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时间:2019-11-12 15:48:35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橙小秋 主角:凤慕涟,裴弘焕

凤慕涟气势嚣张问道:管这么多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娶我?裴弘焕淡定一笑:好啊,我娶你。凤慕涟挖了挖耳朵迷茫问道:......麻烦再说一遍?裴弘焕:......我娶你当太子妃。

精彩章节试读:

第18章 满城皆知

听了凤玄尉抹黑她的话,捏着裴弘焕脸颊的凤慕涟身子一僵,心里有些欲哭无泪。

哥哥,你说的那个掏鸟窝的人,真的不是我!

裴弘焕看着凤慕涟忽然一下子就变了的表情,还真以为有这种事情,顿时心情大好,心想可算是抓到你小辫子了。

他以拳掩唇干咳了一声道:“这不是说明慕涟身体好吗?能爬树掏鸟窝,想来性子也是活泼的,本殿下的太子府正需要这样的烟火气。”

说着他还摸了摸凤慕涟的脑袋,笑着说道:“太子妃这样活泼是本殿下的福气。”

凤玄尉太阳穴一跳,这都能解释成性格活泼有烟火气,旁人不往有失大体想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凤玄尉又怎么可能屈服,他想了想又道:“可是我家小妹不会女红,长这么大连个荷包都不会绣。”

关于这一点凤慕涟没有办法反驳,也幸亏原身被宠的不会女红,否则她一拿针估计就得暴露了。

所以,我不会绣花怪我咯。

裴弘焕看了凤慕涟一眼说道:“凤小大人此言差矣,本殿下要的是太子妃,又不是绣娘。再说论绣工谁能比得上宫里的绣女呢?”

这一波解释十分强势,连凤慕涟都差点忍不住想要鼓鼓掌。

眼见凤玄尉还要说什么,凤慕涟赶紧走到凤玄尉身边,讨好的一笑,拉着自家哥哥的胳膊晃了晃说道:“哥,我也不是很差啊,虽然我不会琴棋书画女红,但是我对数字很敏感啊,怎么算账我都清楚的很!”

凤玄尉心说,我妹妹当然是极好的,有哪里不好一定是你们的眼睛不好。他说不好的那都是好的,但是他就是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妹妹送给裴弘焕。

原先凤慕涟喜欢二皇子裴奉章的时候凤玄尉就很不高兴了。

皇家这水太深,凤慕涟又那么单纯,他唯恐自己护不住凤慕涟。

而这一次,凤慕涟回来丝毫没有提及裴奉章,他本以为自家小妹已经将裴奉章给忘记了,结果却没有想到一张圣旨却还是把她给送进了帝王家。

奈何他这个心宽的妹妹啊,压根还没有意识到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还一个劲的跟他挤眉弄眼说她没他们想象的那么差。

裴弘焕觉得这一家子也真的很有意思,凤玄尉为了让自己打消娶凤慕涟的念头,不惜一切的把自己的妹妹往死里抹黑,就差给她脑门上贴着“此人不适合做太子妃”几个大字了。

可是裴弘焕就偏生不信邪,他还非认定凤慕涟不可了。

“原来慕涟还会算数啊,这样岂不是正好,等慕涟嫁过来,本殿下就能放心的把太子府的产业教给她了,也不怕交给外人不放心。”

凤慕涟踢踢脚,心想着,你还真是会顺竿爬。但是到底也没说别的,而是眼睛看着凤玄尉,好像在等着发话一样。

凤玄尉揉了揉额角,忍不住叹了口气,朝着裴弘焕歉意一笑,拉过凤慕涟到了拐角处小声说道:“小妹,你可知道太子妃代表了什么?哥哥我怕自己护不住你,你知道吗?”

“哥哥……”凤玄尉的话一下子就让凤慕涟手足无措了。事实上,两辈子加在一起都没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以前她是一个特工,别人告诉她的就是,就算是死也要完成任务,任务第一你第二。

这是第一次有人跟凤慕涟说,唯恐有一天会护不住她,这样的感觉让凤慕涟眼眶都有一点点发热。

凤玄尉伸手揉了把凤慕涟的脑袋,其中情感难以言表却深沉可靠。

一边支着耳朵偷听的裴弘焕闻言也不禁一愣,他一直都听说过凤玄尉是如何宠爱自己妹妹的,只是今日一见才算是真真切切的明白了,能把妹妹宠成这样的,恐怕这京城之中也只有凤玄尉了。

裴弘焕想了想走到凤玄尉面前拱了拱手道:“还请凤小大人放心,慕涟以后嫁过来就是本殿下的人,本殿下绝不会允许有人伤害她。”

凤玄尉叹了口气,看了裴弘焕一眼说道:“太子言重了,小妹她自小没受过什么委屈,往后若是有什么地方冒犯了殿下,还请殿下看着凤家的面子上原谅她。”

说完他又走到凤慕涟面前肃容说道:“小妹,你自小就被我们护着,没见过什么世道险恶,我凤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是如果有一天你过得不开心了,就回家里来。”

“凤家永远都是你的家。”

凤慕涟点了点头,心里吐了吐舌头,她这辈子是没见过什么世道险恶,上辈子可就不能这么说了。

只是这突然这么煽情的一下弄得凤慕涟都有点七上八下的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拍了拍凤玄尉的肩膀说道:“哥,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明日就嫁过去了,最快也得好几个月……”

凤益承这个大老粗差点都被凤玄尉一番话给弄得鼻子酸酸,他拍了凤玄尉一巴掌道:“爹知道你舍不得你妹妹,可是这才刚刚纳采问名,你怎的就开始儿女情长了。”

凤慕涟背着手学着凤益承的样子说道:“是啊,哥哥,大家都一百来斤的人了,稳重点!”

凤慕涟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很开心的,凤家两个大男人宠她宠的实在是“过分”,尤其是凤玄尉,分明就是一个十足的妹控,被人这样爱护着凤慕涟很是知足。

然而这样的画面也深深地刺激了凤卿晚。凤慕涟永远都是这样,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就能得到她求而不得的一切。

凤卿晚看着苏惜月一眼,苏惜月和凤卿晚交换了一个眼神,拉了拉女儿的手,稍微安抚了一下气坏的女儿。然后苏惜月走到裴弘焕和凤慕涟面前,笑容里满是欣慰地说道:“真是天赐良缘,殿下跟慕涟真是绝配。”

虽然听着像是一句祝福的话,但是凤慕涟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幸好她也不是一个会给自己找不自在的人,苏惜月不跟她对着干,她也不会闲的去挑事。

凤卿晚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款款走上前来,以绢帕掩住嘴角,轻轻笑了一下道:“恭喜姐姐贺喜姐姐,姐姐此次因祸得福,真乃是造化!”

她着重地说了“因祸得福”四个字,好像是在给人提醒什么一样。

凤玄尉当场的脸色都变了,吓得凤卿晚心里一咯噔,忍不住后退了小半步,眼睛却依旧不甘心的盯着裴弘焕,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这么点小动作,对于从宫里里面出来的裴弘焕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他自然是看懂了也听懂了这个暗示的,于是他抬头看了看凤慕涟,就见她背着手,脑袋还一摇一晃的十分不走心,就摸了摸鼻子说道:“是啊,慕涟这次能平安回来,分明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改日该去上上香才是。”

凤慕涟瞥了裴弘焕一眼,心想,你堂堂太子还信这个,但在这个时候她怎么着都不会去拆裴弘焕的台,于是莞尔一笑道:“这是自然,改日我就去拜拜”。

凤卿晚看这两个人的互动,差一点以为裴弘焕又聋又瞎,她这么明显的暗示都看不出来?

还是说他有心要偏袒凤慕涟?这种认知气的凤卿晚鼻子都歪了。

裴弘焕看着这一家子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比较。

……

京城的街道熙熙攘攘,在一处热闹的茶馆里,这里每天都流通着在京城里各种最新的消息。

一桌普通的客人在喝着茶,一个穿着布衣年方二十来岁的青年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们可知今日城中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这一下子就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人们围了上来纷纷问道:“你知道什么,快说说。”

青年扫视了一眼茶馆,哼哼道:“我听说啊,这个太子啊,向凤家大小姐提亲了!”

他这话一出,全场先是寂静了一下,随后大家嗤笑道:“你这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太子怎么会去跟凤家大小姐提亲?不是说凤家大小姐一直喜欢二皇子殿下吗?”

青年把手里的瓜子往盘里一扔,十分不高兴地说道:“你们还真别不信邪,小爷我今儿就把话撂这,这消息要不是真的,我吕字倒过来写!”

他这样一个重誓扔在这里,一点也没有作假的样子,茶馆里的面的人都躁动了。

提着一只虎皮鹦鹉的中年人说道:“不是吧!凤家也答应了啊?那个凤家大小姐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凤家又宠的厉害,怎么会……怎么会……”

说着说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毕竟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实在是到了一种让人难以相信的地步。

另外一人道:“谁说不是呢,这世间的事情啊,还真是瞬息万变,听说这次还是陛下赐婚的,想来也许是因为圣旨的缘故,凤家再宠女儿,恐也无法违抗圣命。唉,倒是太子让我想不通,京城那么多贵女,怎么就偏挑中了凤家的大女儿呢?”

这样的事情谁都料想不到,然而事实就这样摆在所有人的面前。

第6章 我负责就是了

凤慕涟听见头顶的声音抬头一笑:“哟,醒了啊?”

裴弘焕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半褪的衣衫,望向她的视线不禁带了些深意:“你在做甚?”他不过是昏迷一会儿,莫非这个女人想对他霸王硬上弓赖上他?这女人之前还对他的“好二弟”一副痴情一片的模样,现在就见异思迁了?

凤慕涟莫名其妙的瞧了他一眼,见他眼中竟带了三分警戒的模样不禁玩味地轻笑起来,大马金刀地又靠近他往前坐了一步,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紧紧直视着他的双眼,最后甚至与他面对面一寸寸逼近。

裴弘焕本能地觉得气氛仿佛有些不对,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人一寸寸逼近不由本能地往后退去,可他往后退一分这女人就贴上来一寸,令他心中不由带了几分怒气,见着男子便要贴上来,成何体统!

凤慕涟却仍旧继续逼近,他往后退一分,她就靠近一分,直到裴弘焕抵在岩壁之上,退无可退,双眼仍旧紧紧直视着他的双眼。

裴弘焕先时只是怒视着她,却不由被她吸引了视线,只觉眼前人的眼睛竟似成了个漩涡一般令他挪不开眼,而他已无处可退,只得被动看着她继续向他逼近,直到最后鼻尖相对,连呼出的气息都仿佛融合在一处。

凤慕涟直直贴近到鼻尖相对,伸手撑在裴弘焕身后的岩壁上,来了个壁咚,语调低沉下去,双眼仍似有魔力般紧紧吸附着他的视线,再次缓缓向他贴近。

最后凤慕涟甚至贴在他耳旁与他耳鬓厮磨一字一句道:“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衣衫半褪……你说说,我能做什么?嗯?”

裴弘焕感受着耳旁的吐气如兰不禁怒目而视,心中却莫名有了些异样,道:“胡言乱语些什么!”这女人竟如此没皮没臊,莫非当初也是如此贴上他那个“好二弟”的不成。

凤慕涟看着他越来越黑的面色终于忍不住趴倒在一旁锤着地面哈哈大笑:“我不过是给你上个药,你慌什么!”

裴弘焕这才知道自己又被这女人捉弄了,不由脸色一沉:“你一个女儿家如此不知与男子避嫌,知不知羞!”

“你怎么骂来骂去都是这几句话。”凤慕涟伸手掏了掏耳朵有些好笑,却又话锋一转暧昧地向他眨了眨眼:“不过我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

裴弘焕没好气地瞪她一眼:“那你还做了什么。”

凤慕涟挑了挑眉,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扯下他遮在上身处的衣衫,然后在他的胸口上摸了一把,随后十分流氓地吹了个口哨:“身材不错~”

裴弘焕被她的动作惊的呆愣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半晌才青筋暴起的怒吼道:“凤!慕!涟!”

凤慕涟笑眯眯地眨了眨眼不以为意地道:“哎呀,如此激动做什么,大不了我负责就是了。”

“你!你!”裴弘焕被她的无耻行径气了个仰倒,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什么来,只觉眼前的女人真是她生平仅见,非但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矜持还如此……

如此大胆!不像个女儿家倒像个登徒子一般,还大言不惭要负责,哪里有女子负责男子的说法!

凤慕涟看着裴弘焕怒气冲冲的模样摸了摸鼻子,难得的生出些不好意思,哎呀,前世她边上的都是些兵痞,一不小心就把那些习气学了过来,干咳一声:“你伤口上才刚刚敷了些药草,如今才堪堪止了血,你莫要太激动,当心伤口裂开。”

裴弘焕这才注意到自己胸前的伤口上不知敷了何种药草,竟是止住了他的伤势,不由瞬间情绪一敛,沉声问道:“不知这是何种药草?”

凤慕涟赞赏地看他一眼,看来他是注意到这种药草的价值了:“此草为蓟草中的小蓟,性甘、苦,凉。多生于田野山林与荒地,所遍布之处甚广,民间多以此草嫩芽为食,可凉血止血,祛瘀消肿。”

裴弘焕听到此眼睛立时一亮,多生于田野山林意味着此草易得,成本十分低廉,又可止血消肿,最适合推行于军中临时治伤所用,能使将士受伤后及时救治而不必苦于无药可用。又注意到凤慕涟所言,继续仔细问道:“你说此种草为小蓟草,莫非还有大蓟草?”

凤慕涟为他敏锐的洞察力挑了挑眉,欣然点头:“不错,还有大蓟草,大蓟草与小蓟草十分相像,虽同样有入药之用功效却各有不同,大蓟多生山谷,根可散瘀消肿。小蓟生平泽,苗主治血。”

裴弘焕闻此神色一肃向她点头道:“你此言我回去后当请御医仔细查验,还请凤小姐不吝指教,若此草效用果真如此,那小姐便是所有三军将士的恩人!我自当奏明父皇替凤小姐请赏。”

凤慕涟听他此话生出一股果然如此的心情来,听他言辞间并不避讳她身份的模样,可见她原身也是个官家小姐,能和太子相识,品级也不会太低才是。

凤慕涟还在暗自思衬原身的身份与处境,就听身旁之人突然沉声问道:“凤小姐身为京中闺秀,平日里恐怕也并无可随意出府之时,此番如此见多识广胆色过人,不知是何缘由?”

凤慕涟闻言难得的噎了噎,眼珠转了转索性一推二五六:“我也不知,我不是说过我撞坏了脑袋,许多事都记不大清楚了么。”

裴弘焕忍不住嘴角抽搐:“可刚刚凤小姐还同我说了蓟草的功效,莫非你的失忆只忘人?”

“这个吗……”凤慕涟索性摆出一副爱行不信不信拉倒的姿态:“我也不知我为何一瞧见蓟草便脑中便自动冒出效用,许是曾经喜好翻看药草之书,还残存了些记忆吧。”

裴弘焕眼中仍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只是又瞧不出真假便只好揭过此事,转而主动说起如今的处境:“那兖州知府处有我的护卫看护,想必不会多出意外,明日应该能带入京城。”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不大范甘迪点评: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好新颖的题材,构思很独特,虽然更新有点少,但是一本有潜力的书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穿越重生小说推荐

  • 朕的皇后来自天外

    一个科学家的女儿,游玩回来,但家里没有人,便去父亲的实验室看了看,发现一颗“巨蛋”,就进去看了看,一不小心碰到一颗按钮,就这样穿越了。机器打开后发现自己在郊外,身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实习穿越者

    由于一时冲动而踏入了穿梭之旅,在危险的古代,秦萌萌这个性子迷糊单纯的实习穿越者能有什么样的穿越体验? 冷漠俊美的摄政王殿下,敏感心理的楚国皇帝楚辞,隐忍的齐国太子,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隐相的器张女皇

    凌子是将军之女,亦是病美人一枚,却蕙质兰心,冰雪聪明,大国师亦说她有倾国之貌,宰相之才。 她却又是人人口中的妖艳公子,亦正亦邪,天下首富,创物流,开水路,开学校,开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落花成冢:异世妖妃不好惹

    以为我经脉堵塞,毫无灵力,是个废物,那么就让你看看我这个废物是如何一招制服所谓的天赋奇才! 以为我相貌丑陋,懦弱不堪,是个丑女,那么百花宴上,面纱后的真容告诉你什么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穿越之农女变大小姐

    这是几年前啊,怎么这么穷,穷得都要卖女儿了,不会是贼窝吧,这还是亲生的,不管了,我要离开这里,带着妈妈,我的温暖离开,这里应该是九几年吧,美好的世界等着我呐,看我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倾天下:重生之嫡女逆天

    被最心爱的人与他的宠妃毒死,重生在十二岁那年。重活一世,李嫣然不在是当年那个任性无知的少女, 背叛她的侍女?直接扔进庄子里! 陷害她的好姐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