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哥几个,混着

时间:2019-11-12 16:01:18 分类:都市职场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雀王之王 主角:秦风,张艳艳,莎莎

年少轻狂,爱恨分明。一念之差,我险些误入歧途。那些年,我们一起恨过,爱过,绝望过,也辉煌过。兄弟一生一起走,肝胆相照热血澎湃。哥几个,混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仗义

这三根手指不到半夜就被这人换走了,当时我和小马两个人正在麻将馆里面,晚上天哥没有来,小马和在柜台旁边的胖子聊天,我顺手提起了一个茶壶,给这些正在激战的人倒水。

还是那个人,他手上胡乱的缠着纱布,另外的一个胳膊死死的夹住一个鞋盒子。门被他推的哐哐响,里面的很多人都被吓了一跳。

他好像和这麻将馆中的很多人都认识,这些人向他瞧了一眼,轻轻的骂了两句就继续低头摸牌去了。

他第一眼就看见我了,飞快的向我扑了过来,小马他们几个看到这架势还以为这人要鱼死网破,抄起家伙也向我这方向跑了过来。

“小风哥,哥,亲哥,我已经把钱弄好了,你把手指还给我吧!你把手指还给我吧……”我有些发愣,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把手里的鞋盒往我的怀里猛塞,我一手提住了茶壶,另外的一只手扶住了在我怀里的鞋盒。

小马一手提着刀,另外一只手已经抓住了这人的胸口。

“马哥,马哥,我已经弄好了钱……”小马咬了咬牙,向四周赔笑道:“没事儿,没事儿,各位继续玩,这是我们的私事儿……”

说完像拖死狗一样就把这人向里面空着的包间拖了过去,我急忙放下了茶壶,向里面跟了进去,鞋盒被我打开,里面可以看见被扎的整整齐齐的一百的红色人民币,但是我不明白,既然钱已经到了,小马还发这么大的脾气干什么。

刚刚推开包间的门,就听见里面的闷哼的声音和拳脚在身上的沉闷声响,往里面扫了一眼,小马抬起脚狠狠的踹在这人的胸口上面,这人蜷缩着身体,用没有受伤的手在自己的头顶挥动着,但是嘴里不发出一点的响声。

“小马哥,怎么了?我看了,里面的钱正好二十万,干嘛还打他?别打了……”我轻轻的拉了拉小马一下。

小马狠狠的回头看我一眼,深深的出了口气,脸上又平静了下来,“没事,这个……以后再给你讲。”

说完把刀放在了桌子上面,双手接过鞋盒子,把里面的钱拿出来,从中间抽出一张出来,在手指中间捻了捻,然后把这钱全部都扔进了鞋盒子……

接着他蹲了下来,这正蜷缩在墙角的那人慌张的想叫但是又不敢叫。

小马笑了笑,“早知道今天,何必当初呢!你说你这是何苦呢!要是钱早还了,你也不用受这罪了,手指头在冰箱里面,这次小风哥替你求情,我就饶了你,还不快滚……”

他说的最后的时候语气猛然间变的狠戾起来,这个人身体猛的抖动一下,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飞快的向门口跑了过去。

小马说的没有错,手指头的确是在外面柜台旁边儿的冰箱里面,这人从里面拿出了手指以后在小马的注视下飞快的向外边跑去。

屋子里面正在打牌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还在不停的摸牌,出牌。

我对刚刚小马的行为很是困惑,但是我没有多问,他说以后会告诉我,以后就会告诉我的,可能是现在的我还不应该知道这东西。

在这麻将馆里面待到了两点多,很多人都已经走了,但是有有十几个已经输的红了眼的人,开始向柜台这里借钱,刚开始还是用自己的手机和手表抵押,到最后身上再也没有可以抵押的东西,就开始写上白条,柜台里面的胖子和小马两个人脸上满是欢喜,但是我却有一种深深的悲哀。

我仿佛看见了这些人的下场,和刚刚那个人一样的下场,但是我没有说,我应该表现的欢喜一点,因为这样天哥就会有大量的收入,这样他手下的一干小弟才有饭吃……

晚上两点多的时候,小马带着我又回到了那个小村子里面,还是那栋破楼房,一层里面的几个人还在打牌,看见小马进来打了个招呼就继续了。

小马很神秘的告诉我,天哥要给我一个惊喜,我隐隐约约感觉出来这惊喜是什么,等我进了别墅屋子门的时候,果然,表哥正坐在屋子的沙发上和天哥聊天,一阵烟雾从他们的嘴里腾起。

表哥看见了我,脸上分明流露出喜悦出来,“小风,真的是你,你怎么受伤了,手怎么了?”

我笑了笑,向天哥点了点头,天哥真的说到做到了,表哥被他从派出所里面弄出来了。

“你怎么样?脸上没有事情吧!”我看见了表哥脸上的淤青,额头上贴的创可贴。

“没事儿,小伤,你没事儿就好,你怎么没有去深圳去啊?”

我笑了笑,没有解释,表哥一下子变的对我关心起来,我有些不太适应,反而说不出话来了。

“杨超啊!快让阿小风休息一下,他可是带着伤帮我跑了大半天了,来来来,都坐下喝茶……小马啊!你明天帮我在常去的酒店里面定好位置,明天我请小风和他表哥吃饭……”

我和表哥坐下以后,天哥对还在站着的小马挥了挥手,小马应了一声,就向里面走了进去。

天哥和我们说的都是家乡话,这让我在这里听了一天各种各样口音的普通话的耳朵倍感亲切,我们聊了一下家常,又说了一些家里的变化,天哥唏嘘道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去了。

晚上我自然和表哥住在了一起,等所有的灯都关了以后,表哥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还没有睡觉,正在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小风……”表哥忽然间喊了我一声。

我扭了扭身子,应了一声。

“天哥说你跟着他混了,你真的混了吗?”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他就再也没有作声了,但是我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表哥有想跟天哥混的意愿,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已经是个逃犯了,混也是破罐子破摔,但是表哥不一样,他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感觉到表哥一直在翻来覆去,知道他有心事儿,睡不着,我一直在装睡,凌晨的时候他叫我的时候,我装作睡的很死,听见他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转过身安静下来,我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等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表哥忽然间起床,我猛然间清醒了过来,从客厅传来了一阵响动,可以听见盘子落在大理石台面餐桌上面的响声,我看了看床头的表,已经九点多了,我赶快把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

出了门以后,嫂子正在客厅里面忙活着,看见我和表哥两个人出来,对我们说天哥和小马已经出去了,厨房里面有豆浆和油条,让我们两个人随便吃上一点。

并且说中午的时候天哥会回来一趟,说好像有什么事情要给我说,我点了点头,在嫂子的亲切让我已经不怎么分生了,自己去厨房里面端出来豆浆和油条,在餐桌上和表哥两个人吃了起来。

虽然嘴里一直不断的咀嚼着,但是我的注意力全部还是在表哥那里,他心里的想法我知道,但是我绝对不能让他也走上这条道上。这是我的感觉,我当时心里面就暗暗的想,一定不让天哥留他在这里。

吃过饭后,表哥抢着把这些东西收拾了一下,我趁这个空闲的时间,悄悄的拿起了桌子上的无绳电话,向在里面忙碌的嫂子走了过去。

问清楚了天哥的电话,我就赶快跑到前面的那一派低矮的楼房里面。

在前面的几个人还在打牌,不过人已经换了,我往另外一边没有人的房间走了走,拨通了天哥的电话。

“天哥……”电话通了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电话的那一段传来一阵热闹的声音,听这声音我感觉他们应该是在麻将馆,但是又好像是像是麻将馆,因为这里没有搓麻将时候的哗啦哗啦声音。

“小风,怎么了?我这正忙!”

“天哥,那个,我想给你说,我表哥,我不想他,他也留下来帮忙……”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只能这么含含糊糊的说了出来。

天哥是一个聪明人,他一听我的话就明白我的意思,电话那头的他笑了笑,“放心,我晚上就把他送到深圳去!这边儿他是不能呆的,免得我也麻烦……”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这折磨了我一夜的事情终于搞定了。

但是当我回头的时候,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好像是表哥的身影正从窟窿里面向后面的小院子里面钻进去,惊鸿一瞥,让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心里面忐忑起来,“好像是表哥,他有没有听到我讲话,如果听到了他会不会误会我,我该怎么办?”

第9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黄毛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折叠小刀出来,在这人的面前晃了晃,“你他妈最好嘴巴给我干净一点儿,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

周围的的杂嘈声响迅速停止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移到这里,他们的脸上都带这惊讶,而有些人看这身上满是纹身的人眼神中好像还带着一丝的戏谑。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掉在地上,天哥也不例外,这身上纹着龙的人好像是有些害怕,慢慢的把坐了下来,嘴里面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以为这事情平息的时候,这人忽然双手往前一伸,抓住黄毛的手腕,接着狠狠的把黄毛的手腕掰了下来,折叠刀狠狠的插进了黄毛的肚子里面。

四周全部都安静了下来,纹龙的人拔住了刀子放在了黄毛的脖子上面,叫嚣起来,“龟儿子,给老子耍横,老子混江湖的时候你们毛还没有长齐呢!”

黄毛双手捂住了肚子,鲜血正不断的从手指缝隙间向外面涌着,看场子的人已经操上了家伙。

“都他妈别动,那个敢上来?动一下老子就让他死!”纹龙的人用胳膊勒住黄毛的脖子把身体转向了天哥,正好把整个扯面放在了我的面前。

天哥笑道:“兄弟是混哪里的?我赵天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吗?”

这人笑了笑,“赵天,哈哈,你没有得罪过老子,但是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听说你很牛逼,也很讲义气,老子今天就试验一下,看你是不是个讲义气的人,老子不要多,五万块,再要你赵天一根小手指,现在给老子,老子马上就走,不要想着拖延,老子可以慢慢等,你手下的马仔可是等不了……”说完这纹龙的人还低头看了看脸上已经苍白的黄毛。

我心里面很是慌张,这样的事情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但是今天我却亲身经历了一番,双腿又开始颤抖起来,我狠狠的扭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腿不在颤抖了。

又摸了摸口袋里面的不锈钢叉子,这人拿刀子的手就在我的面前,而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天哥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侧面的我。

天哥把吧台上的那一捆钱在手里晃了晃,“钱可以给你,手指也可以切,但是兄弟留个名号,以后我赵天也好拜访拜访……”

黄毛在他的怀里面呻吟了一下,甚至连嘴唇都有些发白了,这人看到钱以后,勒住黄毛的胳膊微微的松了一下,用另外一个拿刀的手勒住黄毛,手就向前伸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反而平静了起来,好像身上一点都不紧张了,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想想天哥帮住我的一切,我忽然鼓起了勇气,最终我的一只手向前伸过去,另外一只手扬起叉子也狠狠的戳了下去。

和想的一样,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右手抓着叉子狠狠的戳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哎吆……”这人惨叫了一声,手臂狠狠的向我的胸前捣了过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一头奔跑的牛撞了一下一样,身体重重的砸在了旁边的麻将桌上面,后脑勺被坚硬的麻将桌子撞击的有些昏沉,接着手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凉意,我迷迷糊糊的抬手一看,手掌上面一条深深的伤口正在往外涌着鲜血。

我赶紧攥紧了拳头,但是血还在不断的向外面涌着,一阵天旋地转,周围到处都是变了声的杂乱声音,接着两眼一黑,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屋里面雪白的灯光晃的我的眼睛刺痛,嘴里面也一阵阵的发苦,喉咙里面好像是被烟熏火燎一般,但是膀胱却涨的厉害。

脑袋还是有些昏沉,我想用手轻轻的捶自己的头两下,抬起手,手背上却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疼感觉,眯着眼睛一看,手背上正扎着一根输液管,因为抬手,牵扯到上面的吊瓶也晃荡了两下。

“别动,先别动,你醒了?”一个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一张帅气的脸映入我的眼帘,这个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看见我醒了,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拇指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就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儿上。

“天哥,小风已经醒了……恩医生说没有事情,轻微的脑震荡……黄毛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恩……好的,我知道了……”

他给天哥打了个电话,看了我一眼道:“我叫小马,抽烟吗?”

我摇了摇头,“医院不让抽烟,有水吗?我想喝点水!”

小马点了点头,从床头的柜子里面拿出两罐脉动出来,我接过一瓶,灌了下去,甘甜的滋味一下子滋润到我的心窝里面。但是由于喝的太猛,一下子呛到了,拼命地咳嗽起来。

“你那么着急干嘛!听说你小子不错,从家里刚来?我先替黄毛谢谢你了,等你出了院我请你玩,地儿你挑……”小马的拳头亲昵的捶在我的肩膀上面。

我笑了笑,感觉和他熟悉起来,不那么分生了。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忽然间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两个身上穿着警服的人,其中一个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甚至有从床上跳下来夺路而逃的冲动。

“小马,又他妈惹事了?”

“嗨,领导,看您说的,这不是有人来闹事吗?这不,我们连折了两个兄弟,一个还子啊重症监护室里没脱离危险呢!”

小马仿佛和这两个民警很是熟悉,赶快给两个人搬了椅子,从身上拿出烟来分散给两位。

这两位民警在床跟前坐定了,其中一个脸比较黑的把公文包拿出来,从里面拿出笔记本和笔出来。另外一个脸微微发黄的人把烟点上问我道:“叫什么名字?”

被子里面的另一只手因为紧张紧握着,现在伤口又疼了起来,“我……我叫李风……”

“赵天的表弟是吧!”黑脸的民警写了两下又问道。我则是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来惠州的?还有那昨天的经过给我讲一下!”

我向小马看了两眼,他对我点了点头,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刚到惠州,我堂哥接了我,吃了个饭就到他店里去了……”

除了前面的东西是我捏造的以外,后面的东西我基本上都是如实的讲的,我承认我这个文科生讲故事的能力还可以,把整个事情完整的讲了一遍以后,两位民警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黑脸的民警把本子合上放到了公文包里。“小马,以后你们可要老实点,我看这可能是有人眼红,要报复你们,这次算是明的,就怕人搞暗的,到时候事情出大了,老子可就难做了……”

“领导,您放心,以后我们老老实实的做生意,绝对不给领导添一点的麻烦,明天晚上您两位有空没有?天哥想请两位去玩玩,三叉口新来了两个,水灵着呢!要是领导有空,明晚上我去接您两位下班?”

黑脸的民警脸上浮现出令人玩味的神情,“小马,你现在可是越混越精了,明天晚上不行,还有任务,过段时间吧!”

“这不是进去两次,领导教育的好吗?还有这事领导多费费心……”小马从病床头的柜子里面拿出两条黄鹤楼出来,放到一个装牛奶的纸袋里塞给了黄脸的民警。他假意推脱了几下,就顺势接了过去。

小马把两位瘟神送出了门,我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病号服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都被汗水浸湿了,手心里面黏黏的,我从被子里面把手拿了出来,才发现左手上缠绕的白色绷带上面被鲜血浸湿了。

“砰……”门被关上了,小马暗暗的骂了两句,回头看了看我道:“第一次接触条子啊!看你紧张的,有什么!不就是穿着一身皮吗?”

“马哥,我……我想出院……”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儿童热点评:

哥几个,混着这本书前期是有点坑,甚至可以说一部分读者接受不了,到后面绝对精彩,有自己的风格,跟求魔有的一拼,就是挖的坑有点多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都市职场小说推荐

  • 一世高手俏千金

    秦风曾是令各个势力听之闻风丧胆的高手,被人称为“龙王”!为了完成自己归隐前的最后一个任务,秦风来到了队友生前居住的地方,却多了一个名动全城的未婚妻,又接连遇到各色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我是超级富二代

    本是贫穷三无的大学生许褚,被女朋友甩了之后,他的手机上传来了消息:三年期限已到,财产冷冻解除,欢迎回家,少爷。 许褚笑了,他差点忘了原来自己是个超级富二代。 三十年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迷失岁月

    刘毅出身农村家庭家庭,家境也一般,因为自卑所以成绩较好,高考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在学校高冷,傲气,所以也得罪不少人。被人算计堕入夜场,他的人生开始慢慢改变....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都市兵王混都市

    陆轩是一洗浴中心的搓澡工,在一机缘巧合下认识一老头,老头对他说能预测未来,说陆轩是是梅花道的传人,听得他,老头给了一本破破烂烂的羊皮卷,说你的身世以后你会明白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异能交流群

    某天,秦飞失恋后,被一个昵称很奇怪的人拉进了一个很奇怪的群里面,群里所有人都取了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飞天遁地、财倾一方、还没男朋友、好想出去玩、闭关修炼…… “新人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罪美人

    我本是前程似锦的富二代,我本是手握权势的败家子;一场翻云覆雨的突变后,我过上了流浪的生活,不过我不甘,因为低头苟活不是我萧强的宿命!自打那之后我走上了一条没有灯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哥几个,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