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本王可能爱上了假男人

时间:2019-11-13 11:17:45 分类:幻想异能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浪荡小儿 主角:萧世宗,文岚,陈钦

傲娇者,陈钦,九王也。生得俊俏,是个风流男儿。智谋者,奸商也。生得平凡,是个狡诈女儿。咳!九王真是无耻之辈,偶然得知了奸商的女儿身份,暗里偷摸了奸商身子不说,还

精彩章节试读:

第19章 入潮州论崖山

在三日后的未时左右,陈钦等人夜以继日,终于抵达潮州城门外。

却不想,被拒之城门之外,不让他们进城。

陈钦拿出王爷令牌,也无济于事。

其九从怀中拿出圣旨,喊道:“德亲王奉皇上旨意,携众人来潮州平乱,尔等速速打开城门。”

那城门上的士兵,瞧着那明黄绸缎,喊道:“我等尚未接到朝廷有人来援,请众位待我等核实后再作谈。”

众人除了等,也别无他法。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城门大开,潮州巡抚将陈钦等人迎进城门。

那潮州知府道:“下官潮州知府,李幽,恭迎王爷!叫王爷久等,还请王爷恕罪。”

“哼。”陈钦冷哼一声,单手牵着缰绳,双腿夹了夹马肚子,神态倨傲的自那潮州知府面前而过。

李幽素闻九王桀骜不驯,为皇帝所宠爱,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李幽脸上不禁浮起一丝笑容。

李幽为陈钦等人,领路,安排住处,稍作休息。

酉时,李幽设宴,宴请陈钦、李垚、文岚等人,以及潮州官员,一同商量如何对付起义之人。

李幽指着一男子向陈钦介绍,道:“这位是潮州知州,秦封。”

秦封向陈钦问安。

陈钦点头,看了秦封几眼。原来,这潮州贪腐一案,牵扯的便是以前知州吴昊为首的官员。是故,多看了几眼。

李幽又介绍一男子,道:“这是潮州守御所千总,付滨。”

付滨向陈钦问安。

陈钦亦是点头。

李幽后又介绍了几人,那几人一一向陈钦问安。

陈钦点头,后扫眼在座之人,问李幽:“这起义军之首为谁?现在在何处?”

李幽道:“这起义军领头人叫张雬,原是县衙衙役,后因犯了过错,被除名了,一直怀恨在心,因此暗地拉帮结派,形成了反对朝廷势力,而今,不断茁壮强大,不容小觑。是故,这才上报朝廷,为除民害。”

陈钦闻言,皆是些无用之语,面色已有不悦,问道:“起义军现在在何处活动?”

李幽看了看陈钦,道:“在临近汾州边界的城西崖山。”

陈钦问道:“你可带军与其交战过?”

李幽点头,道:“崖山是座天然屏障,地势陡峭,易守难攻,且张雬诡计多端,是故,我军屡战屡败,损失惨重。”

陈钦闻言,眉头紧锁,问李垚:“李指挥使,可有把握攻下崖山?”

李垚面色沉重,沉思良久,道:“下官未见崖山地势,并无十分把握。”

陈钦对李幽道:“还不速速命人将地图路线呈上来。”

李幽得令,即刻令人将战场沙丘图给抬了来,随后,一一向陈钦等人解释。

文岚看这李幽对这路线图了若指掌,何处有利于隐蔽,何处有弊于交战,亦是如数家珍。这叫她心底不禁疑惑,这般熟悉地势的人竟然都屡战屡败?那起义军势力有多强大?难道起义军并非乌合之众,而是训练有素的强兵?如此一想,不禁毛骨悚然。

文岚暗地打量李幽,见他四十左右,古铜肤色,粗眉利眼,双手有些皲裂,且虎口藏有老茧,不像是养尊处优的达官贵人。再看打扮,身着官服外衫,但内里却是穿的行动方便的胡衣裤,这该是一个知府平日里所穿的服饰吗?显然不是。他此番打扮,可能是因突闻朝廷来人,一时匆忙,来不及换上全套官服?那么一个远行坐马车,近访有小轿的知府大人,为何要穿方便行动的胡衣胡裤?

要知道这胡衣胡裤,是自周武灵王因战争需要而推行的兵家服装,一直流传至今,大多达官显贵皆以着胡裤为耻,只因穿衣裤的都是需下地劳作的平民百姓!

文岚细思极恐。

李垚问:“起义军大概有多少人马?”

李幽答:“五千左右。”

李垚心底一惊,竟发展如此迅猛?已有五千人?想他带兵前来不过三千!又问:“李大人能聚集多少精兵?”

李幽答:“约莫八千。”

李垚道:“今夜我带几人去察看地势,再决定何时出兵平乱,王爷,你看如何?”

陈钦并不太知晓领兵打仗的事,此行目的不在领军平乱,而是在于清除腐败势力,于是道:“本王此行虽为御封大使,但行军打仗还是李指挥使在行,军中行动,由你来决策便是。”

李垚听了这话,便可大展拳脚了,便道:“属下领命。”

后酉时三刻,李垚领着文岚、江平指挥同知二人,以及武骞等指挥佥事四人,以及三十骑兵,前去勘察地势。

越临近崖山一带,路面越窄越陡,且怪石甚多,并无空旷平地。

文岚越向崖山前行,越觉得这崖山尤为古怪,也就多了个心思,仔细留意。

李垚、文岚等人走了约莫半个时辰,还未到崖山中心。

文岚发现了异状,对李垚道:“头儿,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一直在原地转悠?”

李垚也意识到了这情况,面色有些凝重,翻身下马,从怀中掏出打火石,点火观察,也并未发现有何异处,甚是不解。

江平问道:“莫不是设了迷魂阵?”

李垚道:“所谓迷魂阵是因地势的倾斜,加之相似的建筑而形成或方或圆的道路,这样就叫人难以辨别东南西北,容易迷失方向,所以走来走去,还是绕回原地。现在月亮还没出来,我们原地休息片刻,待月亮出来了,再辨方向。”

闻言,众人皆翻身下马,稍作休息。

文岚道:“不知可有其他路线可直达崖山中心,若是对战之时经此路而去,因不知地势,我军定会有损兵力。”

江平道:“如果我们今日把地势摸透,来日领着军队前进,又怎会损伤兵将?”

文岚摇头,道:“仅凭一回,如何能摸透地势?作战不可操之过急,否则,适得其反。”

江平不喜文岚说教语气,反驳道:“作战讲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若是仔细研究一番,待敌方有所察觉,必定有所防备,我们便失去了可趁之机。”

文岚道:“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此时,我们对敌军一无所知,若是只凭一时之气,便率军作战,这岂不是将士兵生死弃于不顾?”

江平道:“那文大人可有万全之策?”

文岚摇头,道:“并无。”

江平大笑一声,道:“若是领兵之人都如文大人一般,畏首畏尾,难成大器。”

文岚闻言,一笑置之,不再言语。

李垚听着这二人各执一词,心里也是两头摇摆。他虽征战沙场数年,但皆是有将军指导,他不过是执行之人,是故,这领兵作战当指挥还是头回。他自然是希望能大获全胜,以保他官路亨通。

本以为起义军不过是贫苦百姓组成的乌合之众,一举攻下自是不在话下,但眼下,情况恐不如他想象般那么简单,他还真不好抉择。

戍时,月亮好似个害羞的小娇娘子,将露未露,尤为朦胧。

李垚看着地上的人影,再观稀疏星辰,确定了在是东南边,回城里,就该走东边,于是上马掉头,领路而回。

李垚等人是该庆幸,今日发现这状况发现得早,并未深入崖山中心地带,否则,那便是瓮中之鳖,任人斩杀了。

第27章 崖州兵败求援

隔日,陈钦悠悠转醒,只觉后脑沉痛,低声咒骂。撑起身,欲问罪文岚,一观室内格局,乃是自给卧房,不禁生疑,他不是在文岚屋里吗?

陈钦便出声喊其九。

不久,其九便入房来,问陈钦有何吩咐。

陈钦问:“本王记得本王昨夜里乃是在文岚房中,何故今早却转地了?”

其九答:“您昨夜里累着了,沉睡了过去,是我们将您给背回来的。”

陈钦抚着发疼的后颈,眯着双眼思忆,累得沉睡了?哼?他可记得昨夜那鬼说有蚊虫爬行于他颈,后就晕了去的,定是那毒妇对他使了些见不得人的招数,他这才晕了去的!

这妇人真似匹顽劣野马,本王还不信不能将她给驯服了!哼!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算计本王!

“你去把文岚给本王叫来,本王有事问她。”陈钦对其九道。

其九不知他家王爷为何刚醒,就急于见文岚,这…这…这二人莫不是已情愫暗生?“王爷?我先替您束发穿衣了,再去寻文大人罢,可好?”

咳!其九真是想岔了,陈钦这哪是暗生情愫?他可是想着兴师问罪呢!

陈钦甚是不耐的挥挥手,道:“本王叫你去,你就立马去!哪来那般多的废话!”

唉!其九无法,只好依言去寻文岚。

这文岚还未等到,李幽却先来了。

原是今早有一士兵来府报前方军力不敌叛军,请求支援。

李幽连忙将此信告知陈钦。

陈钦一听此消息,大骇!竟不想真被文岚给料中了!生怕那鬼又使小性子,其九无法将其请来,也顾不得衣冠不整,忙吩咐暗士速速将文岚请来,共商对策。

陈钦问那士兵,“战况如何?”

那士兵答:“甚是惨烈!付大人军队全军覆没,李大人同武大人的军队还能抵挡一二。”

陈钦闻言,也不知是恼怒,还是担忧,问道:“既然军力不敌叛军,为何不退?岂不是白白牺牲我军士兵性命!”

士兵道:“不是不想退,而是根本退不出来!崖山地势太诡异了。”

陈钦想一人能出,士兵们应该也能出罢,便问:“为何你出来了?”

士兵不假思索的答,“李大人是安排小的是在崖山外驻守,是故并未入崖山。”

陈钦又问:“那你是如何得知付大人全军覆没的?”

那士兵答,“我们行兵打仗都会安排人在外驻守,攻敌士兵不论是成是败都会吹号角,不同的号角有代表不同的讯号。”

陈钦愁眉不展,心底也有些慌张,看了看外头,还未见文岚来,又是不悦。问李幽,“依李大人看,该怎么办?”

李幽面带虑色,暗思一番,才道:“眼下城中精兵只剩四千,且防守各个要塞需约莫一千,如此便只剩下三千。将三千精兵召集起来,前去支援,怕也是杯水车薪啊!”

陈钦背着手,双拳紧握,隐于袖中,难不成要不管不顾?怒道:“李大人的言外之意是见死不救?”

李幽尤为惶恐,道:“下官不敢有此意,若要支援,还得向邻州借兵。汾州便是最佳选择,这汾州位于崖山的东南部,与崖山仅相隔一条赤河,若从汾州借兵,朝崖山的西北部进攻,定能叫那些叛军出其不意!”

陈钦对军事不甚太懂,不敢发号施令,唯恐添乱,是故心中摇摆不定,盼着文岚赶紧来,给个建议。

李幽以为陈钦在琢磨这汾州借兵的可行性,于是又道:“若是从随州借兵,便大费周章,士兵从随州赶来潮州,定是风尘仆仆,劳力伤神,且其中恐耽搁时日太久,我军撑不到那时候啊!”

陈钦听李幽这话言之有理,但也没敢一锤定音,只盼着文岚快些来。

你若问这陈钦,身为一王爷,危急关头,为何不能果敢行事?只因他不擅军事,且不能凭一己之意,就草率决定,这是对几千士兵的性命不负责。那又为何,盼着文岚来做决策?因为他凭借着文岚的预言,潜意识里相信文岚是有智谋的,比他懂军事,做出来的决定自是更有利于眼下状况。

好半晌,文岚才一跛一跛的来,不紧不慢。

陈钦见了文岚,好似溺水之人见了救命稻草般,急切的迎上去,道:“你怎才来!”

文岚懒洋洋的道:“王爷恕罪,腿伤未愈,不能健步如飞。”

陈钦眼下懒得跟文岚贫嘴,直道:“我军前来求援,该如何是好?”

文岚目不转睛的看向陈钦,能见他眼中的焦虑之色,问:“王爷可与李大人有商量?”

陈钦点头,道:“李大人建议从汾州借兵,直攻崖山。”

李幽附和道:“这汾州与崖山只相隔一条赤河,若是渡船而过,就直入崖山西北部。崖山一旦四面受敌,定如秋后蚱蜢。”

文岚微微皱眉,找了把椅子,坐下,道:“此事不可过于着急,还需从长计议。”

陈钦质问道:“从长计议?你可知晓一炷香一盏茶的功夫就有多少士兵成为亡魂?”

文岚道:“那即刻领兵支援,难道不是又添亡魂?有烽火便有牺牲!难道王爷不知?”

陈钦深呼吸一口,强迫自己冷静,问道:“那眼下当如何?”

文岚脸色很是淡漠,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道:“我并不知晓当如何?”

陈钦见文岚这般态度,不禁对她大失所望,道:“算是本王看左你了。”

文岚闻言,垂头不语。

陈钦便对李幽道:“李大人,本王命令你即刻启程,前去汾州借兵,攻打崖山,援助我军。”

李幽一听,这可不是个好差事,万万接不得,于是道:“能得王爷命令,前去汾州借兵救众将士性命一事,下官实在是万分荣幸,定当竭尽全力而行之,但下官若是离了潮州,这州中事务谁来处理啊!”

陈钦一听这推辞之话,不由得火冒三丈,道:“你去几日,这潮州便能翻了天不成?”

李幽道:“王爷息怒,下官并非此意,与叛军交战,眼下潮州百姓还未波及,万一叛军大败我军,想攻取潮州,那城中百姓定是苦不堪言,四散而逃,下官眼下之急便是要将城中百姓转移,避免无辜伤亡。”

陈钦不耐听这些,怒道:“你们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平日里吃好用好,享尽朝廷恩赐,一到关键时刻,需用人之际,便如那缩头乌龟。”

文岚道:“炸山罢!”

陈钦惊异的看着文岚,道:“炸山?”

文岚点头,道:“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崖山之所以难攻克,无非就是地势奥妙,若将崖山夷为平地,那么崖山的优势就不复存在了,打败叛军也就简易多了。”

陈钦闻言,将此视为可行之策,有几分欣喜,带着跃跃欲试的口吻问:“如何炸?”

不待文岚言语,李幽就反对道:“暂且不论何来火药,即便是火药齐全,也是万万炸不得的。将崖山给炸了,那潮州半座城都给炸没了,定会导致地方土地坍塌,赤河之水泛滥,造成洪荒之灾,如此一来,百姓流离失所不说,今年秋收定会颗粒不收,这叫百姓如何生存?”

文岚闻言,摊手表示无能。起身,向外走去。

陈钦问:“你去哪儿?”

文岚道:“如厕!”

陈钦霎时间面红耳赤,道:“赶紧回来商量对策。”

文岚说好。

可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文岚依旧未出现。

陈钦对其九道:“你去看看文岚为何还没来!”

话音刚落,就想起这文岚是个女儿,叫其九去看不大合适,于是对李幽道:“你好生想想该如何对策,本王去去就来。”

“是。”

陈钦火急燎急的向外边走去,去寻最近的茅房。

好半晌才到,陈钦在外边喊了几声文岚,无人应答,想她该不是掉坑里了罢?又试探性的喊了声:“文岚?”

无人应答,于是命其九去看个究竟。

其九心底可是百般不愿的,但又不能违抗命令,屏着气息,拉开门往里瞅,里边哪有文岚,半个人影儿都没有,于是赶紧掩上门,退了几步,转身对陈钦说:“文大人并不在里边。”

陈钦听言,心底大约也估计到了,被她给耍了。

这不,带着怒意,朝文岚的房间走去。

到文岚房门口,也不招呼,尤为粗鲁的一脚将门给踹开了,怒气冲冲的朝内室走,果不其然,就见躺在榻上的文岚。

陈钦心中有火,眼看着桌上的茶盅,拿起来就朝文岚砸去,还喊道:“好你个阳奉阴违的家伙!把本王的话当耳边风了不成?来人啊!将她拖下去,杖打五十大板!”

因陈钦用力过猛,那茶盅并未砸到文岚身上,只是溅了些水在身上。文岚心道:还好没砸中,不然可有得受了。

还不待文岚起身,有两个暗士就上前擒住了她的肩膀,作势要拉去外边杖责。于是,文岚对陈钦道:“王爷,有话好好说。何必动粗?”

“哼,本王不动粗,怕你不长记性。”陈钦尤为恼恨文岚的叛逆,凭仗着他待她宽容,总是在他跟前耍些小聪明,行为也愈发乖张!今日这新账旧账,一同算!受了板子,倒看她气焰消不消!

“冤枉啊!王爷,你且先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要不要惩罚我,如何?”

咳!文岚这回是真个叫陈钦冤枉了,文岚这回哪是耍滑头!她是见着事关重大,对李幽有疑,不愿与其共谈,这才借机回房的,是因她笃定陈钦会寻来,却不想惹恼了陈钦,要挨板子!

“本王不想听你的花言巧语,你休想再蒙骗本王!来人啊!给本王拖下去!打!”

文岚见陈钦是动真格了,于是道:“横竖都逃不过一顿板子,是前是后,又有何区别,何不先听我把话说完?”

那二暗士正拖着文岚往外走,又见陈钦置若罔闻,喊道:“王爷,难道不想听听我对援军一事的看法?”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速度快福点评:

本王可能爱上了假男人人物形象生动,谈吐幽默风趣。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幻想异能小说推荐

  • 锁君心:妃愿长存

    一夜荒唐,她失去了少女最珍贵的东西,却没有等到那许下承诺之人。 “带着这个到京城来找我,现在我不方便带着你,如果你敢不来,我会亲自来找你的。” 额头的轻吻仿佛成了永

    龙雅人幻想异能 已完结

  • 六界独尊:美人心

    “这两个孩子随着月光和白雪出世,就叫她们纳月,迎雪吧!” “这两位公主命中注定不会平凡,特别是九公主,望陛下认真教养,是恶是善就看九公主的造化了!” “颖儿,我真的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抢婚101次:娇妻别想逃

    被抢婚100次,只能认命留下。 一夜过后,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再度带着孩子逃跑再嫁。 “你肚子里都怀着我的宝宝了,还要嫁给别人?”某总裁森然挑眉。 “那又如何?”她负气嘟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极地异煞

    南极洲大陆的科研基地发生恶性事件,一行军人奉命调查搅入其中不能自拔。 灵异事件!时空转换!空间叠加!外星生命!UFO!科研怪物!比比皆是! 科研基地地下暗河洞穴更藏杀机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霸道老公花样多

    池荞花了一辈子的运气遇到了赫深。 她分手,负债,众叛亲离,无家可归,赫深收留了她。 他把她带走,给她天底下最好的东西。 她以为自己是他心中的白月光,后来才发现他心中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相互吸引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你爱得这么执着,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但是你就是那么的吸引着我,你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背影,一个回

    龙雅人幻想异能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本王可能爱上了假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