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鬼夫:鬼妻难训

时间:2019-11-13 10:52:48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徐熙 主角:木槿潇

人家穿越穿古代,她一下子穿到了地府,这着实好玩啊!木槿潇弱弱的问了一句:“鬼兄我死了吗?”“难道有假?”语气迷之不屑。“我怎么死的?”“车祸。”“可我没有出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不用谢我

第二天

木槿潇一大早就被叫起来梳妆打扮,穿上鲜红的嫁衣,三千青丝被挽起,带着金色的发冠,又重又沉让早起的木槿潇更觉得头脑昏花。

红色的盖头迎面盖下,或许是为了让木槿潇乖一点,盖头并不是很透,也难以准确的判断自己的位置。

木槿潇被搀扶着出了槿潇阁,经过时路上很嘈杂,有好多人的声音。

“潇潇,好好服侍五皇子。”木家主拍了拍木槿潇的肩膀。

木槿潇默默的翻了个白眼,鬼才要服侍他!

接着木舒皙也过来了。

“三妹,若是想家了可以回来看看。”

看什么看?这又不是我家!

然后是木凛然走过来,话还没开始说,木槿潇就让莯沁扶着她走。

“潇潇……”

“莯沁,快点吧。”木槿潇并未理会木凛然,而是让莯沁搀扶着她出了木家。

路上锣鼓喧天,城里一片火红。

木槿潇被莯沁搀扶着进花轿里,“莯沁你出去吧。”

“是,小姐。”

待莯沁出去后,只听见外边媒婆一声吆喝,轿子便开始动起来,木槿潇直接掀开盖头,一屁股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嗯……”

后面传来的声音让她有些奇怪,而坐垫的触感也不一样了。

有点硬还有点高了一些。

木槿潇低头,看到御堰躺在上面,吓得赶紧站了起来。

“鬼……鬼兄!?”木槿潇蹲下凑近,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偷偷的摸了一把御堰的面具,确定了这的确是鬼兄无疑。

“喂!你怎么在这?”木槿潇推了一把御堰,才见他睫毛颤抖几下,睁开了眼睛,见到木槿潇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御堰一脸懵逼的坐了起来,看着这狭小的空间,一瞬间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哪?”

“花轿里。”木槿潇叉着腰,想要跟御堰讨个说法,“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花轿里?”

“……”

御堰袖子一甩,从中掉出一张纸来,俩个人的视线都被这张纸吸引,都想要去捡。

御堰率先捡起,看到上面的字,脸都绿了。

‘老兄,自从那天见你救你个姑娘,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喜欢她的,于是我打听了她的所有消息,终于知道了她今天要成亲,然而你又很巧的在我的湖边喝酒,你说这一切是不是天注定?

所以,为了成全你们俩个,我费劲苦心把你扛了过来,希望你们俩个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ps:不要谢我老兄,其实我是一只好鬼。还有,老兄你有点重了记得少吸点血!

留者:水鬼。’

御堰整个人愣在原地,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他要怎么解释?

他只想找个认识的鬼一起喝酒,没想到却被那货下套了!?

“上面写了什么?”木槿潇对这张纸上的东西表示好奇,伸手就抢,“给我看看。”

“没什么。”御堰倒是无所谓的让她抢了去,反正木槿潇不懂鬼语。

然而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了。

“水鬼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天杀的木槿潇居然是看懂了上面写了些什么。

御堰身子一怔,僵硬的抬头看着木槿潇的眼睛,清澈而灵气十足,让人不忍心欺骗她。

“他……”御堰张口结舌。

完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经意间瞥到她身上是血红嫁衣,嫁衣的鲜红映衬着显得她肌肤雪白,微微束腰的设计,突出她的细腰。

木槿潇画了妆。

眉毛勾勒,显得脸型完美,眉心一点朱色美人痣,清纯不失妖娆,挺翘的鼻梁,口如含朱丹,微微张开,唇红齿白脸颊一点腮红,很是美艳的,不同平常的素面朝天。

“你要成亲?”

是跟木凛然?

“是啊。”木槿潇不否认的点点头,“鬼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木槿潇眨巴眨巴眼睛俯身俏脸凑到他眼前,“你为什么在这?”

“我……”御堰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还是移开了视线,“打扰你了。”

木槿潇拉住他的衣角,上前抱住他的手臂说什么也不让他走,“陪我聊会天,我一个人坐这里面很无聊的。”

“不……”御堰身子僵硬的抽回手,“你要记得你要成亲了。”

“切,不就是那个五皇子嘛,有什么要紧的?”木槿潇坐在他旁边,靠着靠背翘起二郎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五皇子?”御堰一愣。

换人了?

“是啊,对了那个五皇子跟鬼兄你长得好像呢!”木槿潇轻笑着,伸手抚上他的脸颊,透过面具摸着他有疤的地方,“不过他没有疤。”

御堰一开始还是挺惊讶的,但是听到后言脸色一沉。

“你喜欢长得好看的?”

“唔……还好吧。”

“那你喜不喜欢我?”御堰的语气带有逼问,让木槿潇有些方了。

“我……!?应该喜欢……你吗?”

“呵……”御堰自嘲一笑,没有再说话,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静的没有任何声音,除了木槿潇的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咚咚咚……”

木槿潇能够真切的感觉受到小鹿乱撞的感觉,看着御堰完美的侧脸,脸不自觉的红了。

“你很吵。”御堰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发现她有些不太对劲,脸红脖子粗的,像热的又像是别的原因,“你很热吗?”

“没有,不是……我……”

木槿潇害怕的躲闪,不敢对上他的视线。

妈呀她该不会是喜欢上鬼兄了吧?

可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嘭——”一阵头晕目眩,木槿潇被御堰抵在了角落里。

“你刚才说什么?”

“没有啊……哈哈我什么都没说啊不是吗?”木槿潇懊恼的别过头去。

完了完了完了!

她忘了鬼兄有这个bug了!

“没有吗?可我听到了,你说你喜欢我。”御堰缓缓地凑近,步步紧逼不打算放过她。

“我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吗?”御堰意味深长的说道,转身挪了一步,坐下,“那就没有吧。”

应该是他酒还没醒吧。

有这种幻听也是不足为奇了。

“鬼兄……”木槿潇看着他黯然神伤的样子,心里一阵绞痛,“你真的喜欢我吗?”

第10章 失忆

妈呀要流鼻血了!

木槿潇下意识的捂住鼻子。

“潇潇你这是做什么?”木凛然俯身凑近,好奇她为什么这么做。

“没…没!”木槿潇一个激灵朝后仰去。

“小姐!”

“潇潇!”

“嘭”的一声。

木槿潇后脑勺砸在地上,顿时血流了出来。

迷迷糊糊的看见木凛然担忧的皱眉,刚想安慰的笑笑却偏头昏了过去。

大堂内

木舒皙柔软无骨的小手,端起桌上的白瓷水杯,放到嘴边,用袖子遮住脸,轻轻的抿了一口。

“太子妃,老爷怎么能这么护着那个庶女?”

搀扶着木舒皙的丫鬟小声在她耳边说道。

“爹爹当然要护着她了,毕竟人家是要嫁给五皇子的,五皇子势力强悍,爹爹不护着她,难道还要摈弃她吗?”

“可是老爷也不能吩咐太子妃去通知下人呀,您可是太子妃,不知道比她那个庶女尊贵多了!”

“人,要能屈能伸,不要吃一点小亏就心急,毕竟,她威胁不到我。”木舒皙将水杯放下,起身。

“不好了!三小姐摔破头了!”

后院里传来莯沁的呼喊声。

木舒皙抬眸,微微皱眉,“你干的?”

“没有啊太子妃!”丫鬟连忙解释,生怕木舒皙会生气。

“既然不是你做的,那我们就去看看吧,也就当关心一下三妹。”木舒皙抬手,丫鬟连忙伸手扶住。

到了槿潇阁,里面的人很多,几乎是整个木家的人都在这。

“潇潇,你醒醒!”木凛然轻轻的推了推木槿潇。

但木槿潇依旧闭着眼睛没有要醒来的样子,而脑后的鲜血根本止不住,将木凛然的白衣染红。

“快!叫太医!”木家主眉头紧皱。

“怎么会这样啊?这才刚回来就受伤!那今晚的酒席怎么办?”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在一旁担忧的看着。

“娘,你先回房,这里我来处理。”

“好好,一定要救醒她!不然我们没办法跟五皇子交代!”老妇人说完,便由身边的嬷嬷搀扶着离开了槿潇阁。

“三妹这是怎么了?”木舒皙也走近,看见那触目惊心的鲜血,吓得脸都白了。

“为什么流这么多血啊?”

“对不起,是我的错。”木凛然垂着头,“若不是我潇潇就不会摔到头了。”

“你呀!”

木家主心里一口气憋着很是不舒畅。

打又不能打!骂又不能骂!

这叫他如何是好?

“爹…对不起。”

“好疼呀!”

木槿潇猛然睁开眼睛,粉色的床幔让她没缓过神。

这是…

木槿潇缓缓地坐起身,不小心触碰到头部的伤口,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

“啊——”

木槿潇皱眉。

这一系列的动作将趴在床沿的木凛然惊醒。

“潇潇!你终于醒了!”

木槿潇的视线被木凛然吸引。

“帅哥哥我们认识吗?”木槿潇眨了眨眼睛,搜寻了一下记忆,发现对他并没有任何印象。

“潇潇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记得二哥了?潇潇你别吓二哥呀!”木凛然抓住她的肩膀,轻轻的摇晃几下。

“二哥?”

“你想起来了?”木凛然停止了摇晃,满含希望的看着她。

“想起什么?”

“潇潇…”木凛然骤然一脸懊恼,“是二哥不好…你原谅二哥吧。”

“帅哥哥你这是做什么?”木槿潇看着他伤心,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潇潇……”木凛然抬头,琥珀色双眸含有太多情绪,让木槿潇也感同身受。

“我……我原谅二哥了,二哥你别这样了…”

“真的吗?”木凛然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真的真的!”

“那就好!我去叫太医过来看看。”木凛然欣慰的笑了笑,刚起身,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就要倒下。

木槿潇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扶住他。

“快来人啊!这里有人晕倒了!”

太医为木凛然把完脉后,转身安慰道:“二公子没事,只是这两天太过操劳,多加休息就会好的。”

“谢谢太医了。”

“没事没事。”

“那小女的病情怎么样?”木家主将趴在床沿的木槿潇拉了过来。

“三小姐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摔到头造成了短暂性失忆,这种情况老夫也不知道如何诊治,只能看三小姐自己的造化了。”

“这样啊……那谢谢太医了。”

太医从袖中拿出几张药方,分别拿给木家主。

“这俩张药方是给公子养身体的,而这三张则是一些辅助药,有助于三小姐恢复记忆。”

“我不要吃药!”木槿潇甩开木家主的手,又重新趴在床沿,紧紧的握住木凛然的手。

“这……太医,小女年幼,还望恕罪。”

“没事,三小姐天性活泼。”太医笑了笑,便随着木家主一起出去了。

“三妹,出去吧,你让二弟好好休息。”木舒皙拉了拉木槿潇,但被她躲开了。

木舒皙见劝不动她,也不管她了,由丫鬟搀扶着出去了。

人陆陆续续的走后,房间里只剩下木槿潇和昏迷的木凛然俩个人。

“二哥…”木槿潇轻轻的叫了一声。

但床上的木凛然依旧是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着。

“二哥你别死…”

木槿潇骤然感觉自己呼吸困难,铺天盖地的恐惧感将她淹没。

眼眶一热,眼泪便夺眶而出,划过脸颊,有些流进嘴里,咸咸的。

木槿潇害怕的缩成一团,双手抱漆,身子颤抖着。

“二哥……”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天都黑了,才有人推门进来。

“小姐,该用晚膳了。”莯沁熟络的点上灯,房间里骤然亮起。

莯沁这才发现木槿潇一个人缩在床角,颤抖着身子哭的梨花带雨,而手还紧紧的拉着木凛然的手。

“小姐!”莯沁赶紧跑过去抱住木槿潇,“小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二哥……二哥他死了吗?”

木槿潇越说越害怕,恐惧的将头埋在莯沁的肩头。

脑海里的记忆片段让她不寒而栗。

她不要再经历这种恐惧!

不要!

“没有!二少爷只是累着了!没有死!”莯沁安抚似的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木槿潇欣慰的笑了笑,即使心里还是很害怕。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阿萨德无点评:

鬼夫:鬼妻难训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穿越重生小说推荐

  • 朕的皇后来自天外

    一个科学家的女儿,游玩回来,但家里没有人,便去父亲的实验室看了看,发现一颗“巨蛋”,就进去看了看,一不小心碰到一颗按钮,就这样穿越了。机器打开后发现自己在郊外,身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实习穿越者

    由于一时冲动而踏入了穿梭之旅,在危险的古代,秦萌萌这个性子迷糊单纯的实习穿越者能有什么样的穿越体验? 冷漠俊美的摄政王殿下,敏感心理的楚国皇帝楚辞,隐忍的齐国太子,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隐相的器张女皇

    凌子是将军之女,亦是病美人一枚,却蕙质兰心,冰雪聪明,大国师亦说她有倾国之貌,宰相之才。 她却又是人人口中的妖艳公子,亦正亦邪,天下首富,创物流,开水路,开学校,开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落花成冢:异世妖妃不好惹

    以为我经脉堵塞,毫无灵力,是个废物,那么就让你看看我这个废物是如何一招制服所谓的天赋奇才! 以为我相貌丑陋,懦弱不堪,是个丑女,那么百花宴上,面纱后的真容告诉你什么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穿越之农女变大小姐

    这是几年前啊,怎么这么穷,穷得都要卖女儿了,不会是贼窝吧,这还是亲生的,不管了,我要离开这里,带着妈妈,我的温暖离开,这里应该是九几年吧,美好的世界等着我呐,看我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 倾天下:重生之嫡女逆天

    被最心爱的人与他的宠妃毒死,重生在十二岁那年。重活一世,李嫣然不在是当年那个任性无知的少女, 背叛她的侍女?直接扔进庄子里! 陷害她的好姐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龙雅人穿越重生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鬼夫:鬼妻难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