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岁月如歌你如酒

时间:2019-11-12 15:44:07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江挽月,顾明琛

从前的江挽月觉得,为钱出卖身体是最不耻的事。可现在躺在顾明琛身下的她时常在想,钱真是个好东西。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林琪的到来

翌日。

第一束光打到江挽月脸上时,她还在熟睡状态,保姆先惊醒,随即拉上了窗帘替她挡住,让她继续休息。

江挽月最近特别嗜睡,总是醒的很晚,怀了孕的人可能都是这样,不过这也挺好,她也不用刻意去想怎么打发过这些日子。顾明琛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孕妇要时常走动,便吩咐了保姆们带她去后面花园里走走,但绝对不能超过这个别墅。

江挽月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后宫娘娘,走到哪里都有几个丫鬟小心伺候着,可她却没那个闲情雅致去赏花。

花园里有设计师做的秋千,精巧细致,江挽月走的累了,便坐了上去,微风吹着,阳光不热,她有一瞬间竟然觉得生活很美好。打胎的钱她全部退给了杂志社,反正她怀了孕也做不了书模,主编也很理解地没有再说什么。

江挽月现在要做的事,连她自己都还没想想好。正当她在享受这好不容易偷来的悠闲时光,面前却突然来了一个她一点也不想见到的人。

“挽月,最近好吗?”林琪的妆容一如既往的精致好看,只是她那副假惺惺的嘴脸总是让人反胃。

“我很好,不用你操心。”江挽月扭过头去,不想再看她一眼。

“我听说,你最近不太爱吃饭啊?怎么,是胃口不好吗?”

“我胃口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死了,最开心的人不应该是你吗?”

“咳咳。”林琪干咳了几声,还是硬着头皮找话题道:“瞧你这话说得,我根本没有那么想过。”

“你有没有想过,和我无关。”江挽月站了起身,抬头笑着迎合道:“你就不用再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有事的话就直接说,想让我离开就去找顾明琛,如果顺利的话,我说不定还得感激你放我一条生路呢。”

江挽月说着便没了吹风的心,转身欲走,林琪看到她动身的一瞬间,心底的恶念全部涌了上来,她坏心眼地伸出了脚,江挽月一个没注意直接摔了下来。

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她竟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只是用力过猛,她尽力翻身的时候还是扭伤了脚踝。

保姆吓得心惊肉跳,赶紧过来搀扶,林琪也佯装毫不知情一样凑过来查看伤情。

小保姆赶紧打了电话找医生过来自己检查,江挽月的脚动一下便疼得冷汗直冒,医生看完之后开口道:“胎儿一切正常,只是脚踝受了伤,需要静养一段日子。”

林琪在旁边听到这个消息恨的牙痒痒,心里想道:这个女人怎么每次都能这么侥幸,可她表面还是要装作一副可喜可贺,老天保佑的样子。

顾明琛从公司回来后便听说了这个消息,他进门的时候江挽月已经睡了下去,顾明琛不自觉放缓了脚步,坐下来查看她的腿。

江挽月的睡眠极不安稳,一点点动静都能将她吵醒,她睁了眼坐起来问道:“谁?”

顾明琛喝了点酒,不知为何,直接用嘴封住了江挽月的问题,吓得她脊背一僵。

“你干嘛?”

“你就当我没来过。”顾明琛放开了她,心底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没说什么,关了门直接回了房间,留下江挽月一个人坐着,想着刚刚的那个吻发呆。

这边的顾明琛也没好到哪去,满脑子都是自己刚刚为什么不受控制的去吻她,生气于自己为什么又要被她牵着鼻子走了。心情烦闷的顾明琛,用冷水澡冲醒了自己,抽了几根烟才睡觉。

这两天他的心思都放在了江挽月怀孕的事情上,对林琪便没怎么关注,所以当林琪主动说要去照顾江挽月的时候,顾明琛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丝丝轻松,起码,林琪不需要他的任何解释,大方又懂事。

“你去吧。”顾明琛揉了揉脑袋,回复了林琪的消息,便又投身于工作中。

林琪得了批准以后,便拿着跌打药来到了江挽月身边,一口一个对不起的求江挽月原谅。

江挽月心里像明镜一样,却也不多说,她淡淡开口道:“你就放在这吧,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很了解,你不用在我面前装。”

林琪放药的手抖了一下,却还是佯装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道:“你说的,我听不太懂,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过来看你。”

林琪走了以后,江挽月看了看桌子上的跌打药,却没有一点治疗的欲望,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好了。

第11章 曾经自由应如是

初春时节,草长莺飞,京城好像一夜之间成为花的海洋,花香涤荡了这个繁华大都会的铜臭和脂粉气,代表春意的主打色粉红、莹白、嫩绿似乎使得这个竞争残酷的世界带上了些人情味,在这其中的少男少女也开始蠢蠢欲动,空气中都是情窦初开的味道。

圣元王朝的选亲序幕也是在这样的季节里展开,自从圣元皇帝放榜告知全国同庆一个月,这些天来,人人都在讨论这件事,当然他们所讨论的人正是这些皇室子女了。

酒楼茶肆一向是人龙混杂的地方,消息也就灵通。

“嘿,你们说这次那两个公主会嫁到哪里啊。”说话的是一个彪形大汉,相对于皇室子弟,明显对貌美如花的公主的去处更留意。

“谁知道啊,如果能让我见上一次公主们的长相,也许我还能说上一二,可是现在……”旁边一个瘦高个两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关于这个,我想我知道的应该比你们多。”又是一个瘦子,只是这瘦子穿得还算风雅,如果忽略他衣角的两个不显眼的补丁的话。

瘦高个一看,“是你,说书的,今天不给我们来一段?”

那人低低一笑,“今天不了,说什么书啊,其他什么都过时了,如今皇室选亲才是一等大事啊,我可得先把情况搞清楚了来,这添油加醋也是一项本事不是,万一一不小心得罪了权贵,我看,我这脑袋……”他作势在脖颈上一划,“也别想要了。”

彪悍男子爽朗一笑,“你这话说得,如今谁不是活在刀口舔血的日子?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死,自在便是。”

三人又扯皮了一番,才回复正题。

“不过你倒是说说看你还知道些什么啊。”这心急的话自然出自彪形大汉口中。

“据我所知”,说书的说了句口头禅,然后卖关子似的喝了口茶,见两个人都专注地看着自己,得意地继续道,“这两位公主如今一个芳龄二十一,一个也已经年过二十了。”

彪形大汉听他这么一说,不屑一摆手,“给点实际的,说这个有什么用。”

高瘦男子却配合地说,“怎么这么大了还没有嫁人?”

说书的见有人配合自己连忙接下口道,“为什么这么迟还未嫁人?这是有原因的。大公主才气秉性众人所知,好得没话说啊,这外貌啊,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啊,那小蛮腰,那高胸脯,那天仙似的脸蛋,那……”

他的话被大汉不耐烦地打断,“你见过她本人不成,没见过还说得这般天花乱坠,不是瞎添堵吗?”那是,吃不到的葡萄都是酸的。

再次被打断,失意说书人的青黄瘦脸一白,瞪了他一眼,转而向高瘦男子,“这大公主这么好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嫁呢,你也知道,这男婚女嫁之事,不就图一个你情我愿嘛。”

“是啊是啊。”瘦高男子嘴上配合着,眼里也开始有些不耐,难怪他说了半辈子的书还是这番穷酸破落,这样说书几个人愿意听?

说书人虽然十句掺水六成,看人脸色的本事倒是练得炉火纯青,见眼前这个也开始不耐烦了,才长话短说,“其实啊,这大公主早就有了心仪之人了,这心仪之人正是前阵子和梦兰楼第一花魁也就是咱们中原城第一美女夜姬的绯闻对象,那个年轻有为英军非凡的毕大将军啊。”

这个消息不仅将眼前的两个人轰炸懵了,一些之前就在偷听他们讨论的人也聚拢了过来,“真的假的,快说快说,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说书人看众人一脸焦急,也不再卖关子,“这个就得追溯到两年前,众所皆知,我们圣元王朝历来有个传统,在将军出征时要由美女鲜花祝福,因为皇女身份尊贵,一般不由公主来进行,而由将军家眷或者臣女代之,然而毕将军家中阳盛阴衰,没有适龄女子能够胜任。我们都知道毕大将军的丰功伟绩,作为第一个皇室及朝廷元老之外崛起的民间将军,朝廷和皇上都十分重视,在经过一番商定后,人选在两个公主之间产生,然而我们都知道,小公主自小住在极乐谷,已经不胜任如此庄重的场面,因此在两年前,毕将军出征时,便由大公主在仪式上奉上鲜花。接下来你们就知道了……”

听到这里,众人纷纷明了,“将军这么英俊,大公主会神往也说得过去,那么大公主是在等将军回来了,可是现在将军回来了,又多了一个劲敌啊。”

“一个是皇室之女,金枝玉叶,一个是倾国倾城,民间牡丹,就不知道将军会如何取舍?”

有一个声音质疑,“如此皇室秘闻,你又如何得知。”

说书人得意一笑,“自然是因为我有皇室亲戚。”

那人咦了一声,“实在看不出来,你那皇亲国戚姓甚名谁,报上名来,也许我会知晓一二。”

众人的目光再次转向说书人,说书人分明是不想提到这个问题,瞪了那人一眼,“干你何事。”

“嘿,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们不是好奇你如何得知的嘛,莫非这些不过是你编撰的?”

见说书人一直不坦白,众人也纷纷开始怀疑起来,彪形大汉在他肩上一拍,“说了这么久你竟然是骗我的,小子,你是皮痒了不成?”

彪形大汉的身型几乎是他的二倍,这一拍,差点将他的五脏六腑也给震了出来,“我才没有说谎。”

“那你倒是说说你那亲戚到底在皇室里做什么的啊。”众人的八卦已经转到了他身上,说书人见情势不对,就想开溜。

“诶,你别走啊,有什么不能说的呢,莫非你那亲戚是那宦官不成?”

这一熟悉的声音让说书人眼睛一瞪,脸瞬间涨成猪肝色,然而却是讷讷地说不出反驳的话,最后只是一甩手,狼狈地逃走了,众人在他身后一阵窃笑。

扮成男装的元无月冷哼了一声,也自人群中悄然退开了,她没有看到,楼上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她,眼底带着一抹兴味。

“主子,主子。”尼路看到自己主子竟然对八卦感兴趣,不由感到奇怪。

凯恩回过神来,好像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公主的肖像?”

尼路看着他的主人的眼神更加怪异,确定他不是开玩笑,虽然他从来没有开玩笑过,便从衣服中掏出两副画来,这肖像画只有巴掌大小,色彩逼真,人物表情栩栩如生,好像那人就在眼前一般。因为知道主子对女子从来不上心,怕在选亲上闹笑话,他还打算在选亲之前请主人看两眼呢,没想到主子会自己开口要照片,给他的感觉却不是惊喜而是惊恐了,那个连京城第一美女都懒得看第二眼的主子诶,竟然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感兴趣,莫非这天要塌了不成?尼路一定想不到,他已经和其中一个见面过了,如果连这次茶肆偷窥也算的话,那就不止一次,他一定想不到,堂堂一国公主竟然会像一个女飞贼一样翻墙。

凯恩接过,视线仅在第一张肖像上停顿了一秒便翻看第二张,这次他的视线在上面停顿了许久,半晌尼路才听见他道,“这张,我要,这张,你留。”他将另外一张推到尼路面前。

“啊?”尼路嘴巴睁得大大的,主子留下一个素未谋面的公主的照片也就算了,竟然还是那个相形之下,平凡无奇的小公主,他再次瞪向外面的天空,也许真的要塌了。

凯恩看着手中的女子,五官只能算是清秀,眼神却异常灵动,让人不由被她的眼睛吸引。

小飞贼,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下次,你又会带给我什么惊喜呢?

元无月最烦在宫里走,几乎每走一段路就要和人打招呼,每过一个门就要经人通报,让她无法对这豪华却空洞的宫殿产生好感,好不容易到了兰馨公主殿,一脸不耐烦的她穿过层层的宫帷,却没有在公主府中寻得她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公主姐姐,不由得新生奇怪,抓了一个小婢女打听,“嘿,我姐呢。”

这小婢女是新调来的,还没见过这个穿着打扮高贵,却大大咧咧比男子更甚的公主,结结巴巴地反问,“你姐是谁?”

元无月奇了,这个殿里还有人不知道她是谁,她本想耍弄她一番,可是今儿个没时间,也没心情,“我姐就是这个殿的主人,也就是你的主子,圣元王朝,兰馨公主元无梦!”

小婢女被她的一长串定语弄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凶巴巴,双手叉腰的女子便是这个皇室最嚣张的小公主,“公主,主子在后花园。”

“谢了。”元无月一摆手,风火轮一般往后花园跑去,把小婢女都看愣了,天啊,都说这小公主不把宫里的规矩放在眼里,还真是……

元无月熟门熟路地到了后花园,看见她的公主姐姐正在侍弄花花草草,而她的贴身婢女小夕就在身边打打下手,小夕在给铁皮壶换水的时候看到了她,也不惊讶,淡淡地告知了主子便退下。

她看着她的公主姐姐转身,带动层层叠叠的荷叶裙摆舞动,她的视线从下往上,一路掠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轻轻搁在身前的圆润白皙的双手,最后停留在那张粉雕玉砌的脸上,莹粉的小嘴饱满,小巧的鼻子微翘,一双盈盈的眸子楚楚可怜,似乎可以从中掐出水来,这就是她的姐姐,天仙似的女子,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女人味,让人只需看上一眼就心生怜惜。

“姐,能把你娶回家的人实在太幸福了!”元无月由衷赞叹,眼睛还贪婪的流连在那纤纤素手上,唉,为什么她有的自己都有,可是却缺少了种感觉呢?就连浑身包裹在黑衣里,一点装饰也无的白夜,时而流露出的也是十足的女儿味。

元无梦低低一笑,长袖掩住了红唇白齿,只露出一双带笑的水眸,“小月,你的嘴巴真是越来越甜了。”

元无月定定心,算了,本来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自然不会有这般气质,反正她是要行走江湖的,哪里来这么多讲究,想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武林高手,当然这高手一定要帅得令人发指,起码要和她的亲亲二哥不相上下,要让她嫁给那些别扭得要死,瘦得和竹竿一般,说个话都文绉绉的人,得了,她宁愿终身不嫁。不过现在看来,障碍会很多啊,第一个障碍就是眼下的迫在眉睫的选亲。

“姐,关于选亲之事,你想怎么办?”元无月略显英气的眉毛皱起,这般愁容在大大咧咧的元无月脸上鲜少见到,元无梦好像也被感染了轻愁。

“能怎么办,走一步是一步了。”她将一盆文心兰置于石桌上,轻轻拈起一细长的叶,若有所思。

元无月见到她这般模样,不由猜测,“姐,这花和那个毕成有什么关系吗?”

听到那个心心念念了两年的名字,元无梦的身体似乎轻轻颤抖了一下,许久自红唇中逸出一声轻叹。

因着她的叹息,元无月这才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之前在茶肆中对说书人不加情面,一是不愿自己如兰般出淤泥不染的皇姐因为莫名的绯闻,成为市井之人的谈资,二则是因将她的宝贝姐姐和那女子相比较,让她心生不适之感,“姐,原来这两年来你几次三番用尽心思避开联姻是为着他……”想到柔弱的姐姐竟然因为爱情而有了反抗的勇气,她不知道是喜是忧。她没有将那个什么姬的事情告诉她,只因觉得不配,倒不是看不起她的身份,只是因为曾经听闻过她的事迹,一个未曾婚嫁的黄花闺女竟当着悠悠众口邀请男子进闺房,让她觉得这不过是一般的攀龙附凤之徒。

元无梦看着文心兰似乎微微发了怔,半晌才道,“是为着他啊。”好像是吐出了埋藏在心中许久的秘密,她脸上现出一丝轻松,“而他从来都不知道呢。”她嘴边泛起无奈苦笑,“也许对他而言,我只不过万千迷恋他的女子罢了,可是对于我对他的感情,就像这花一样。”

元无月不懂得她的情绪,在她的眼中,就只是一株不会说话,任人摆弄的花草罢了,只是看到她的姐姐似乎真的爱得极深,她担忧地道,“那这次选亲你想怎么做呢?我前些日子因为反对不想参加还被老头子训了,差点就要被关禁闭……”

“嗯,这次该是逃不掉了,也许这就是命吧。”命中注定,他不会是她的良人。

元无月沉默了,抬起头来却见她那从来情绪不轻易外露的公主姐姐,脸上竟然滚落下斑斑热泪,心中一阵激荡,不由冲动地抓住那纤纤柔荑,“姐,不要放弃!还没有努力过怎么知道呢,也许他只是不知道你的心意,也许他也对你有意呢,也许他心中也一直有你呢。试试看吧,如果不试一次的话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元无月说着这番话时,心情激动了些,手上也颇用了些力气,让元无梦有些生疼,却似乎因此激发了她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是啊,她一直都是如此被动,尽管她将每件事情都做到最好,想让他知道自己也在努力,却从来没有让他知道过自己的心意,她脑海中不由再次浮现那如梦如幻般的眸……“我,我该怎么努力?”她颤抖的声音问,因为崭新的念头身体忍不住颤栗。

“我想,这件事情也只有大哥和二哥能够帮助我们了。”元无月微微一笑,“其实我之前已经和二哥商量过了,他希望我好好想想,这两天我在京城里瞎转悠,可是我还是找不到结婚的理由来,况且我也不喜欢被安排的命运,我的夫君一定要我自己挑选的才行啊。”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调皮的神色逗得元无梦抿唇一笑,心里的信念也更加坚定起来,人生只有这么一次,不努力一次的话,这样的人生当是一点意思也无吧。

“对了,姐,我问你,如果一个人特别喜爱含羞草的话,有什么特别的深意吗?”

“含羞草?这栽种之人应该是女子吧。”一谈及有关花草的问题,元无梦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分析道。

“是啊是啊,她是个和我很要好的姐妹,最近有些怪怪的,你说从这可以看出些什么来吗?”

元无梦思忖片刻才道,“含羞草的花语有两种,一种代表害羞,喻指情窦初开的少女;另一种是儿童,象征生活每天开心快乐。”

听到元无梦的花,她想了片刻,失望地说,“看来没有什么关系啊,可是我怎么觉得她好像有些不开心啊。”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元无梦轻笑,“关于含羞草还有一种说法,是敏感,象征着一颗敏感、自卑的心。你说的那个朋友是谁?我曾见过吗?”她有些疑惑,在她的印象里,围绕着这个天真的妹妹的女子均是同样开朗外向之人,又或许只是少女情窦初开的迷惘心情造成的吧。

元无月低低重复着,“敏感、自卑啊……难道真的是我眼拙看不出来,可是连二哥也没有注意到吧,不然就不会……诶,真是奇怪的两个人啊。”

“小月、小月?”听到姐姐的呼唤,元无月才回过神来,“怎么了怎么了?”

“我方才问你口中的那个女子是谁?我见过吗?”她无奈重复了一遍,抑制住叹息的冲动,虽然她很喜欢这个妹妹的性格,但是如今她也已经双十年华了,怎么还是如此小孩子心性呢,这种性格在讳莫如深的宫闱里很吃亏啊。

元无月听了她的问题,嘴角浮现出诡秘的笑,“嘻嘻,她啊,也许会成为我们的皇二嫂哦。”

皇……二嫂?元无梦试图回想起那个极少见面的二皇兄的形象,却发现脑中只有那个潇洒的大皇兄,反正他们两个是长得极为相似的双胞胎,应该差不多吧,只是,二皇兄不是长年在极乐谷养病,就算出了谷也是由皇家保护,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身边有什么红粉佳丽,莫非自己真的太过孤陋寡闻了?

“对了。”元无月的眼睛转悠了一圈,又定在了元无梦的身上,元无梦被她这么一看,心里有些发怵,“怎么了?”

“这花的含义是什么?”果然,见到她那鬼灵精的表情就应该找个理由落跑的,虽然之前冲动之下竟然说出了心意,如今再次谈起,她还是不由脸上发红。

“你不说我就去问二哥啦?”元无月一脸调皮的笑,让元无梦又好气又好笑。

“别去,我告诉你就好,它的话语是……是隐藏的爱,说不出口的爱。”元无梦的头已经低得不能不再低了,诶,真希望有个人能把这小魔女的心收了,省得到处祸害人啊。可是,私心下,她又希望这个妹妹能够永远不受情爱所困扰,因为爱一个人,真的太苦了。

“干嘛这么看着我?”被元无梦富含深意的眼神注视着,让元无月有些不安。

“我只是在想,有什么人会收服你这个小魔头啊。”元无梦轻笑,目光流转。

元无月不屑冷哼,“那人还没有出生呢,放心啦,你一定会比我先嫁出去的,不然我们来打赌?”

事关婚姻这种人生大事,元无梦自然是没有和她瞎起哄,只是她也想不到,她们二人的结局竟然如此大不相同,如果她能从一开始就预测到结局,那么这日,她还会做下这样的决定吗?只是,人生没有如果。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不大范甘迪点评:

岁月如歌你如酒这本书前期是有点坑,甚至可以说一部分读者接受不了,到后面绝对精彩,有自己的风格,跟求魔有的一拼,就是挖的坑有点多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推荐

  • 元气小甜妻:男神,kiss请闭眼

    秦小雨大概是遇到了假的男神。他是哥哥介绍给她的朋友,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抱又搂又亲。贾凯言长得好看,贾凯言家权势滔天,贾凯言是实实在在的男神!可是贾凯言是男神关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女人,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一遇难言

    什么是我爱你? 命中注定。 什么是你爱我? 三生有幸。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冷面总裁霸道爱

    N大中文系教授任东伟与唐淼青梅竹马,新婚第二天,任东伟遭遇车祸,尸骨无存。唐淼含悲远走异国,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儿芭拉的订婚宴上邂逅酷似任东伟的男子,HW地产总经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陪你静看时光

    八年前,纪梳悄然离开,与所有人断绝了往来。 八年后,沈嘉迟步步紧逼,她狼狈后退。 他说:我很懒,所以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她说:爱情永远不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早已回不去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惊鸿一遇慕终身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 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 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岁月如歌你如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