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四剑说

时间:2019-11-13 11:02:51 分类:武侠仙侠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换血魔衣 主角:贞子

江湖风起云涌,安史暴乱,谁主宰江湖?阴谋,霸图,功利,随风成空。紫电笑傲,青霜无情,龙泉低鸣,太阿高唱,谁能雄霸天下?看江湖儿女痴情断,留回忆纷飞难忘。欢迎阅读四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紫电

贞子一开始不叫贞子,贞子叫做贞元子,是琉璃观观主,其轻功出神入化,却喜欢昼伏夜出,是以江湖人多笑称贞子。

琉璃观是江湖一大流派,观内弟子不多,却个个出类拔萃,例如贞子,例如舒氏兄妹。

琉璃观坐落在伏牛山上,地处中原腹地,可谓人杰地灵,观内一众道士道姑清静无为,不喜叨扰,而贞子是个例外。

贞子喜欢在江湖上四处游历,其人亦正亦邪,黑白通吃。是以江湖好友众多,仰慕者甚众,是很多闺中少女的暗恋对象。

身为观主的贞子经常不在观内,观内的一切事物自然落到了同时位居副观主的舒氏兄妹身上了。确切一点,是落到身为兄长的未央子身上了。

这未央子俗家名唤舒慊,少年时带着妹妹舒素莲拜入琉璃观。之后刻苦勤奋,终成副观主。而其妹素莲却跟着哥哥受了苦,整天待在道观,二十出头了还未经人事。不过素莲自小聪慧,老观主的功夫学了个七七八八,修为与其兄长相比只高不低。

这一日天气晴朗,惠风和畅,未央子正在后院厢房内静修,突闻弟子来报,说一女子受了重伤,正在门外,要求面见观主。而贞子不在观中,于是报于未央子。

未央子听后急急命人将那女子扶了进来,那女子见得未央子,却以为是贞子,道:“贞元子道长,剑我送来了。”说完竟倒了下去,未央子急忙探了鼻息,竟是死了。

未央子见女子手中拿了一把剑,便取了过来,细看之下,不由惊了。

这把剑乃是江湖人人垂涎的紫电,锋利无比,只有其他三大宝剑才可相提并论。

未央子心中道:“这紫电是四大宝剑之一,江湖中人人争夺,观主怎么惹上这样一种闲事,不过这剑不是在归天霸那儿吗?怎么跑回中原了?这日后人人来夺剑,谁能清修?可是此剑又不能随便送人,说不好让别人因此惹了杀身之祸。而且此剑似与师兄有关,更加不好处置。”未央子思索了半天,竟没有丝毫头绪,于是命人安葬了那女子,收了宝剑,走入内室,打算等贞子回来再做决定。

而此时,三个劲装男子却在远处的一座山头望着琉璃观。

左首那个眉清目秀,此刻微微皱了皱眉,道:“这紫电进了琉璃观,我们再想弄到手就难了。”

中间的眉带煞气,大咧咧道:“怕他个鸟观,直接杀进去,我倒要看看这贞元子长了几颗脑袋。”

右首的那个年纪稍大,扭头看了中间那人,道:“二弟不可妄动,这琉璃观不止贞元子麻烦,那未央子同样功力深厚,我们去怕是讨不了便宜。”

中间的冷哼一声道:“没有这紫电我们拿什么与弟云雨斗?他仗着一把太阿剑硬闯咱风源殿,生生毁去了咱大半辈子的心血,这个仇岂可不报?”

左首的又开口了:“二哥,大哥说的不错,我们这样去不但抢不到紫电报不了仇,还会惹上琉璃观,不如从长计议。”

中间的明显相当生气:“每次都是你们两个畏畏缩缩,风源殿才始终成不了大气候!”

右首的斜眼看着老二,道:“老二你是不是不满意我当大殿主?要不你来当?”

老二见老大生气,心中忐忑,忙道:“大哥开什么玩笑,我哪有不满意,大殿主你当我是心服口服。”

老大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了。

老三看看老二道:“走吧,大哥不会生你气的。”说完起身走了。

老二看了看老大老三的背影,又回头狠狠的看了一眼琉璃观,呸了一声,也扭头离去了。

三人刚离去,从离三人站立位置左侧丈许地的草丛里爬出一个人来,这人头身戴着一个草帽,身上穿着草织的衣服,嘴中叼了一根稻草,面相邋遢。

那人看了看三人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琉璃观的方向,心中嘀咕:“这紫电很好玩吗?为什么琉璃观和风源殿都想要?”那人抽出嘴中稻草,出声说道:“对,一定很好玩!”说完那人贼眉鼠眼的看了看琉璃观紧掩的大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这人满脸污秽,看不出年纪,他走至琉璃观墙外,抬头看了看围墙顶处,吃吃笑了一声,一纵身,便越过了墙头。

这人跳过墙头,见门内有两人正坐着闲唠,并未注意到他,便蹑手蹑脚的躲在了一棵树后。

他四下望了一下,觉得想溜进大厅或者后院不得不引起二人注意,于是那人略一思索又转身跳了出去。

突然,两个门卫听得大门似遭了重击,连忙开门去看,两人出的门去,便有一人翻了墙进来,正是那草帽之人。原来这草帽使了个调虎离山之计,趁二人出外巡视,忙窜入大厅。

两个守门人在门外四下望了一下,并未见人,便又回到门内,关了大门,却不料早被人闯入了大厅。

草帽进的大厅,只见厅内挂了一幅老子图,图前放了一祭桌,桌上是一些祭品和一个香炉,炉内的香兀自燃烧,桌前放了两个蒲团。右边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有一茶壶和两只茶杯,桌旁摆了两张凳子。看来这大厅合祭堂与客厅于一体。

那人只是瞄了一眼,便径自从左边的侧门走了进去。

刚转过角,见这是一条通往后方的通道,却听得有人声传来:“听说这姑娘送来的剑是紫电剑呢?”

另一个声音道:“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师伯最近在外就是为了这把剑。”

第一个声音又道:“才不是,我听说师父要把这剑送给师叔。”

“你胡说的吧,名剑配英雄,师叔一届女流,师伯才配用这把剑!”

两人边走边争,草帽听得两人脚步声渐近,四下望去,见通道左侧放了一个大筐,筐内却是空空如也,却匆忙跳了进去,随即觉得还是能被发现,就又跳了出来,往地上一蹲,用那个大筐把自己扣住了。

如此一来,草帽觉得自己安全了,就送了一口气,听得两人越走越近,就屏住了呼吸。

却听到那第一个声音突道:“晓妮这丫头又偷懒了,却将这筐扔在这里!”

草帽在筐内眯了眼从缝隙看去,却见一个身材颀长的道士正准备来拿着筐,草帽心下惶恐,忙背着这筐向前走去。

二人见这筐自己移动起来,吃了一惊,随即笑道:“晓妮,你又在搞什么鬼?”说完竟理也不理,径自走了。

第十二章 心事

杨玉环抬头看了看天,又想起了那个人。

当我遇见你,我才知道,我在人世走这一遭的目的。

当故事遇见故事,对不起,我只爱童话。

所以,即使我与他的故事再美丽,也只能是故事。而与你,却是童话。

乐天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我是真的愿意,可是乐天和世人都不知道,我愿意的那人,不是那个很爱我的君王,而是你。

我作的曲,他只知道叫好,他只知道音律齐,弦声紧,却不知弦外的辛酸。在他面前,我的心情,只能隐藏,只因为他是君王。

所以,当你出现,我的心就融化了。因为你的豪放,让我的心情不受自己控制。

早就听说过你的美名,早就拜读过你的诗句,你的豪情,你的狂放,你的才华,无不让我为之倾倒。

我自小被养在深闺,对未来充满幻想,渴望将来的夫婿能够疼我爱我。他可以不够英俊,但必须疼我爱我;他可以不够富裕,但必须疼我爱我;他可以不够尊贵,但必须疼我爱我。我能够忍受贫穷饥寒,可是这个人,必须能懂我。

后来,我被封为寿王妃。再后来,我被纳入后宫封为贵妃。可是谁又知道,我的心事无处诉说。

都羡慕,三千宠爱在一身,我独向往,高山流水遇知音。

将士们都说君王为我所累,不理朝政。我无权解释,也不想解释。因为我的心里除了你任何东西都容不下了,包括我自己。

都说你狂放,让高力士脱靴让杨贵妃研磨,可是他们不知道,那次研磨,我心甘情愿。那是我与你最近距离的接触了。

你一生漂泊,爱好饮酒,喜欢吟诗。从此我喜欢作赋,喜欢唱曲。

那一年,阳光还明媚,天下还太平。

我认了一个干儿子,我听说满朝文武都为此事骂我。我只是一是觉得好玩。那么大一个人,那么大一个胖子,居然认我做娘,你说好玩不好玩?

他们都骂我,连你也骂我,说因为我才使他不理朝政以致安史之乱。我后悔,我恨,我恨自己贪玩引起战争,我恨自己为什么做下了可能让你永远也原谅不了的事。

你是臣子,我是贵妃,你敢做敢言,我谨言慎行。我们的相遇,我有时会觉得是一个错误,但我依然觉得她很美丽。

我醉舞一曲,据说可以颠倒众生,可为什么,偏偏颠倒不了一个你。自始至终,你没有正眼瞧过我。

屋内红烛浮沉,你的声音又响起。锦书铜尊,是我为你书写的思慕。

等到身边青娥老,想起你青丝又染了两鬓,看那芙蓉未央柳,记忆怎渡?

禁卫请杀,君王无力阻止,而其实我早已有死心。其实,安史之乱爆发后,我的骂名传至我耳中时,我的心就死了。

圣主庸主,是我的错;奸相篡权,是我的错;安史之乱,是我的错。只是,死之前,最想见到的,是你。

杨玉环下意识的四下忘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自己思念的那个人,于是上前走了一步,拉起了已绑在树上的白绫。

正在这时却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娘娘且慢。”

杨玉环与高力士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俊气的青年提着一把宝剑,站在身后。

杨玉环一见宝剑,又愣了下来。当初他就爱提剑闯江湖,以游侠儿自居。这样一来,杨玉环竟然觉得这青年与他有几分神似,不由亲切的问道:“怎么了?你想做什么事?趁我还活着,我一定求皇上给你办到。”

弟云雨却微微皱了皱眉,心道:“这娘娘是天真还是痴傻?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她都这样想助,若是她那个干儿子求她一下,她怎么可能不去找皇上办事?”

弟云雨这次却没错怪杨于怀,好多人像安禄山、杨国忠都利用过杨玉环这一点,往往哭诉几句,杨玉环就必定会为自己说话。

弟云雨缓缓说道:“还请娘娘明言,为何有趋死之心,我观娘娘神色,必有放不下之事,草民若可效劳,定不负所托。”

这弟云雨真是爱管闲事,梅花客栈之事,风源殿之事,李适之事,都与他没有关系,但偏偏他都插手了,此刻竟然管到杨玉环头上了。

杨玉环却是心里动了一下,对高力士道:“我能不能和这位公子单独谈几句?”

高力士不愿为难将死之人,走向一旁。

杨玉环从怀里掏出一方大红的手帕,递与弟云雨道:“劳烦有机会将这个送给李太白。”

弟云雨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下来,这杨玉环竟然还与李白有染?

杨玉环却不很在乎弟云雨的反应,接着道:“顺便再帮我带一首诗过去。”

弟云雨刚缓过来,便道:“娘娘请讲。”

杨玉环似是呆了,好久才缓缓吟出一首绝句来:生养在深闺,侯门为君悔。骂名何足惧,一言妾心碎。

弟云雨听了只觉得伤悲,也顾不上其他,其实杨玉环这绝句太简单易懂了,可见杨玉环并没有出众的文采,只是那对李白的一腔情谊却真真切切的表达了出来:我生养都在侯门深闺大院,却因为你的出现后悔自己生养在这个地方,我不惧怕所有人的谩骂,但是你的一句话就让我心碎了。

弟云雨知道李白也曾作诗骂过杨玉环蛊惑皇上,此刻更是体会到杨玉环这单相思的苦楚,不由抱拳恭敬的道:“草民定不负娘娘所托,必然找到李太白传话。”

杨玉环点了点头却没有答话,走向白绫,自缢而亡。

弟云雨与高力士呆呆看着杨玉环的死亡,她竟然没有一丝挣扎,死亡时的痛苦对她来说似乎算不得什么。

待了半晌,高力士叹了口气道:“你快走吧,我得去喊人收尸了。”

弟云雨默默无语,悄然回到人群中。

玄宗不忍见玉环尸身,早已躲入轿中,众百姓见侍卫抬着杨玉环尸身过来,才逐渐散去。

玄宗心灰意冷,对李亨道:“你留下登基为帝,稳住军心,照顾好百姓。”

李亨假意大哭,道:“父皇节哀,娘娘已去,请父皇执政。”

玄宗却不再多言,命侍卫抬了轿子向前走去。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平打发时间点评:

四剑说此书言语诙谐幽默,情节生动有趣,人物塑造十分接地气,深得广大网民喜爱。平凡小人物的登天之路,崎岖坎坷但却不甘于受人摆布的命运,天降系统辅助修炼,一路装逼无人能阻,实乃现代优秀网文之代表,五星不再多说!!!屎,总不能我一个人吃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武侠仙侠小说推荐

  • 道初界

    仙界碎,流年坠,梦归来,九魂转世,九转踏天还。 一个现代社会的军官,在飞船失事之后竟然误入了修真界,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呢?在美女环绕的修真界,他是否会忘记当初那份爱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紫竹仙侠传

    二十年前,师傅清竹道长派灵童下山。 灵童救了家中惨遭灭门而独剩的玉瑶。 十八年后,玉瑶摇身一变,成了倾国倾城的摸样。 一份情,一份错爱,一个痴情的男儿,一个绝情的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裂魔威龙

    上古魔君潜入人间祸乱苍生,神州震怒。 天山少侠机缘巧合练就奇功,誓死追剿! ★★★★★ 巍巍昆仑傲天脊,雄雄天山藏道机。 阴阳太极旋天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剑魂情缘录

    往日夕阳纵横宇内,紫刀柔弓谁与争锋。开心的话无人能挡,沉默的人常伴我行。 来来来,看了这章,还有一章……

    龙雅人武侠仙侠 已完结

  •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江湖纷争,有人叫我当盟主,我说我厌了。 倭人扰境,有人请我当将军,我说我乏了。 朝堂混乱,有人让我当皇帝,我说我倦了。 有人说江湖中有人在装逼,我说卧槽!扶我起来,

    龙雅人武侠仙侠 连载中

  • 剑凌九重天下

    “为了你,我愿独战天下!” 秦枫被断定为天生抗元素体的废材少爷,为了心爱之人毅然挡在她身前,面对天下诸强! “总有一天,我会凌驾于九天之上,成就新的神话!” 一个弃

    龙雅人武侠仙侠 连载中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四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