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你的香尸,我的魂

时间:2019-11-13 10:22:26 分类:都市职场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卖女孩的小火柴 主角:王三一

每个人的食指都代表着贪婪,因为吃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有个成语叫做“食指大动”,说的就是人在看到食物的时候食指就会跳动。现在我就告诉你一个关于食指的故事。只不过这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 坟头柳

谢顶大叔说现在到夜里还有阵子时间,不如先去那刚刚死了的老李头坟上看看。

我说一个死人有什么好看的,谢顶大叔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只有死人嘴里才能问出活人不敢说的话。”

虽然这里离殡仪馆不远,但显然以老李头家里的条件是肯定买不起公墓的,就连灵骨塔也舍不得住进去,就草草埋在了村子外面的荒地里,因为靠着马路不算很远,一眼就能望见这座新坟。

我们去的时候正赶上出殡的人下完葬回来,陆陆续续的有人从坟头前面往村子里走,我拉住一个大叔问道:“老乡,这好好的殡仪馆不进,为啥把人埋在路边啊?”

那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谁也不想把死人埋在村头马路边,多晦气。可是这老李头无儿无女的,谁愿意给他凑钱进那一户七八万的灵骨塔?”

无儿无女?那就说得通了,难怪我昨晚跟着老爷子的鬼魂回家都没人觉察,原来他那破屋子里住的只有他一个人。

谢顶大叔问了一句这老李头是怎么死的,那人一听这话脸上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像是回想到了什么一样,只是却没有再张口说下去。

我赶紧抽出一根烟给他点上,他看到我手里的烟顿时眼睛放了光,不声不响的又从烟盒里抽了两支夹在耳朵上,这才继续说话。

“嗨,说来也是奇了怪了,前些日子下了场大雨,当天这老李头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跑到村西张老太那个老疯子家门口,说她们家在门口栽的那棵大杨树坏了全村的风水,要给她砍了。”

我急忙问道:“然后呢?难不成是那张老太发疯杀了老李头?”

那人看了我一眼,说了句哪能啊,那老太婆虽然得了失心疯,整个人又怪怪的,但是借她个胆儿也是不敢杀人的。

旁边的谢顶大叔皱着眉头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老李头该不会是被雷劈死的吧……”

那人听了谢顶大叔的话眼珠子一瞪,拍了一把大腿说道:“你是咋知道的?没错!那老李头就是在砍树的时候被雷劈死的,听说当时整个人都快烧成木炭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难怪当天晚上我总是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原来这老李头竟然死的这么惨。

那人还说老李头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才遭了天谴。

我嘴上应了一声,心里却十分鄙视,有点儿学问的都知道人和树都是导电体,下雨天站在树下被劈到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村里人文化水平低,没见过这种事罢了,就都以为老李头是遭了天谴。

他说这还不是最怪的,听别人说,老李头死的当天,有人看到张老太那死了好些年的孙女进了老李头家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柳诗诗?她去老李头家里干什么,难不成是知道老李头也死了,所以去接他一起做鬼?

我说了声谢谢老乡,接着就跟谢顶大叔绕开那些出殡的人,一路走到老李头的坟上。

老李头的坟是新的,四周杂草也被人们除的差不多了,坟边刚好还栽了棵柳树,树荫刚好把坟头整个盖了起来。

我仔细看了一眼墓碑和照片,确实是昨晚我碰到的那个老头儿,于是就准备跪下磕两个头,不管怎么说相逢就是缘分,昨晚要不是他说不定我就真的睡大街了。

没想到谢顶大叔一看老李头的坟就破口大骂道:“这是谁这么缺德选了这块坟地!”

我问谢顶大叔这坟地怎么了,虽然没在公墓里,但好歹也是选了块靠山的好地方不是,而且还面对自己家乡,这不是挺好的么。

谢顶大叔没好气道:“好个屁!院里不栽槐,坟头不栽柳,这么大一棵柳树种在坟头上,这是跟死了的人有多大的仇,是想让人家永世不得超生么?”

我说坟头栽柳树还有这用处?不说桃木钉钉在坟头才是让死人永不超生吗?

谢顶大叔掏出一颗烟点上,淡淡道:“小子,要想让人永不超生的方法有很多,柳树属阴,栽在坟中间,会镇住先人的魂魄,阻止先人转世投胎,这样,死去的先人会产生怨气,会对后代产生影响,一般这样做的,都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

我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刚才那个老乡也说了,这老李头是无儿无女的,哪里来的后人可以祸害?

“那就是单纯的想搞这老家伙,说不定他是得罪了什么人,而且我觉得他死的也很蹊跷,你之前也说了,他劝你不让你去那张老太家,而且还不愿意为你带路,也就是说他自己打心眼里都避讳张老太,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去人家家门口找茬儿呢?”

谢顶大叔说这老李头的死肯定没那么简单,多半跟张老太也有关系。

现在所有问题都把矛头指向了张老太,要想知道这一切的答案,唯有亲自调查一下这个老家伙才行了。

我和谢顶大叔直接去了老李头家里,给了点钱就把村里人打发了,反正老李头无儿无女,我俩住在这里也算是物尽其用。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谢顶大叔把我叫了起来,说是时候去张老太家里蹲点儿了,这回非要看看这老家伙藏了些什么秘密。

谢顶大叔说不能打手电,不然会打草惊蛇,于是我俩摸着黑出了门,一路朝着村西头走过去。

农村大多睡得比较早,即便是香港也是这样,村里黑灯瞎火的,路又不大好走,家家户户早就休息了,路上除了我俩一个人都看不到。

我俩到张老太家的时候她屋子里居然亮着灯,院门和屋门就那样敞着,似乎一点儿也不怕有坏人进去。

我俩在大门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探出头往里张望,透过院子能看到屋里的张老太正在端菜摆碗筷,果然跟老李头说的一样,白天睡觉,晚上活动。

吃饭的人只有她一个,但是桌子上却摆了三副碗筷,她一个人在那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吃饭,不停地往旁边两个空碗里夹着菜,不时还发出咯咯的笑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奇怪,老李头不说这张老太喜欢摆两副碗筷,一副是她自己的,一副是摆给自己孙女的,现在为啥成了三副?

张老太的饭吃的不快,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晚饭,吃过饭之后就对着空气说了两句话,像是在叮嘱些什么,之后就穿好了衣服出了门。

我和谢顶大叔赶紧躲在杨树后面,直到张老太出了门,朝着村里走去。

谢顶大叔说:“我去跟踪张老太,看看她到底干了点儿什么,你快趁机去她家里搜搜,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我点了点头比划了个OK的手势,于是两个人分头行动,谢顶大叔猫着腰快速消失在了夜幕里,那样子活像一只野猫。

我深吸了一口气,也战战兢兢的踏入了张老太家的院子里。

刚一进门我就觉得一阵凉风迎面吹来,吹得我后脊梁一阵凉飕飕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

村子里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所以有东西中三间屋子,中间是堂屋,也就是刚才张老太吃饭的地方,东间屋是正房,主人通常住这里,西边屋子里因为常年朝阴,所以多半都当库房用,张老太家里也是这个布局。

张老太家的屋子里更阴森,一进堂屋就让我有种忍不住打哆嗦的感觉,像是跌进了冰窟窿,真不知道这屋子里到底藏了些什么东西。

屋子里基本没什么家居,斑驳陆离的墙面和张老太脸上的皱纹一样沧桑。

堂屋正中间摆着吃饭的桌子,靠墙的地方贴着一张观音像。(因为香港那边宗教是被保护的,所以宗教的发展程度很高,基本人人都是信徒,通常以天主教和佛教为主。)

只是这观音跟我在大陆见到的不大一样,没有身后的圆光,脸上的表情虽然很慈祥端庄,但是却露出两颗虎牙在外面,凭空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氛,可能是这边演化后的本土神吧。

佛像下面有香炉和贡品,最前面还摆了一个小棺材,我打开看了看,里面放着一男一女两个布娃娃,布娃娃身后还贴着两张字条,像是出生年月。

女娃娃上面的出生年月我不知道是谁的,但是男娃娃后面居然写的是我的出生年月!

我当时就懵了,我的出生年月只有我师父和我知道,这张老太是怎么知道的?

我把两个娃娃放回去,继续搜罗了一番,但却没找到别的东西,于是就想去两边的房间看看。

通常比较阴森的东西都在阴面,所以我就先去了西屋。

西屋里面挺空旷的,只有一个大柜子立在墙角,这里的温度比堂屋还低了许多,一股子阴冷的气息从柜子里传出来。

这柜子里装的是什么?

我刚准备上去打开看看,外面就传来一阵动静,张老太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回来了!

第五章 猝死报道

我手一哆嗦,字条掉在了地上。这屋子的钥匙只有我和管人事的孙经理有,这张纸到底是怎么跑到我床上来的?难不成是孙经理猜到我要走,所以提前把这张纸条放到我床上吓唬我?

不过随即我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孙经理的钥匙平时都是锁在柜子里的备份,根本不可能轻易拿出来,更何况公司也没有查宿舍的习惯。

再说了,我昨晚一直在值班室呆着,如果真的是孙经理大半夜来的公司,那我不可能看不到。而且这纸条上的字迹很清秀,孙经理那种人肯定写不出这样的字来,倒像是个女人写的。

这件事我越想越蹊跷,不过我虽然不知道这张纸是谁放到我床上来的,也不知道这句话是谁写给我的,但是这话肯定是扯淡,我不走才是真的性命不保!

于是我把纸条直接一撕,立马写了一份辞职申请拿着去找孙经理。

孙经理看到我这个样子也是吓了一跳,不过还没等我说话,他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了我手上,说道:“你干了也有半个多月了,这半个月一直没发生什么事,这是公司专门为了奖励你发的五千块红包,你点一下。”

我心说这也没有这么大方的吧,我才刚干了半个月,提前给我支了一个月工资不说,现在又发我这么大的红包,这可不是五百块啊,货真价实的五十张百元大钞,饶是我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善地也忍不住心跳加快了许多。

我把厚厚的信封往桌子上一推,说道:“孙哥对不起,这钱我就不收了,我想辞职。”

听到我要辞职,孙经理斩钉截铁的说了声不行,说我合同签了半年,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做完这半年。

听了他的话我直接就急了,我说我再不走的话可能小命都保不住了。

他却站起来把信封又塞到了我怀里,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你只是太累了,我说了,别在意别人那么多闲言碎语,他们都是在以讹传讹罢了。这样吧,我跟公司报备,给你准假三天,你拿着这钱出去好好放松一下,等你回来了咱们再上班,你看怎么样?”

我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之后就拿着钱出了办公室。以前我都是因为没钱发愁,这还是头一回因为有钱发愁。

我忽然想到之前我上班的时候碰到的那个老保安,他的年纪看上去不小,估计在这里做了也得有不少年了,想必肯定对这公司的隐秘了解许多。他也是第一个跟我说要我小心的人,我要是能找到他,说不定能从他嘴里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我跑到值班室里去找王学兵,问他认不认识那个在我之前值晚班的保安大叔,不料王学兵听了我的话却是一怔,接着摸了摸我的脑门,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句不烧啊,接着问我是不是被昨晚那个女人吓傻了。

我说我就跟你打听一下那个大叔的消息,你跟我整这些有的没的干嘛,不料王学兵听了我的话却是一脸愕然的表情,跟我说他在这上了一年白班了,还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有上晚班的保安。

我把那个老保安的相貌跟他描述了一下,王学兵却是摇摇头,说从没见过这个人。

我一愣,难不成我上班第一天就已经撞鬼了?

这时候外面有个保洁大妈刚好进来,听到我的描述后脸上露出一副见鬼的表情,走到我身边拉了拉我的袖子给我扯到了一边,低声问我:“小伙子,你刚刚说你前些日子上班的时候见到老周了?”

这大妈口中的老周似乎就是我说的那个保安大叔,见终于有人知道我说的那个老保安,我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撞鬼。

我点了点头,问这个大妈知不知道这个周师傅住在哪,我想去拜访一下。大妈一副你有病的表情,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小心谨慎的说道:“你问这个干嘛?”

我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周师傅打听一下这里的情况,我刚来这公司值夜班不久,对这里不大熟悉,所以想找个前辈打听打听。不料那保洁大妈听了我的话脸上的震惊之色更甚,指着我高声说了一句:“原来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值夜班的大陆仔!”

我点点头,本来还想继续问她周师傅的住址,不料这大妈却是转身就走,任凭我怎么拉也拉不住,就好像是见了瘟神一样,恨不得离我远远的。

我一看拉不住大妈,直接就用起了苦肉计,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大妈面前,抱着她的大腿哀嚎道:“大妈我求求您了,您如果不告诉我周师傅住哪,我的小名说不定就要没了。”

说完我就从口袋里拿出几张一百块的票子塞到了大妈手里。

大妈不动声色的把票子揣进了兜里,一脸为难之色的说道:“唉,我看你这孩子也是怪可怜的,大妈也不忍心你这么年轻就送了命。老周住哪我不知道,但是我晓得他们家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支了个摊子,叫周记叉烧,你可以去那打听打听。”

我跟保洁大妈说了几句谢谢,就赶紧顺着大妈指给我的路找到了这家周记叉烧。

摊子不大,旁边有几张破的不能再破的桌子,看上去还有些脏,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正叼着烟在摊子前忙活着做叉烧。

这时候已经快要到中午了,正是饭点儿,他忙得满头大汗,蓬头垢发的样子像是好多天都没洗澡一样。

我没打扰他,随便找了一张桌子点了一份叉烧饭,想等他忙完之后再去问。谁知道我刚坐下,那叼着烟的小伙儿就冲我吼了一嗓子:“不好意思先生,这位子不是给人坐的!”

我被他的话说的一脸懵逼,我擦,不是给人坐的难道是给鬼坐的?

他把刚做好的叉烧饭给我端了过来,放到旁边一张桌子上轻声道:“坐这里吧,这里座位更舒服些。”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也不好意思因为这点儿小事儿跟他争辩什么,坐下开始默默吃饭。

旁边几张桌子上的人都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有几个还笑出了声,之后我就听到旁边吃饭的两个小伙子小声嘀咕着说这小子是白痴么,周伯的位子他也敢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把头扭过去问他们说什么,那几个人一看我上火了也就不再议论,丢下钱就走了。

这会儿那卖饭的小哥也忙完了,走到我身边把刚才那几个人丢在桌子上的钱收起来,顺便给我拿了一瓶汽水过来放到我桌子上,笑道:“我请你。”

我说了声谢谢,他看了看我,说:“看你样子不像本地人,是那边来的吧?”

我说是,见我承认,他又点上一颗烟,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淡淡道:“刚才那几个人的话别放在心上,他们都是我的老顾客了,那张桌子是我老爸生前每天坐的位子,所以自从我老爸走了之后,大家就专门把那个位子给他空了出来。”

他说话的语气很是平淡,就像是在唠家常一样,但是话里的悲痛我却能听得出来。我问他他老爸是不是姓周,他听了之后直接站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盯着我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是他老爸一个公司的同事,来这里就是想来向他老爸打听一些事情,没想到他老爸却突然走了。

周师傅的儿子听完我的话,看我的眼神中突然多了一丝古怪的神色,皱着眉头问道:“突然走了?你该不会是认为我老爸是最近才没的吧?”

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这回反而轮到我吃惊了,我说难道不是么。他突然起身从摊子下面的抽屉里抽出一打报纸丢在我的饭桌上。

我拿起来看了看,这是份一年前的报纸,报纸的第一页最显眼的地方用了整版报道了一则加班猝死的报道,而死的人正是我前些日子看到的周师傅!

周师傅一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我可是前几天才看到他的啊!

看到我先是震惊后来又变得十分难看的脸色,周师傅的儿子也不淡定了,问我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儿,我把前些日子看见周师傅的事跟他说了,他听了我的话也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他递给我一颗烟,同时自己也点上一根,抽了好几口之后才缓缓开口,让我赶快把工作辞了,那个地方正常人呆不得。

他说他父亲虽然快五十了,但是身体一直健康的很,就算是过度劳累也不会出这么大的问题,但是去了那家公司上班没几天就猝死了,可谓是死的相当蹊跷。

他说话的时候手中的烟有些发抖,看样子还没从刚刚的消息中平复下来。

什么,周师傅之前跟我一样是值夜班的?

听了周师傅儿子的话我也是一阵恍然,难怪我会在晚上十二点上班的时候看到他,原来他之前就是那个点上班的。

不过我随即想到另一个问题,既然周师傅是鬼的话,那我前天和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女孩儿又是怎么回事呢?

还有第一天晚上我捡到的那个女士钱包和第二次捡到的资料袋以及今天放在我床上的字条,这些该不会都是周师傅留给我的线索吧?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大收款单位点评:

你的香尸,我的魂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这一部的文笔比棺门鬼事要细腻成熟了很多,赞!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都市职场小说推荐

  • 一世高手俏千金

    秦风曾是令各个势力听之闻风丧胆的高手,被人称为“龙王”!为了完成自己归隐前的最后一个任务,秦风来到了队友生前居住的地方,却多了一个名动全城的未婚妻,又接连遇到各色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我是超级富二代

    本是贫穷三无的大学生许褚,被女朋友甩了之后,他的手机上传来了消息:三年期限已到,财产冷冻解除,欢迎回家,少爷。 许褚笑了,他差点忘了原来自己是个超级富二代。 三十年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迷失岁月

    刘毅出身农村家庭家庭,家境也一般,因为自卑所以成绩较好,高考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在学校高冷,傲气,所以也得罪不少人。被人算计堕入夜场,他的人生开始慢慢改变....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都市兵王混都市

    陆轩是一洗浴中心的搓澡工,在一机缘巧合下认识一老头,老头对他说能预测未来,说陆轩是是梅花道的传人,听得他,老头给了一本破破烂烂的羊皮卷,说你的身世以后你会明白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异能交流群

    某天,秦飞失恋后,被一个昵称很奇怪的人拉进了一个很奇怪的群里面,群里所有人都取了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飞天遁地、财倾一方、还没男朋友、好想出去玩、闭关修炼…… “新人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罪美人

    我本是前程似锦的富二代,我本是手握权势的败家子;一场翻云覆雨的突变后,我过上了流浪的生活,不过我不甘,因为低头苟活不是我萧强的宿命!自打那之后我走上了一条没有灯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你的香尸,我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