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紫竹仙侠传

时间:2019-11-13 11:18:39 分类:武侠仙侠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黄金帅苹果 主角:灵童,玉瑶

二十年前,师傅清竹道长派灵童下山。 灵童救了家中惨遭灭门而独剩的玉瑶。 十八年后,玉瑶摇身一变,成了倾国倾城的摸样。 一份情,一份错爱,一个痴情的男儿,一个绝情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七章 由不得你

女子英姿飒爽的站在了杰童的跟前,杰童心中甚是乐意,因为如此自己赢了才会舒心一些,主要皆因那女子身姿甚像兰香,杰童此时不仅想赢了比赛,还想赢了她的人。

“伤了你,可不要怪我,是你自找的。”

“你来你来。”

杰童装作无所谓的摸样,在摸着自己的下巴,好像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擂台,而是自己与那女子单独相聊之地。

“什么人,上了擂台竟然这么镇定。”那女子这样想着,持剑指着杰童,脚步极快,便刺了过去。

下面忽然传来一阵阵的惊叹,再看擂台时,杰童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冲自己而来的那把剑刃。

那女子想拽回来,却怎么都拽不动。

“你放手,你给我放手。”

“好,我放手,不过你得说出你的芳名,否则我就不放。”

“休想。”

那女子说完之句话,一只脚冲杰童踢了过来,杰童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腿,她只能一只脚站立,一时慌了神。

“动弹不得了吧,这下你还得摘去你那轻纱蒙面,否则你就这一条腿站着吧。”

急的满头大汗,却怎么也拽不回来,心想,告诉他性命,他放掉了自己的剑,自己再用剑去砍他的手,脚就能放下来了。

“小女子姓白,名叫小雅,快放开我的剑。”

杰童嘴角一翘,放开了她手中的剑,谁知她持剑就去斩灵童那只抓着自己脚的手。杰童一拧脚,白小雅整个身在半空一打转,杰童连忙接在了怀中,第一次抱到女孩的她,满脸瞬间变的通红,觉得女人的身体与男人的不一样,整个身上软软的。

“你......我非杀了你。”

白小雅反应过来时,连忙从杰童的怀中跳了出来,其实杰童所不知的是,白小雅也是第一次被别人抱,芳心直跳,感觉特别的害羞,若不是一心为了赢了擂台的金钱为快死的爷爷治病,她定会选择立刻跑下擂台。

“我今日非要看看你的摸样,小雅。”

下面都看待了,觉得上面的打斗实为精彩,而有一人却对旁边的几人说道“这人是个高手,他赢了之后,要跟踪好,务必要让这样的人才跟着总兵大人。”旁边几人连忙回答“是。”

杰童一心想看这小雅的摸样,竟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小雅持剑指着他说道“再过来,休怪我剑下无情。”

一剑一剑斩来,却都躲开了,直接摘去了面纱,杰童看呆了。

微风轻抚,细发随风两片湖,眉目星点剑,忽闪之间耀人眼,雪面晴霜,好似长平千里雪。婀娜多姿,堪比蛇腰炫花丝,凌波碎玉,正踏轻脚入梦思。

身姿与脸颊对称着一看,简直就是人间绝品,下面擂台的人都纷争着看向了白小雅,白小雅却大怒,持剑非要赢得这场,杰童连躲再躲,白小雅却不放,杰童心想,若是现在输了,她自然会小看自己,先赢了再说,得了钱财,先看看她是否为了钱财而来。

那白小雅再与自己来过招,杰童牢牢的抓住了她的两条胳膊,半举了起来,走到擂台边,想把她直接放下去,哪知那白小雅什么都不顾了,两只腿夹住了杰童的腰,与他相连了起来。

“为了爷爷,我什么都不顾了。”

看着白小雅白皙的脸颊气的咬着嘴唇在不抖动,杰童冷笑了一下,用了法术使自己腰间一发热,传递到了白小雅的双腿上,连忙放下了双腿,杰童也将她放了下去。

站在地上发现自己已经输了,一双明媚大目瞪了一眼杰童,杰童感觉混身一冷,她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此处。

“本届擂主,......公子,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杰童。”

那擂台管理员给他了一枚擂主的令牌,并将三万两银票交到了杰童的手中。

杰童下了擂台,忙去寻找白小雅所离去的方向,可是却早已不知道所踪影,问了许多人才问到了她的家中,在一个小村庄,一户平常百姓家。

茅草屋里冒青烟,一轮清池在门前,别家小院有娇女,叩门只愿再相见。

杰童开始在门前敲起了门,等待着白小雅快些开门,好将赢来的钱财交到她的手中。后面有两人跟踪,杰童也不愿理睬。

那白小雅开了,开门看到是杰童,甚是惊讶,而后恼怒的看着他“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能否让我进去说话。”

“小院简陋,可别嫌弃。”

白小雅说完此话就走了进去,杰童也跟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进到屋中一看,那白小雅正在煎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那床上躺着,看到此来人,忙准备坐起来,杰童快速走到跟前,让老人继续躺着。

“你一介女子,就是为了你爷爷,去那擂台打擂,赢下钱财,好为爷爷买药治病?”

“你都看到了还何必问呢。”

看着小雅在那专心的煎药,杰童感觉小雅比刚才擂台那会更加的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给你。”

杰童将手中那三万两银票递到小雅的面前。

谁知小雅看都不看一眼,只是打开盖子,吹散白烟,看药是否已经煎好了。

“我不要,是你赢了,又来给我做什么。”

“我赢了就是为了给你啊。”

小雅放下盖子,看着杰童,冷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人还真是奇怪,赢了再跑来送给我,你在是在施舍给我么?”

“不要是么,好,那咱们就把它烧了。”

杰童将三万两银票直接仍到火中,心中怒气直冒,感叹自己为何到了哪里都要受气,在紫竹山受气尚且不说了,竟然连一个小丫头都制服不了了么!

“你不是脑袋有问题,快离开我家。”

小雅连忙从火里捡出来那银票,手也一下烫伤了,眼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因为杰童不知道她有多苦,她一介女流,本就快承受不住了,杰童还要这样打击她。

杰童没有看那烧烂的银票,而是直接去看小雅的手是否有什么大碍,小雅直接抽回了手,要赶杰童出去。

“既然救你爷爷的钱财都没了,我更不能走了。”

那旁的爷爷看此情景有些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猛然咳嗽了起来,小雅忙跑过去去拍她爷爷的肩背。

“爷爷,你怎么样爷爷,还好些么。”

杰童连忙走了过去,替爷爷一把脉,立马知晓,这是被打伤的。

“来,让开,我来救你爷爷。”

“你走,快走,我不想看到你。”

“他已经危在旦夕了,让我来给他输股真气。”

看了一眼杰童那肯定的眼神,小雅心想,他武艺那么高,或许他真的有办法,便向前走了一步,让杰童前来。

杰童心想,终于抓住个机会了,连忙将真气毫不保留的都输了爷爷,小雅爷爷瞬间感觉身体变的很轻,很是舒服。

“怪不得我打不过他,原来此人懂妖术。”小雅在心中直想着。

未有多久,杰童额头流了汗,收回了双掌,再看那老人时,已经满面红润,气色回归。

“年轻人,你真有两下子,我伤的这么重,竟然给我医治好了。”

“不知何人将前辈伤成这样,经脉断了三处。”

白小雅换了态度对他说道“多谢你帮我爷爷医治好了,不过为了你的安慰,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

“小雅姑娘,还望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爷爷讨回公道。”

“好了,天色已晚,我就不留公子了,若有缘相见,我再告知于你。““小雅,这哪里是带客之道......”

躺在床上的爷爷已经起床,他哪里肯放威风凛凛的杰童走,但杰童心想,先走也好,到明日再来拜会。

“我也确实还有些事情,前辈,小雅,杰童告退,改日再来拜会。”

杰童刚一走出门,小雅才觉得有些不对,连忙快步走出去,送了松杰童,杰童见此情景,已是大乐。

出了门不远,感觉到了那两个跟踪自己的人还没有走,就喊了一声“出来吧,早就发现你们了。”

两个喽啰忙跑了过来,见灵童便拜“杰童公子,我们总兵恭候你多时了,还请你能跟我们走一趟,否则小的们交不了差。”

“总兵,你们总兵是谁?”

“就是这杨花州的夏总兵啊,他听闻杰童公子好武艺,等着与你一见呢。”

杰童心想,反正没有地方去,不如就去会会这个夏总兵,看看是何人人也。

跟着这两个喽啰就走了起来,直接来到了扬州城中的一个角落里,这里是一个府衙,上写着‘总兵府。’刚一踏进去,就感觉里面甚是气派,左右两边站满侍卫,都手持长枪,一动不动,而那内府也是如此,好似都是些高手一样的站在两旁,中间地上铺着一条长长的红地毯。

“总兵大人,杰童公子已经带来了。”

“好,杰公子,来,快请坐。”

那总兵大人是一个三旬的中年人,衣甲穿的到是甚是气派,长长的胡须显示着他那一股英气,连声音都尽显着很强的穿透力。

“总兵大人,喊我杰童就可以了,不知总兵大人唤我何事。”

“你且先坐下,下人们都在坐着晚宴,今日月光皎洁,清风无限,咱们一边赏月一边说事不是更好。”

杰童心想,这总兵大人还真是客气,不过也好,听着蛮有情调,可自己现在为何总是在想着小雅,不管什么事,都想明日能早些到来,好去小雅家,再去拜会。

到晚间,果真如夏总兵说的那样,月光确实很好,杰童将酒也喝了许多,想这总兵后院原来是凉亭花园,真是别有一番风味,见酒喝的差不多了,杰童又问了起来。

“总兵大人唤来在下,特意在这月光之下,还用这么好的酒肉招待,真不知总兵大人要让在下做些什么,还请侃侃道来,好让这酒喝的更舒畅些。”

夏总兵摸了一把胡须,看了一眼杰童,说道“好,你既然这么急着知道,我这就告诉你,其实有件事想求助杰童。”

第十七章 一念之间

一直走到了山上,二人的睫毛已经全部成了冰霜的白色,忘奇不愿再往前走,硬使落樱怎么拉都不想迈出一步。

“忘奇,走,你给我走啊。穿着书童的衣服竟然还怕冷!”

“嗷嗷,呜...”

书童见此情景,忙说道“不行就让你弟弟在这待着吧,咱们回来再带它。”

“不行,哪能中途抛弃同伴。”

落樱一把抱起了忘奇,又继续前行了起来。

走至洞口,见洞口上方写着‘冰晶洞’三个硕大的字眼。

“里面想必更冷了,落樱,你脸蛋冻的通红,就和你弟弟在外等着我的好消息,我继续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落樱确是冻的不行,本就衣服单薄,现在只能抱着忘奇相互取暖。但她担心书童的安危,也想看看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不行,本姑娘也要继续,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好玩的地方,怎么能让你一人独自分享呢。”

踏着脚步便走了进去,谁晓得里面上方全身冰棱,脚下全是透明的冰块,自己的身影在冰块上都显现的格外明亮。

“这里真是一个冰晶打造的宝殿,竟然这么美。”

看着落樱心花怒放,忙向她说道,小心一点,地上这么滑,别翻跟头了。

话音刚落,听的一声‘呲...咚’一声,落樱抱着忘奇,直直的坐在了地上,满脸委屈,好似受了特大的欺负。

书童上前拉她起来,刚一使劲拉,自己也‘哗’地滑到了在地上。

二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倒不知怎么办了才好。

“咱们还是搀扶着走,走慢些才好,不然真不知道要摔多少跟头呢。”

感觉书童说的在理,缓缓的都站了起来,二人相互扶着,似乎每一步都走的格外的谨慎,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那边的冰戏雪听到了这边的响声,睁开了那久睡的双眼,冰肌玉肤的脸上显出了一副不屑,眼神中寒气逼人的看着前方。

从宝座上一个起跳,长长的白色衣裙飘荡,落在地上,顺着冰块直接向前滑去了,速度极快。

书童与那落樱刚感觉前面有什么东西滑来,就准备连忙躲开,看着前面一片白越来越近,用扇子连忙要扇开到底是何物,哪知那冰戏雪滑着轻松躲过,直接滑到两人跟前,推了一把,一时节,书童、落樱、忘奇都翻滚在了地上,滑出了好远。

忘奇被摔的直‘呜嗷’起来,不停惨叫,书童与落樱也暗暗叫苦,到底什么东西,这么善于滑行,将自己撞得这么惨,好不容易走了那么远的路,给摔着滑了回来,又白走了。

落樱双手半撑着地看向前方,心中一震,“哇,好美,像是一个神仙姐姐。”

书童一个帅气的跳转,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冰戏雪,向她问道“什么妖魔,一身是白,报上姓名。”

“妖魔,敢说我冰戏雪是妖魔,哼。”

哪知冰戏雪又向书童滑了过去,一个猛撞,又让书童滑出了好远。

“书童,你没事吧书童。”

落樱有点慌神,这仙女如此能滑,他们二人在这地方站都站的不是太稳,又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呢。

书童撞到墙壁上,震动了上面的几个冰棱,几个冰棱直直插了下来,用扇子连忙一遮挡,打掉了那插下来的几个冰棱。

“敢问是何方神圣?”

书童忙换问话,那冰戏雪也不言语,又一个滑行过去,滑到了忘奇的跟前,一把抱了起来。

“呦,这小东西还蛮可爱的,就把它留下来当做你们擅闯冰晶洞的惩罚好了,快滚出去。”

“呜嗷,呜嗷。”

冰戏雪将忘奇抱在怀中,抚摸了起来,鄙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书童与落樱。

书童自然觉得甚好,早就想将后患除掉,也算是打探了一番这里的情况,等再次前来降服这白女,走到落樱跟前,想将她扶起来。

“不行,不能将忘奇留给它,书童你快想办法,忘奇待在这里会冻死的。”

“我们先出去再想办法,现在咱们站都站不稳,怎么能和她匹敌呢,先出去再说,忘奇也自然会救的。”

落樱被书童拉着一步一步的缓慢的离开了,呆呆的不舍看着忘奇,忘奇满眼也是眷恋不舍。那冰戏雪又一个滑行,直直得滑回到了自己的宝座上面。

出了洞门,才感到才到雪上,比踩到冰上要舒服的多,起码能站的稳了,在里面真的是太可怕了,从来还没体验过那种的站都站不稳的感觉。

“书童,我们该怎么办,感觉那白女子也不怎么凶悍,只不过她的滑行太厉害,忘奇也在她手中了。”

“不要急,我们应该先想办法,在里面能站的稳才对,不然我的本领和法术都用不上,怎么和她打呢。”

“那要怎么办才好?”

“我们先回先前的客栈,让那老板先给我们一些旧布,将鞋子包裹住,这样我们就不会在里面滑了,也就可以打败她。”

“好主意,我们快回去,好早一些救出来忘奇。”

“叫我说它还真是你亲弟弟啊。”

落樱冲书童的背上使劲一拧,两人便加快了脚步冲那先前的飘香客栈走了去。

“掌柜的。”

书童一进门就大喊了起来,他心中也是有些不愤,何曾遭过这样的大败,被欺凌的连别人的名字都没问出来,一定要重整旗鼓,好好将心中这口恶气出了才对。

那店小二走了过来。

“拿些旧布给予我们,让我们将脚包起来,替你们将那山上作恶的妖魔除去。”

店小二没有对说什么,将书童所要之物全拿给了他,二人纷纷将鞋子用布包裹许多层,虽走路不舒服,但这样却让他们再难以站不稳了。

重新回到了冰晶洞,书童与落樱二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那白女何在。”

冰戏雪听到这声音,甚是厌烦,没想到刚刚放了他们离开,他们竟然又重新返回了过来,将怀中的忘奇仍在一旁,跳下王座,滑行而去。

“听着,别给本女仙乱喊,本女仙名叫冰戏雪。”

“身为女仙,竟然不顾山下的百姓如何,只按自己的快意生活,一直下雪不止究竟何意。”

冰戏雪这次还想直接冲过来直接撞他们,可惜书童这次脚跟稳,一扇子将她扇到了一旁,落樱站在书童背后捏了一把冷汗。

“还挺聪明,还知道先让自己站稳再来找我。”

“那是当然,我说冰戏雪上仙,我是那紫竹山弟子书童,寻找大师兄路过此处,见这里山下的百姓都因长久的下雪都离开了此处,你能不能高抬贵手,将这里的雪景先暂收一段时间呢。”

“真是多管闲事,该从哪来赶紧回哪里去,你没资格与我讲此事。”

书童一看这女子虽美如画,但孤傲的厉害,不动手肯定是不行看。

用扇子就扇了起来了,伴随着地上的寒冷就冲冰戏雪身上过去了,哪知冰戏雪滑的极快,瞬间躲开,手中玉剑一挥,上面的冰棱瞬间在听命,几十只冰棱都浮在自己面前,尖锐的一面照准了书童,书童有些震撼,不知自己接的下这一招接不下。

扭转自身,扇子一挥,用出了绝技,竹破万里浪。

书童与那冰戏雪同时喊了声‘去’。

众多竹尖对众多冰尖,哗啦啦的纷纷落地了。

落樱还想像那次书童与野狼精打斗那次一样,自己悄悄的前去救下忘奇,而这次倒不行了,一点一点的向里走时,那冰戏雪执着手中玉剑便向落樱刺来。

“落樱...落樱...啊!不要!”

冰戏雪手持玉剑直插到落樱的胸口,鲜血不断的向外滴出,滴在了冰地上,冰地似乎不能与那鲜血相溶,一点不沾的向外流去。

书童怒发冲冠,使出混身力气,扇面换转,如刀如锯,向冰戏雪劈来,一刀蓝光而过,将冰地上直划一个大口子,猛烈的撞击到了冰戏雪的身上。

冰戏雪被打翻了好远,口中也流出了血,用剑撑着冰地上。

书童快速的跑了过来,点了落樱的经脉,让血先暂时不流出。

“落樱你怎么样,落樱你坚持竹。”

看着落樱现在如此,书童不知怎地,倒觉得比自己受伤的时候还要痛些,此时的痛,乃是心痛。

“书童你一定要救忘奇,一定要救忘奇。”

“好好,我一定会救忘奇的,咱们好好的养着它,把它养大,但你要坚持住,我将你扶出去疗伤。”

那旁边的冰戏雪看此时时机正好,忍着伤站了起来,挥剑在用着法术,集结了周围的所有寒气,白色的冷冰一起扑了过来。

落樱看到此处,使出所有的力气,猛然之间将自己搬到了书童的前面,书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再看时,‘咔咔咔’那冰戏雪的这招不是别的,正是准备将书童冰冻竹,结果那落樱替他挡了这一下,自己变成了冰块,纹丝不动的在冰块里待着了。

书童大怒,一跃而飞直直的要杀了冰戏雪以解心头之恨,但冰戏雪虽然受了重伤,身手依旧很敏捷。

执剑依旧能舞,抵挡着书童的招招处处。

书童怒气加身,不知道哪里来的如此快的速度,没过多少回合,便把冰戏雪打到了。

快速跑在了冰戏雪的跟前,将扇子放在它的脖颈处,扇子的边沿发了一道光,异常耀眼。

“杀了我吧,是我输了。”

冰戏雪将手中剑一仍,做出求死之状。

“你既身为上仙,怎能只顾自己不顾百姓,如此自私,你不配做上仙。快快将落樱身上冰块解开,否则我真要了你的性命。”

书童收回了自己的扇子,凶神般看着冰戏雪。

冰戏雪此时不知如何,到底要救了她,还是要杀了她,心中的冰冷之心开始了斟酌。

想着杀了她回去取雪令旗,只要雪令旗在手,这书童就不再是自己对手。

可是,他将自己打伤了而不杀了自己,自己真的要这么做么。

看着书童焦急地看着冰块之中地落樱,冰戏雪似乎知道该怎么做了。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不大范甘迪点评:

紫竹仙侠传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武侠仙侠小说推荐

  • 道初界

    仙界碎,流年坠,梦归来,九魂转世,九转踏天还。 一个现代社会的军官,在飞船失事之后竟然误入了修真界,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呢?在美女环绕的修真界,他是否会忘记当初那份爱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紫竹仙侠传

    二十年前,师傅清竹道长派灵童下山。 灵童救了家中惨遭灭门而独剩的玉瑶。 十八年后,玉瑶摇身一变,成了倾国倾城的摸样。 一份情,一份错爱,一个痴情的男儿,一个绝情的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裂魔威龙

    上古魔君潜入人间祸乱苍生,神州震怒。 天山少侠机缘巧合练就奇功,誓死追剿! ★★★★★ 巍巍昆仑傲天脊,雄雄天山藏道机。 阴阳太极旋天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剑魂情缘录

    往日夕阳纵横宇内,紫刀柔弓谁与争锋。开心的话无人能挡,沉默的人常伴我行。 来来来,看了这章,还有一章……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江湖纷争,有人叫我当盟主,我说我厌了。 倭人扰境,有人请我当将军,我说我乏了。 朝堂混乱,有人让我当皇帝,我说我倦了。 有人说江湖中有人在装逼,我说卧槽!扶我起来,

    龙雅人武侠仙侠 连载中

  • 剑凌九重天下

    “为了你,我愿独战天下!” 秦枫被断定为天生抗元素体的废材少爷,为了心爱之人毅然挡在她身前,面对天下诸强! “总有一天,我会凌驾于九天之上,成就新的神话!” 一个弃

    龙雅人武侠仙侠 连载中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紫竹仙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