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惊鸿一遇慕终身

时间:2019-11-13 11:18:10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汪澈 主角:安随遇,沈慕谦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精彩章节试读:

第28章

安随遇一向不喜欢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等服务生走后,直接切入主题。

安随遇:“我有个儿子,我姑姑跟你说了吗?”

对方明显的一愣告诉了安随遇答案。

安随遇:“不好意思,我其实没有结婚的打算,这次来赴约完全是被我姑姑烦的没办法。浪费你的时间,对此我感到实在抱歉。”

王力没想到安随遇这么直接,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是我应该说抱歉才对,其实相亲嘛,成不成是其次,多一个朋友也不错的,对不对?”

安随遇点点头,“嗯。”

王力是一个进出口贸易公司的销售经理,交际能力特别强,对着安随遇侃侃而谈。

安随遇是很乐意多交朋友的,毕竟他们做律师的,各个行业都可能接触。

告别时,王力问安随遇要手机号码,安随遇想,既然对方表明只做朋友,那留个手机号码也没什么。

其实打安随遇从公司楼下往咖啡厅走的时候,沈慕谦就看见她了,纳闷她家明明在这个方向,她怎么往那边走,于是就跟过来看看。

进来后大概猜到了她是来相亲的,心里挺不爽的,说他不适合,难道随便相亲的陌生人就适合?

沈慕谦找了个犄角旮旯静静地看着她,看他俩聊得开心,心里更不爽了。

这会儿看那男的居然问安随遇要手机号码,明显是想再见面啊,而安随遇居然还要给他留电话???

沈慕谦可不答应,三两步跨到安随遇身边,将她楼到怀里,很亲昵地问道:“等很久了吧?走,回家。”

也不等安随遇反应,直接拉着她出了咖啡厅。

想留电话?哼!没门。

安随遇挣开他的怀抱,瞪了他一眼。

沈慕谦也不在意,随手接过她的公文包,这是要送她回家。

自从‘跟踪’事件之后,安随遇再也不敢住父亲那儿了。

她知道她拦不住沈慕谦,那么被他发现安然也是迟早的事。

她只好在父亲所在小区的对面,另外租了个一居。算是为了唬住沈慕谦吧!

所以这会儿沈慕谦要送她,她也没再拒绝。

两人本都不是善于聊天的人,谁都没有为了找话题而刻意说话。

就这么顺其自然地静静走了一路,居然丝毫没感觉到意料之中的尴尬。

临到小区时,沈慕谦看她走的路不对,有点疑惑,“咦?不是走这边吗?”

安随遇:“那是我爸那,我自己住这个小区的。前阵子我爸身体不太好,为了方便照顾他,我搬回去住了一段时间。”

沈慕谦:“哦,所以你之前一直跟你爸一块儿住?”

安随遇:“有什么问题吗?”

沈慕谦心想:那应该就是真的没男朋友吧?之前为了那个半夜还在她家逗留的男人呕了好几天。

呵呵……如此便好,如此便好。一个人住好啊!说不定等会儿耍个赖就能混上去喝杯咖啡呢!

沈慕谦是这么想的,嘴角也掩藏不住的翘起来。

安随遇瞥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高兴的。

到了楼下,安随遇伸手去接公文包,被沈慕谦躲开。

沈慕谦:“我送你上去吧!”

安随遇:“不用了,也不重。”

沈慕谦:“那你也不请我上去喝杯茶吧?”

安随遇:“赶紧回去吧!时候不早了。”

沈慕谦撅着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现在好渴啊!我就上去喝杯水。”

安随遇:“小区门口左转,有家甜品店,也供应各自饮料。”

安随遇也没再跟他多磨叽,接过公文包,直接走了。

沈童鞋,有点得寸进尺了哈!不是每次装可怜卖萌都管用的。

你也不想想,单身女人请男人上去喝茶这种事,怎么可能是安随遇的风格?

---------------------------------------------我是得寸进尺的分界线----------------------------------------------

安然的幼儿园举办秋季运动会。

安然已经是大班了,这是他们在幼儿园期间最后一次运动会。

班里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来参加了,唯有安然,只来了妈妈。

运动会有些项目是亲子项目,需要家长跟小朋友一起合作。

安然个头大,运动细胞也发达,普通的项目基本都拿了第一。

可亲子项目,有家长背着孩子的跑步比赛,有袋鼠试的爬行比赛,还有家长驮着孩子的抓气球比赛……

别的家庭都是爸爸和孩子比赛,妈妈摄像。

安然只有妈妈,而且安随遇比较纤瘦,安然个头又那么大,背着他抱着他连走路都有问题,更别提比赛了。

所以所有亲子项目,安然基本都拿了倒数第一。

孩子的好胜心是很强的,输了肯定不开心。

安然其实内心还是希望自己能跟别人一样,有个爸爸,只是平时怕妈妈伤心,掩藏着。

而今就因为没有爸爸,所以才拿了倒数第一。

比赛结束后,他眼泪汪汪地问安随遇:“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只有我没有,我的爸爸到底去哪儿了?”

孩子这样,安随遇也难过,她很想告诉他,“其实你也是有爸爸的,就在这个城市。”只是妈妈自私,不敢让你们见面,对不起……

------------------------------------我是‘安然想要爸爸’的分界线-----------------------------------

对于沈慕谦,安随遇有一种无力感,他似乎认定了她,面对她的拒绝,冷漠,他依然我行我素,但这又安随遇内心有点感动。

这天,安随遇回通达国际资料室查询卷宗。

两人约好了七点一起走的,沈慕谦早早地就在楼下等安随遇下来,却迟迟不见人。

眼看已经七点半了,于是拨通安随遇的手机。

第18章

沈慕谦一把抓住他戳在自己胸膛的手,向后一扭,就将对方的胳膊卸了下来。

在他们反映过来之前,一拳砸向了貌似大哥的那个小混混。

另外几个见状也上来帮忙,“敢打我们大哥,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

十分钟之后,几个小混混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其中一个掏出电话,正在喊救援。

这时夜店老板也闻讯赶过来,一看是沈慕谦,连连道歉。

䁖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几个人,一巴掌甩在“大哥”的脸上,口中怒骂:“你不想混了是不是,知不知道他是谁?”

该夜店的老板,是附近几个场子的老大,那几个混混,虽然不知道沈慕谦是谁,可一看夜店老板看见沈慕谦时,点头哈腰的架势,就知道沈慕谦来头不小。

几个小混混立马变了脸色,“大哥,不好意思,不知道是您的马子,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安随遇不知道的是,半个多月之后,这几个小混混都下了大牢。

小流氓嘛,身上都有点事,要么打过劫,要么伤过人,想要整他们,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沈慕谦陪着安随遇回到雅座,安随遇脸色不是太好看。

沈慕谦:“你没事吧?”

安随遇本来就不愿意在这地方呆,这会儿又惹来这么大的麻烦,更不愿意呆了。

安随遇:“没事。”

她拿起自己的东西,“已经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的招待,再见。”

沈慕谦:“好,那我送你回去吧!”

安随遇:“不用,你留下来继续玩吧!别因为我,扰了你的兴。”

沈慕谦:“没事,反正我也不喜欢这里,正想离开的。”

安随遇:“真的不用,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想再麻烦你,我找朋友过来接就行。”

安随遇巴不得躲得他远远的。

沈慕谦看她态度坚决,也不好勉强,只好提议送她下楼。

安随遇家离公司不太远,平时都尽量步行上班。

可今天玩的地方离家稍微有点远,这个地方也不太好打车,出夜店后,安随遇给顾惜哲打了个电话。

安随遇:“他马上就到了,你上去吧!我自己等就好。”

沈慕谦:“没事,我陪你等,我等会儿也要回家了。”

安随遇没再多说什么,可是跟沈慕谦就那么干巴巴地站着,好别扭,好尴尬,好想找个借口逃开。

十几分钟后,顾惜哲的车就来了。

安随遇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奔向顾惜哲。

远远地,沈慕谦看见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人下车,接过安随遇手里的包,帮她开门。

两人笑着说着些什么,然后安随遇回头冲沈慕谦摆了摆手,说:“我走了,再见。”

沈慕谦还没来得及走近,安随遇已经钻进车里,他只好远远地拜拜手说:“嗯,拜拜。”

沈慕谦看着渐渐走远的车,满脸苦涩:“那是你男朋友吗?刚刚是在跟他打电话吗?你看见他时,那么迫不及待地奔向他,你很爱他吧?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笑,两眼弯弯,多么迷人(其实只是终于可以摆脱包袱时,轻松的笑),却是对着自己的情敌。”

他的眼神蓦地变的悲痛而阴郁:“你们在一起很开心吧?可是,安随遇……怎么办?看着你们开心我很痛苦,我不想让你们开心,我很自私,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无论你是不是有男朋友,就算你结婚了,我也要得到你,你……必须是我的。”

之前虽然不知道她身处何处,无从找寻,但沈慕谦潜意识里,一直很笃定地认为她是属于自己的,以前是,以后也只能属于他。

他第一次见她时,就感觉有一股清新的暖流,流淌于心间。

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已经等了她三生三世。

安随遇回到家时,安然已经睡着了。

她将安然紧紧地搂在怀里,轻轻在他耳边说道:“宝贝,我今天遇见你爸爸了。”

“虽然你嘴上不提,可我知道你是很渴望父爱的,每次你看到别的小朋友跟爸爸玩的很开心的时候,你总会停下来多看几眼。”

“可是宝贝,对不起,我不能让他知道你的存在。”

“如果他只是普通的上班族,拥有普通的背景,普通的家世,我会很乐意告诉他你的存在,让你也跟别的小朋友那样,可以享受父爱。”

“可是宝贝,他的背景太强大,原谅妈妈的自私,我不敢让他知道。”

“我怕他会跟我抢你,他们那种豪门,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子孙流落在外的,而我……抢不过他。”

“你是我的全部,我不能失去你。我也不能冒任何失去你的风险。”

沈慕谦接连几天都心不在焉,这几天他工作之外约安随遇,都被她各种借口拒绝。

活了半辈子了,第一次追女孩,就碰上了安随遇这样荤素不吃油盐不进的,他不知道该怎么把握这个度。

过于猛烈的追求怕是会吓着她,以他对安随遇的了解,她肯定会逃得远远的。

太温吞又不符合自己的行事风格,而且他恨不得立刻马上得到她。

经过那天对她的观察,他发现安随遇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冷漠。

越熟的人,她的态度似乎越热络。

所以他不想鲁莽行动,他在心里默念:安随遇,对于你,我志在必得,所以不着急,我们慢慢来。

沈慕谦今天打听了通达国际的上班时间,上午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

盛世集团的上班时间是上午九点半,到下午六点半,上下班时间不一样,怪不得之前一直没遇上过。

中午吃饭时间都是十二点到下午一点。

盛世物业楼一到五层是员工餐厅,十二点时,沈慕谦喊陈子墨跟他一起去员工餐厅吃午饭。

陈子墨“啊?”了一声,以为自己听错了,沈慕谦从来没有去员工餐厅吃过饭,今天是怎么了。

唉……没办法,老板发话了,只能照办。

虽然他也不喜欢去那,人太多,动不动就得排队。

到员工餐厅后,沈慕谦找位置。

其实他不用找,员工一看见他,立刻主动给他腾位子。

中国好助理陈子墨,不等沈慕谦吩咐,问过他想吃什么后,自觉地去排队。

陈子墨低头吃着饭,却发现沈慕谦心不在焉,吃两口,抬头四周张望,吃两口,又抬头张望。

陈子墨还以为太子爷在‘视察民情’呢!没太在意。

沈慕谦张望数次后,视线定在他身后的某个方向。

“看什么呢?”陈子墨嘀咕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安随遇和李一帆正端着餐盘,左顾右看地找位置。

陈子墨心中暗想:“你小子,还以为你是为了体验‘民间疾苦’呢!原来动机不纯啊!”

陈子墨冲他们招手,“安随遇,李一帆,这边。”

李一帆正愁找不到位置,安随遇拉了拉他的袖子,轻轻摇头表示不愿意去。

李一帆知道沈慕谦对安随遇有意思,正乐得撮合。

李一帆:“我们转一圈了,哪还有位置啊?而且人家好心招呼我们,不去不好吧?”

是不太好,安随遇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李一帆,坐到他们那桌。

沈慕谦跟安随遇点头微笑,安随遇以微笑礼貌回应。

李一帆一坐下就开始抱怨,“这位置可真难找,转一圈了,幸亏有你们。沈总监居然也来挤食堂?”

沈慕谦:“这不错啊!多热闹,菜色也不错。我经常来的。”

陈子墨一口饭差点喷出来,这人,为了泡妞,真能瞎扯。

李一帆:“是吗?之前没见过你啊!可能人太多了吧!”

沈慕谦看向安随遇的餐盘,剁椒鱼头,红灿灿的一片。

沈慕谦:“这很辣吧?你这么喜欢吃辣?”

安随遇点点头,“嗯!”

李一帆:“她啊!无辣不欢。”

陈子墨:“哇!吃这么多辣,不怕上火吗?”

安随遇:“我已经吃出抵抗力了。”

李一帆:“我看过她干嚼朝天椒。”

沈慕谦和陈子墨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安随遇。

想不到这么沉静清冷的人,居然这么爱吃辣,那么热情如火的东西?

安随遇摇头叹息,“像你们这种不吃辣椒的人,错过了多少美食,而且辣椒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对皮肤很好。”

陈子墨:“怪不得你皮肤这么好。”

沈慕谦:“你不是北京人吗?怎么会这么爱吃辣?”

安随遇点点头,“嗯!北京人爱吃辣很奇怪吗?我妈是南方人。”

沈慕谦:“我能尝尝吗?”

安随遇讲餐盘往沈慕谦推出去一点,“当然。”

沈慕谦夹了一小筷子放进嘴里,几秒之后,脸皱得跟包子似的,找水喝。

他现在的样子像极了安然。

安然有一次看妈妈吃麻辣鸭脖,一副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他非闹着要吃。

安随遇就撕了一小点给他,结果就成了沈慕谦现在的样子。

想到这,安随遇不禁嗤笑出声。

刚灌完水的沈慕谦见她笑,虽然出了点小丑,不过能逗得美人一笑,也算是值了。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叶落若相随点评:

惊鸿一遇慕终身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这一部的文笔比棺门鬼事要细腻成熟了很多,赞!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推荐

  • 元气小甜妻:男神,kiss请闭眼

    秦小雨大概是遇到了假的男神。他是哥哥介绍给她的朋友,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抱又搂又亲。贾凯言长得好看,贾凯言家权势滔天,贾凯言是实实在在的男神!可是贾凯言是男神关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女人,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一遇难言

    什么是我爱你? 命中注定。 什么是你爱我? 三生有幸。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冷面总裁霸道爱

    N大中文系教授任东伟与唐淼青梅竹马,新婚第二天,任东伟遭遇车祸,尸骨无存。唐淼含悲远走异国,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儿芭拉的订婚宴上邂逅酷似任东伟的男子,HW地产总经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陪你静看时光

    八年前,纪梳悄然离开,与所有人断绝了往来。 八年后,沈嘉迟步步紧逼,她狼狈后退。 他说:我很懒,所以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她说:爱情永远不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早已回不去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惊鸿一遇慕终身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 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 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惊鸿一遇慕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