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恶魔少爷,饶了我

时间:2019-11-12 15:51:47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懒猴子 主角:楚月逍,冷辰萧

二十二岁,楚月逍被小她六岁的弟弟冷辰萧压在身下,强捋去了她宝贵的第一次。当他二十岁,宣布结婚的消息时,台下的她,二十六岁,年龄,总归划开了他们之间的差距。“楚月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 彼此的牵挂

“我不要走,我今天就要陪你睡。”

她抱着冷辰萧的手臂撒起娇来,也拿出一付今天我必须留在这里的架式,月逍暗叫一声,有好戏看了,可她刚想过,就看到冷辰萧抬起手臂反握住沈婷嫣,稍一用力就将她从床上给扔了下去。

‘扑通!’

沈婷嫣直接摔了个狗啃屎。

不要吧?

虽然月逍真的很不喜欢沈婷嫣,可是看到冷辰萧居然如此对待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连忙跑过来将沈婷嫣抱了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要你管!”

沈婷嫣推开了她,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如果不是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这一下子她肯定摔得不轻。

月逍被她推开也不怪她,而是对冷辰萧吼道,“你干什么,她是一个女孩子咦。”

“要你管。”

冷辰萧被她这么一骂,也火大起来,别人怎么说她,她都不生气,偏偏他要说她一、两句,她就顶他,到底她把他当成什么人,别忘记了,刚才还是他维护了她,不然,就凭她给总统的孙子两记酒杯,就够她蹲监狱去了。

可是月逍却不这么想,她看他又开始耍起混来,有些无奈,将沈婷嫣先从地上给拽起来,虽然中间又被她推开了两次,可是看她无事之后,方才放下心来。

“好,我不管你,以后我也不管你。”

月逍跟着一边儿哭,一边儿向外走的沈婷嫣走了,走的时候留下这两句话,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讲,她又不是他的谁,凭什么管他,可是看他这纵不讲理,又如此的随心而为,她真的担心到大了,他会学得更坏。

但是,看他刚才维护她的模样,还有她生病这段日子以来,她的伙食,她不是不知道这都是他的授意,特别是刚才他和她说的没有爸爸、妈妈,她又觉得他很可怜,本性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坏,她应该想办法将他这些恶习改过来的。

可是思来想去,她也不过是寄居在冷家的陌生人而已,虽然她是因为冷辰萧而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但舅舅已经收了人家的钱,又与他有什么干系呢。

这一夜,月逍想了很多,几乎都没有怎么睡好,肚子里又饿得慌,后半夜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偷偷下了床,准备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剩下的吃的,可她刚一出门,就看到旁边放着一个餐车,上面摆满了好吃的。

应该是管家叔叔吧,他知道她没有吃饭,所以特意送东西给她。

月逍高兴极了,连忙将餐车推进去,当她消失在走廊里,一个小小的身影这才放心的回了房间,冷家的空气正在悄悄的发生着改变,有一种温暖,叫牵挂。

这一夜,月逍吃得太饱,吃完之后就直接睡过去了,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的时候,当她醒来发现餐车已经被推走了,她连忙洗漱,匆忙从卧室里出来。

算算从请假照顾姥姥,到姥姥病逝,再到落水休息,她已经快两个月都没有上学了,如果再不去学校的话,她很有可能留级。

对于留级这种事情,月逍是分外介意的,那就意味着这个学期的钱白交了,要知道每一分钱都是姥姥辛苦存下的,她怎么能乱用。

于是,她找到管家,将情况告诉了他,她想明天就去学校的事情,而今天,她需要回一趟学校找老师消假,管家觉得这是正事,便同意了,还派司机送她去,她连忙拒绝了。

被赶出来的时候,刘锦升给了她五十元,姥姥还留给她一些,她在这里白吃白住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她怎么能再麻烦别人呢,于是用过午饭过后,她便自己下了山,像往常一样坐公车到学校去了。

由于是坐公交车,本来是很容易办的事情,这一去一回,路上就花去了大半天的时间,冷辰萧坐等了一天也没看到月逍的人影,白天的时候还不好意思问,可到了晚上,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冷楚月逍还在睡吗?”

他不知道如何称呼月逍,于是便依着自己的心意叫着,听着这个超长别扭的名字,管家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说道,“月逍去学校了。”

“月逍,嗯,月逍也是你叫的,以后你们就叫她小姐。”听管家这么亲切的称呼‘月逍’,冷辰萧有些不高兴,“还有,刚才你说她去哪里了?”

“哦,月逍、月逍小姐去学校了。”

管家对冷辰萧的别扭已经习惯了,不过,他们也要称呼‘月逍’小姐的话,那冷辰萧把月逍放在哪个位置呀,有点搞不懂。

“去学校,她有学校?”

从小就在家里受着私人教育的冷辰萧眨了眨眼睛,完全不明白这是一回事,因为学校对他来说是传说中的事情。

“是的,月逍小姐中午的时候和我说,她之前为了姥姥的事情已经耽误了一阵子,今天要回学校消假,明天就要正式回学校上学了,免得耽误功课。”

“哦,原来是这样子,那好,明天我和她一起上学。”

冷辰萧显然玩心又起,看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让管家担心不矣,可是他说出的话,就是命令,他连忙吩咐人去联系月逍的学校。

冷氏的少公子要来学校,这对月逍所在的这所公立国中来讲,绝对是天大的事情,虽然已经很晚了,可全校老师没有一个落下的全被叫回学校准备,只有坐在公车上昏昏欲睡的月逍还不知道天都塌下来了。

回到家里,月逍撞到坐在客厅里玩游戏的冷辰萧,可他居然只看了一眼她,便对她用着温柔的语气说道,“饿了吧,厨房给你留了饭了。”

呀!

什么时候他这么会关心人了?

月逍吓得差点跳起来,那知冷辰萧下一句才更吓人呢,“吃完了早点休息,明天不还要上学吗,你要努力哦,千万不要丢我的脸。”

“放心。”

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丢你的脸的,因为你根本没有脸可言。

月逍消失去餐厅了,反正没事就好,冷辰萧见她进去,将游戏手柄一扔,从屁股下将坐着的书包给拿了出来,真是好险,还好没被她看到,上学,有意思,他还没去过学校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第二章 其实是买人

“月遥,我们老爷和夫人答应收留你,并会负担你以后的生活。”

“什么?”

“哈哈哈,你还是落在我手里了。”

就在月遥还迷茫前,管家却吓得腿软得差点跪在地上,他连忙转过身毕恭毕敬的问道,“少爷,你回来了。”

“怎么,我回不回来还要归你管呀,什么东西!”

冷辰萧慵懒的打了个呵欠,伸出手臂,脑后的领带荡来荡去,让月遥又是觉得一阵恶心,但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原来她被抢占她和姥姥房子的坏蛋父母给收养了,那她到底要不要答应,可是她不答应她又能去哪里,她又该怎么活着,现实,总是让人无奈的选择屈服。

冷辰萧走过来握住她的下颌,月遥被迫望向他,虽然冷辰萧只有九岁,可身高却已经长到了150cm,比同龄人要高出半个头,但不理不承认,他清晰的五官美的惊人,比女孩还要美上三分,套句时髦的,小正太说的就是他。

而冷辰萧也在打量着月遥,长长的两只大辫子上还沾着些许的泥土,微红的黑眸带着些许的血丝,两颊瘦的陷下两个明显的漩涡,白色的裙摆被撕出一条大口子,膝盖上沾着纱布,一只脚穿着鞋子,而另一只鞋子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真是狼狈不堪。

“太瘦了,以后多喂她点,我不喜欢瘦的。”

“啊——啊,是。”

小祖宗,养猪呢,还‘喂’,不过管家看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悬着的心还稍微放下了一些,要知道这个小祖宗一个不乐意,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出来,上次那个阿姨差点被他烧得残废,尽管他只有九岁!

“放下它,后不许抱其他人的照片,要抱也只能抱我的。”

总归是孩子,当冷辰萧看到月遥手里的遗像时,混仗的就要过来抢,月遥本来就不喜欢他,这回是真的一下子触到了她的神经,她尖叫着一声站起来,用脑顶不顾一起的向冷辰萧撞了过去。

‘扑通!’

冷辰萧重重的坐在地上,肚子被撞得生疼,怒火顿时燃气,他大叫道,“把她给我绑起来,居然敢撞我!”

“你凭什么绑我,你这混蛋,我讨厌你!”

既然已经撞了,月遥就再也不怕了,大不了继续流浪,反正她也不想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管家见此,头痛不矣,头痛之外更多的是为月遥的担心,他连忙将冷辰萧从地上抱起来,替月遥解释,“小少爷,那是月遥姥姥的遗像,这东西不能碰的。”

“啊?”

冷辰萧终于停了下来,看了看管家,又看了看月遥,嘴唇抿了抿,似乎还是不太满意这个结果,但紧蹙的眉头终归是松开了。

“人都死了,还抱着也没有用,月遥,不好听,以后你就叫……月逍。”

‘呸!’

月遥根本就不听他的,反而重重的啐了他一口吐沫,便向外一瘸一拐的走去。

“喂,你去哪里,我还没让你走呢。”冷辰萧一咕噜就从管家的怀里站起来,他急跑几步追上了月遥,“我告诉你,以后你得听我的,不许走!”

月遥冷冷的望了他一眼,便继续向前走去,毕竟她已经十五岁了,无论从身高,还是从成熟都要比冷辰萧更胜一筹,特别是经过姥姥去世的打击,她变得更加成熟。

冷辰萧见她还走,真的有些急了,转头对管家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给我绑起来,总之,没有我的命令,她不许离开这里。”

看他急急的模样,管家也是不希望月遥离开,毕竟这孩子只有一个人,出去了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的,于是他难得听从冷辰萧的命令赶了过来,拦住了月遥。

“你还是先留下来吧,出去你又能去哪里。”

“对不起,叔叔,我觉得我不适合住在这里。”

“傻孩子,那你又能去哪里。”

“天大地大,总归有我容身之所。”

月遥露出从未有过的倔强,生活给了她太大的折磨,现在的她已经不太在乎后果了,冷辰萧听完这话,突然说道,“算了算了,大不了不绑你了,你就住这吧。”

“啊?”

管家诧异的看向冷辰萧,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他的这个小祖宗可是从来没向谁退让过,那怕是冷凡夫妇也是拿他没有半点办法的。

可是月遥并没有半分的感动,如果不是因为他,她又怎么能无家可归,于是,她依旧一步步向前走去,就在这时,冷辰萧飞一般冲过来拉住了她的手。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倔,我都说让你留下来了,大不了以后我不找你麻烦了,可以了吧。”

考,看来今天太阳不止是从西边出来了,而且还是带两个黄——双黄鸡蛋。

“放开!”

月遥冷冷的扭过头,瞪着腥红的眼睛看向冷辰萧,宛如一匹受了伤的母狼,看得冷辰萧下意识的想向后退,可他是冷辰萧,怎么能退让,他立即挺起胸膛,装成不满的吼道,“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要是知道买下那个房子不带你的话,我还不买呢,反正那房子留着也没用,我看拆了算了,刚好给我做花园。”

“不许拆!”

虽然她还是不明白他的逻辑,什么叫‘买下那房子不带她’,但那房子是姥姥留给她的唯一回忆,她是绝对不容许就这样子被拆了的。

冷辰萧没想到她会对拆房子有这么大的反应,立即趁机说道,“好呀,只要你伺候好我,我就不会拆那个房子了,说不定本大爷一个高兴,还把房子再赏给你呢。”

赏不赏给她,她是不抱希望了,但是,只要不把房子拆了,让她做什么都行,月遥点了点头,说道,“好,但是你绝对不能拆房子,否则,我会杀了你的!”

她说完,怕自己说的话没有力量,还对着冷辰萧做了一个要吃了他的表情,但是,他已经不在乎了。

冷辰萧笑着对管家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带下去,脏死了。”

“是是是。”

管家连忙带着月遥逃也似的走了,一个小时之后,月逍洗完澡,又重新换上衣服,整个人虽然还是憔悴,但却再也无奈遮饰她美丽、淡雅的面容。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叶落若相随点评:

恶魔少爷,饶了我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这一部的文笔比棺门鬼事要细腻成熟了很多,赞!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推荐

  • 元气小甜妻:男神,kiss请闭眼

    秦小雨大概是遇到了假的男神。他是哥哥介绍给她的朋友,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抱又搂又亲。贾凯言长得好看,贾凯言家权势滔天,贾凯言是实实在在的男神!可是贾凯言是男神关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女人,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一遇难言

    什么是我爱你? 命中注定。 什么是你爱我? 三生有幸。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冷面总裁霸道爱

    N大中文系教授任东伟与唐淼青梅竹马,新婚第二天,任东伟遭遇车祸,尸骨无存。唐淼含悲远走异国,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儿芭拉的订婚宴上邂逅酷似任东伟的男子,HW地产总经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陪你静看时光

    八年前,纪梳悄然离开,与所有人断绝了往来。 八年后,沈嘉迟步步紧逼,她狼狈后退。 他说:我很懒,所以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她说:爱情永远不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早已回不去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惊鸿一遇慕终身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 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 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恶魔少爷,饶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