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你的尸体我的魂

时间:2019-11-13 11:19:20 分类:灵异科幻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梦里带刀 主角:猜哥,梁伯

09年某女星透过熟人牵线找到了我的师父 请求 帮忙养鬼逆转运势 由于她的要求太多太苛刻 根据道行只能养极怨的小鬼 师父为此大损阴德 而后女星的事业一路走红如日中天 胃口也逐渐

精彩章节试读:

第25章 夜半挖坟

“扑街!”春哥大喝一声,然后像打地鼠一样,连着一下踩爆了五六只“螃蟹”。我被他吓得无语,赶紧拉住了他,让他别乱动,这东西还不知道什么个情况。

被踩爆的“螃蟹”溅了很多荧光液出来,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而那些没踩爆的“螃蟹,”好像也没有自己的意识,都是胡乱往两边爬,碰到墙后又返回,终于,那些“螃蟹”互相碰撞在一起,开始了彼此之间的撕逼大战,你卸掉我钳子,我卸掉你胳膊。

春哥呵呵一声,说让他们自己咬完了就得了。我也在查看这里的地形,刚刚无毛怪明明不见了,并且已经死了的,怎么突然又出现了。可是我还没有找出无毛怪刚刚藏在哪,春哥就拉着我赶紧往后退。我一看地上,糟了,那些螃蟹被互相咬破壳后,居然从里面爬出了一只只挪动的虫子,这虫子有眼睛,也闪着荧光。

那些虫子就像蛆一样,足有小手指那么大,并且这些蛆有又长又细的尾巴。好像不是蛆,而是精虫,是真的精虫……那个无毛怪,里里外外都是精。

这些精虫盯着我和春哥看了一会,似乎在商讨要不要发起进攻。

我拍了拍春哥,让他赶紧跑,我在这边先顶一会。春哥如获大赦一样嗯一声就往后跑,一只精虫朝我爬过来,我一脚踩爆了他的头,却引起了其他精虫的愤怒,集体发起了攻击。

席八,我也赶紧跑。在长明灯处时见到春哥又闷着声音跑回来了,张着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不停的指着第二个拐弯口。

我便自己跑过去看一看,也被吓得够呛,只见第二个拐弯口那边被挖了一个大坑,很深的坑,而坑下面是一条巨蟒,盘在那里,轻轻的挪动,似乎开始苏醒。

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最怕的就是这些没有脚,在地上蠕动的玩意儿了,现在五路口走了,要想从这条路离开,除非跳下大坑,然后踩在巨蟒头上,让它送我们在坑的另一边上岸。

不得已,我也往回跑,那些精虫爬的虽慢,但也有条不紊的前进,春哥似乎已经绝望了,走到墙壁上,用头轻轻撞着墙。我问他干嘛呢,他哭着说撞晕了就好了,醒来就没事了。

紧急之下,春哥给了我灵感,这走廊宽度约一米三左右,好像手脚各顶一边的话,能爬上去。

我试了一下,墙壁不滑,很容易就爬了上去。我开始爬的时候并没有叫春哥,因为我想让他把恐惧的情绪发泄一点,待爬到春哥头顶时,我哼哼了两声,春哥一抬头,二话不说,照着我眼睛就是一拳。

打完他也反映过来是我,找到了生机,也学着爬了上来,我们离地约两米多高时停了下来。春哥才跟我抱歉,说把我当成上面的尸体了。我说你丫尸体呢,尸体会跟你哼哼?

那些精虫在地上转来转去,见我们上来了,也不急,就在下面,抬头看着我们。春哥哭腔说上面那些被当成蜡烛油的尸体,是不是跟我们一样,都是这么被逼上来的。

我让春哥少说点废话,保存一下体力。上面那些尸体赤裸全身,又用专门的透明带包好,里面还有一种说不来的液体,为的就是保持尸身不腐烂,至于为什么在不用火炼而可以逼出尸油,我想可能跟这洞的结构有关。

再想想这里面的东西,似乎猜到了一点头绪,无毛怪应该是个生辰特别的人,被挖空双眼,拔光所有的毛,然后用装满精(液)的玻璃器密封储藏,这是人造白虎,急煞。而那只蟒蛇,当属青龙。好啊,这一个洞里面,青龙白虎都全了!

“死了!死了!上来了!”我还在思考,春哥突然苦到。原来是那些精虫,居然沿着墙壁爬了上来。

席八!两三只冲锋在最前面的精虫很快就爬到了我手上,顺着我的手爬到了我脖子里,然后在我下巴上往我脸上爬。

我深吸一口气,鼓着嘴,在精虫爬到我嘴角时突然哈的一声,将精虫爆了下去。但是这样不顶用,因为越来越多的精虫爬了上来。我赶紧再往上爬,春哥却爬不动了,他手脚一直在哆嗦,能不能支撑住都难说。

“刀哥,你别不理我啊!”春哥侧眼看了一下我,见我在往上爬,紧张的说到。

“hold住!”我无耻的回到,自己继续往上蹭,然后抱紧了一具悬挂在上面的尸体,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我报的这具尸体的尸油还没开始炼,所以现在仍像刚死一样,睁着已经翻了白的眼睛与我脸贴脸“对视”。

一只精虫爬到了春哥的脸上,春哥腮帮子胡乱鼓动,然后,那只精虫爬到了春哥的鼻子上,春哥把那精虫给哼飞了。而更恐怖的是,一只精虫爬到了春哥耳朵上,在耳洞前停顿了一会,从那里爬了进去。

春哥不知道是耳朵太痒了,还是豁出去了,亦或是手软了,掉了下去。

他一落地,脚上就缠满了精虫,我想这样怎么行,于是也手一松,跳了下去。与此同时,主洞那边也传来了落地的脚声。

我拉着春哥往主洞那边跑,唐枫迎面赶来。

“赶紧走!”唐枫大声叫到,然后掏出打火机,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点着丢在地上,那些精虫果然不敢靠近了,而我和春哥裤子里面也都爬满了精虫,索性把裤子脱了,丢进火堆里去助势。

我让春哥先上,春哥说腿哆嗦,一下缓不过来,让我先上去,再拉他。这时候也不由得我婆妈,我赶紧顺着绳子爬了上去,可是刚出洞口,就见一个男人站在院子里,就是之前交过手的神秘男人。

“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神秘男人阴着声音到,充满了杀气。

我冷哼一声,“我来搅局的!”

“找死!”

神秘男人直奔我而来,又是一拳照着面门,上次上过当,这次肯定不会,我索性不管他出什么招,反正也打不过他。既然要挨打,那你也别想好过。我抬脚直朝他下阴踢去,男人的拳头已经到我鼻子四寸地,不得已突然改变招数,去当我的脚。

毕竟,我脸上挨一拳没大问题,他下面挨一脚就,呵呵,真的就要屌爆了。

他一边去挡我下面,我上面也不虚着,照着他头上拍了一巴掌。虽然力都用在了下盘,上身无力,是很弱的拍了一巴掌,但是起码我先攻击到对方,气势上赢了不少。

神秘男人见被我扇了一巴掌,怒了。

一套组合拳打过来,我挡了几招后就吃不住了,最后被他一记双龙出海给顶翻在地上。

“人间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使劲敲!”神秘男人站在我面前,恶狠狠到,我按着胸口,调理着呼吸。这时候春哥也爬了出来,正好在神秘男人后面,他草地地上一块碎砖就冲过去,男人听见了动静,转身一脚就把春哥踹飞了。

神秘男人正要再动手,唐枫却从洞里出来了,他拍了拍手,很快了解了情况,对我歪了下头,很从容的说:“你们两个先走!”

这当然好了,唐枫的本事我可是见识过的,我和春哥,两个人穿着短裤爬上了围墙,而这边,唐枫还在和神秘男人对峙中。

突然,神秘男人突然出招,先是一个虚招,唐枫看穿了,轻轻避开了。而后神秘男人一记右腿高位摆踢,我心都吊到了嗓子眼,可是唐枫却不准备躲避,而是左腿后退一步,侧身,用右手肘硬接,把对方给压了下去。

与此同时,唐枫右脚点地,顺势转身,左脚背踹在男人的肚子上。

好了,既然双方实力差不多,我们就不用瞎操心了。我和春哥赶紧往老太太的坟地跑,等我们跑到时,老太太的小女儿已经到了,见到我们两人都只穿着短裤,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

呃,她不会以为我和春哥去树林里那啥了吧?

很快,棺材被刨了出来。我拍了拍手,很严肃的说,左边不要站人,开棺!

棺材被打开了,老太太的小女儿眼泪就流了下来,跪了下去。

哎,豪门中还有如此重亲情的女娃子,真是让人怜惜,我蹲下去拍着她的背,想安慰她,谁知她却嫌我恶心,狠狠瞪了我一眼,让我赶紧办正事,现在棺材都开了,还要干嘛?

我咳了咳掩饰尴尬,走到棺材前,天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我让殇夫打着灯,照着棺材里面。这时候老太太脸上猛地的白布被一阵阴风吹走,她居然是瞪大眼睛的!恐怖的脸让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觉的往后退了一步,问小女儿,老太太是不是有什么怨气啊?小女儿摇头,说死前见子女都跪在床前,是笑着离开,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死后遭罪了。

第5章 奇门遁甲

电视台作弄人的节目?我环顾四周,想出了一个办法。

问猜哥有没有带银行卡,猜哥说他都没钱存,怎么可能有银行卡。我摸了摸口袋,钱包带在身上,拿出银联卡,可惜满街都是泰国银行。

猜哥带着我往西走,到了一家中国银行门前。在家的时候我从来不觉得中国银行有什么存在意义,因为大家用的都是农行建行之类的。

我颤抖着把卡插进取款机中,故意按错了密码,机子却提示对了,然后显示输入取款金额。不过我没有取,而是突然退卡,同时很大声的说:“哎呀,忘了卡里面没钱了。”

猜哥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我说找个地方坐着歇歇。

就那样,我们又坐回了一开始的地方。猜哥倒无所谓,他觉得自己都快死的人了,在哪都一样,所以索性躺下去睡了。

我看猜哥躺下了,假装也有点困,在河边躺下。刚躺下去,猜哥又弹了起来,抱怨这河边一点风都没有。

我任由他胡乱折腾,猜哥说他饿了,要去吃东西。我由着他,跟着他一起进了一家快餐店,东西都挺足的,就是没有人。

猜哥自己挑了些东西,狼吞虎咽吃起来。

“我干喔!回家!我要回家!”猜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发起牢骚来,把桌子凳子都踹翻了。

回家就回家吧,路上没有车辆,我跟猜哥就一直沿着街道穿梭,可是不管我们走多远,路上始终没有遇到一个人。

猜哥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崩溃了,突然蹲在地上,像个迷路的小孩一样埋头哭起来。

“我们是不是死了?”猜哥突然开口问到,“我们死了,所以我们看不见其他人,而其他人也看不见我们。”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咬破了舌头,此时嘴里含了很多舌尖血。

差不多了,我感觉到身后有气流涌动,突然转身将嘴里的舌尖血喷出。

“哈哈!后生可畏嘛!”船夫用手挡住了我喷出的血。

猜哥傻了,纳闷我们怎么还在船上,而岸上,人流涌动,纸醉金迷。

“老师傅,你是谁啊?”可以确定的就是船夫没有恶意,不然他没必要用奇门迷我们。

“我是你师父的朋友的,你叫我梁伯啦!”船夫坐下,然后笑道:“你怎么知道都是假的。”

“因为我输入假密码都行,那这个世界肯定是假的。”我简单回到,不想再停留在这个问题上,追问师父现在在哪。

梁伯将一个扳指抛过来,我伸手接住,是师父的扳指。

“你师父死了。”梁伯叹了口气,然后笑了,“死得其所,不必难过。”

有这么说话的吗?我表示很生气,梁伯却摆了摆手,解释道:“人吗,迟早都要死。自己留的祸根,迟早都要收拾。”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看来我还是来晚了。其实就算我来的及时,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有时候我们固执一件事,不是在乎是否能改变结果,而是图个心安。

“你师父打不过他师弟,就用了禁咒,同归于尽了。老家伙,心可真狠啊!”梁伯始终笑眯眯的。

“那师父的尸体呢?我可以带回去吧?”我问到,想起师父曾经多番叮嘱我在他死后要给他做法事,不免鼻头酸楚。

“尸体?魂都没了!”梁伯叫嚣般的喷到,然后语气缓了缓,“魂飞魄散,同归于尽,就这样。我之所以来找你,也是你师父叮嘱了我。他知道你会来找他,时间也算得很准,让我在曼谷等你,然后带你回家。”

我看着梁伯,没说话,等着他把话说完。

“哎,人嘛,有生有死,魂飞魄散其实也不算太坏啊,都不用轮回之路了。你师父勒,给我寄了你的头发还有你的出生日期,所以你一进入曼谷,我就知道你在哪了。”

“奇门遁甲?”

“唬人的玩意儿。”梁伯摆了摆手,然后发动了机子,沿着湄南河出海的方向一直开,在近海后的一个临海别墅停了下来。

这家伙居然这么有钱,他先上岸,但是因为身体比较胖,所以上完阶梯有点气喘吁吁。

“今晚你们在这住吧。”梁伯拍了拍手,然后指着我,“明天你跟我回香港。”

什么跟什么啊?

梁伯看我一头雾水,提醒道:“怎么?人离乡贱这个道理你都不懂?”

人离乡贱,确实。

猜哥到现在才缓过神来,瞪大眼睛看着梁伯,“神人啊,你能不能给我解降?”

“你被人下降了吗?”梁伯疑惑道,走近翻了下猜哥的眼皮,然后哼了一声,“年轻人,有病就去看医生,不要什么都想着满天神佛!”

猜哥迷茫的看看梁伯,又看看我,我试探问道:“猜哥是生病了?不是被人下降了?”

“对对对!降头师说我被人下了花降!”猜哥说着把衣服脱了,露出后背给梁伯看。

梁伯捂着眼睛,“你怎么这么恶心?赶紧遮起来!”然后拿了个药箱子出来,缓缓解释道:“你这玩意儿跟花降的症状很像,但是不是花降,因为花降不会局部发作,并且从伤口开始发作的。”

“那我没事?”猜哥惊喜到。

“怎么没事?再不治就烂了!”梁伯朝一个小喷灌里注射了一些透明液体,然后朝着猜哥的伤口喷了喷,说:“年轻人就是胆肥啊,什么都敢往伤口上涂。你们估计是把用来炼花降的牛角草涂上去了。明天去医院看看,就没事了。”

猜哥欢乐了,但是我还在压抑,因为我不想去香港,那地方我不熟,人离乡贱没错,但是在泰国就是离乡,在香港就不算吗?

梁伯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提醒道:“你不觉得香港还有些事等着你去做吗?”

我抬眼看着他,他微笑,说:“你心里知道就行了,不用告诉我。”

对,香港确实还有事情要去做。A女星。

梁伯早年到香港发展,由于当地市场很开放,对鬼怪这些东西并没有刻意压制,所以梁伯混的如鱼得水,不像内地那些大师,混得憋屈不说,还经常被一些脑残指着鼻子骂。

第二天先转了下,梁伯在地摊上买了些佛像,然后他回香港,而我我先回了趟南宁,取了自己的港澳通行证,再前往香港与梁伯会面。当天梁伯就托人带我去办理工作签证,这样就不用几天就被人赶走了。

梁伯并没有带我回住处,而是先去了他的办公室。

什么是土豪?土豪就是租一间年租一百万的房间给人算命。

梁伯的办公室在九龙一家写字楼,面对着维多利亚港,对面就是香港岛。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有个女人在等梁伯了。

女人一见梁伯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梁师傅你终于来了。梁伯没有回她,而是对我指了下她,让我叫红姨。

我微微鞠躬叫了声红姨,红姨按了按手,跑到梁伯面前,问梁伯她的事怎么解决。

梁伯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佛像,笑道:“这是我在泰国龙王庙,卖了很大的人情,几大法师注了法力的佛像,特地为你求的,你挂在身上,就不会有事了!”

红姨如获至宝,拿着那个小佛像,不停的感激着梁伯,差点就跪下了。

我则要喷血了,那明明是梁胖子在地摊上买的,花了五十泰铢,就十块钱而已。

“那梁师傅,我需要捐多少功德钱啊?”红姨感激完,也不含糊,问价。

梁伯咳了一下,背过身透过落地窗户看维多利亚港,而他的助手则对红姨报了个价,十万港币。

红姨很爽快的签支票了,支票签完,梁伯才慢慢转过身,微笑看着红姨。

红姨走后,我有些气愤的问梁伯,你这不是坑人吗。

梁伯却哈哈大笑,按着我的肩膀,说:“赚钱吗,干嘛那么认真。再说,她也是心理病,我那个佛像就能治了。”

如果不是在曼谷见识过梁伯的厉害,我真会以为他是个骗钱的神棍。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梁伯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转身打开抽屉,翻开一张纸,点了下头,对我道:“你去帮我搞定这件案子。”

我接过备忘录,一个过期女歌星在租的别墅里自杀,现在别墅里每到半夜就会有歌声出现。我再看备忘时间,居然是上个月的。

梁伯又看出了我的心思,笑说:“拖一拖,价钱就能涨一涨。后生仔,有你学的!去吧!上面有地址,我会通知房东过去接你。”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大跨度点评:

你的尸体我的魂这本书前期是有点坑,甚至可以说一部分读者接受不了,到后面绝对精彩,有自己的风格,跟求魔有的一拼,就是挖的坑有点多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灵异科幻小说推荐

  • 役魂师

    有人生,有人死,轮回不止。 得往生者,入轮回转世为人。 不得往生,积怨成鬼为祸世间。 掌阴魂者,疏通轮回,任名鬼差。 掌怨魂者,驱使奴役,得名役魂。 我偶然成了传说中

    龙雅人灵异科幻 已完结

  • 轮回路:诡墓异事

    孟铁柱,我大伯,二十五年前,带领勘测队进入野人要塞。随后,村里发生了一系列的诡异事件,不久后,大伯回来,怀里却揣着一颗人头,而勘测队也不见踪迹。 二十五年后,我也走

    龙雅人灵异科幻 已完结

  • 万妖行

    李清从小跟从师父,在师父哪里学得一身本领。他闯荡阴阳圈,却一次次陷入他人的阴谋之中。且看李清如何斩妖除魔,破解阴谋。

    龙雅人灵异科幻 已完结

  • 盗灵空间:诡杀凶案

    山村别墅发生灭门案,只在别墅内发现两具完整尸体,其它都是断肢,残躯被拖走了,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八年后,某公司郊游露营,大雨别墅过夜,一夜之间16人离奇死亡,4人失踪、

    龙雅人灵异科幻 已完结

  • 死亡诡记

    晚上在殡仪馆附近,遇到了一个美女,结果发现她是一个女鬼.....随后又遇到一个猥琐老头竟要收我当他徒弟.....而我莫名其妙的成了钟馗后人,且看我这一路抓鬼的传奇故事。

    龙雅人灵异科幻 已完结

  • 你的尸体我的魂

    09年某女星透过熟人牵线找到了我的师父 请求 帮忙养鬼逆转运势 由于她的要求太多太苛刻 根据道行只能养极怨的小鬼 师父为此大损阴德 而后女星的事业一路走红如日中天 胃口也逐渐

    龙雅人灵异科幻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你的尸体我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