋友,还来问我。你要是认定就是害死她的。那好,你杀了我吧。大不了一命抵一命。”沉默了片刻,她继续说道,“我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招惹上那个女人。要是我不接听那个电话,要是我不答应照顾她,现在我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谭娴越说越伤心,眼泪就在眼眶里面打滚。突然她用力咬住了自己的手指,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杨允浪被谭娴这种倔强的性格吓到了。他站起身来打算阻止她那愚不可及的行为,可是手里的照片在他眼前一晃,他又坐下去,回复以往的冷淡表情。他合上文件夹,将它丢到地上,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查清楚了莫非烟的死和你无关。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死了。我不是恨你,而是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大活人在我面前说没就没了,这种事情搁在谁的身上都受不了。所以我得做点事情来弥补我缺失的感情。

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走出这里,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我会给你一部分钱作为对你不幸的遭遇的弥补;要么你留下来做你该做的事情。”

“做我该做的事情?”简单疑惑的问道,“我该做什么?”

“你不觉你对莫非烟的死应该感到内疚吗?要是你早一点打电话给我,就不会发生那种事情。你得做点事情来偿还你欠下的债。留下来做我的女朋友。不,应该说留下来做另一个莫非烟。”杨允浪在说这话的时候用手使劲的压着大腿,一大肉都凹陷了下去。其实不只是他身上的肉,他的心也已经陷入了无底的深渊里面。

“你疯了。这种事都能想的出来。不可能,除非你杀掉我。”谭娴的反应异常的激烈,从说话的语气就不难看出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你就是选择了第一种方式,离开我?”

“我巴不得马上就走出这里,以后永远也不会再见到你们这群恶棍。”谭娴说道。

“那么你走吧,门为你敞开着。”杨允浪伸出胳膊指着那扇敞开的房门,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谭娴才不会去考虑这些人为什么会那么好心放走她。现在她一心想着的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能有多远就走多远。她大步的朝着外面跑去,眼看着那扇门近在咫尺,只需要轻轻一跃,她就能重见光明了。

突然一声巨响,房门毫无征兆的闭合上。光芒从眼前消失不见,但另一种白热的光从屋顶亮了起来。

杨允浪站起来,冷声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自古有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间接害死了我心爱的女人,我要让你用一生来弥补。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你都无法逃过你的宿命。好好看看那个吧,游戏已经开始,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和我一起玩下去。”

话刚说完,从门缝底下就飘进了一张报纸。

谭娴用脚拨开他,瞅见了自己的相貌。

杨允浪说道:“还是让我说给你听吧。在你被关在这里的几天里,一定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我在记者招待会上当着全市所有报刊、媒体的面公布了一则消息。

我的女朋友莫非烟在大火中并没有死去。她只是面部严重受损,进行了一次完整的修复手术。我想她康复后的样子应该会和你长得十分相似呢。”

“你谭直就是一个疯子。”

“我还么有说完。我查到你有一个叫做詹少柏的朋友。听说你们两个关系非常好,要是他在上班的路上发生点意外的话,你一定会非常的伤心吧。”杨允浪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囚犯杀死了狱警逃出来后那种疯狂毫无理智的表情。

他用手掌按着谭娴的额头,将她推到墙上,连续不断的喊道:“答应我,答应我做莫非烟,不然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谭娴吓坏了,她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恐惧过。就算是那天被困在火海当中也没有像这个时候心慌。她的机智、她的勇敢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哽咽着,从嗓子里艰难的挤出这么几个字,“我别无选择。”

杨允浪松口手,咬牙切齿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声,急匆匆跑开。

地下室里的门发出一声巨响,随后又慢悠悠的向墙边滑开,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谭娴揉了下眼睛,朝着那道打开的木门走去。

“记者招待会是假的,报纸也是假的,杨允浪还没有来得及发布那个消息。不过你若不答应他的条件的话,他会真的去做。”这是后来莫非绝私底下里告诉谭娴的一句话。

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扰在谭娴的心头,杨允浪是根据什么断定她和莫非烟的死无关的。

关于这一点,谭娴始终是没有得到结论,就连莫非烟的亲生弟弟莫非绝也不知晓。

按照约定好的,谭娴同意让自己成为杨允浪的新女朋友,他就会放过与她有关的人。在这个约定中,还有一条是最为重要的,那就是谭娴必须努力让自己变成莫非烟。

至于如何去做,以及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杨允浪满意,这就很难说的清楚了。

在前几个月的时间里,谭娴的活动范围从地底下上升到了地面上,不过她还是无法走到更远的地方去。按照杨允浪的话说“在我没有确认你是死心塌地要做我的女朋友之前,你只能留在这里。”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孤独是的发给你点评:

前任,请走开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推荐

  • 元气小甜妻:男神,kiss请闭眼

    秦小雨大概是遇到了假的男神。他是哥哥介绍给她的朋友,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抱又搂又亲。贾凯言长得好看,贾凯言家权势滔天,贾凯言是实实在在的男神!可是贾凯言是男神关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女人,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一遇难言

    什么是我爱你? 命中注定。 什么是你爱我? 三生有幸。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冷面总裁霸道爱

    N大中文系教授任东伟与唐淼青梅竹马,新婚第二天,任东伟遭遇车祸,尸骨无存。唐淼含悲远走异国,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儿芭拉的订婚宴上邂逅酷似任东伟的男子,HW地产总经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陪你静看时光

    八年前,纪梳悄然离开,与所有人断绝了往来。 八年后,沈嘉迟步步紧逼,她狼狈后退。 他说:我很懒,所以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她说:爱情永远不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早已回不去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惊鸿一遇慕终身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 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 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前任,请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