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我卖棺材那些年

时间:2019-11-13 09:59:25 分类:都市职场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剑之哀伤 主角:吴嬴政,姜雯雯

我是个卖棺材的,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却没想到一口琉璃棺材改变了我的人生……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身世

我并非是怕姜雯雯,也不是畏惧张海的鬼脸,我所惊讶的是,姜雯雯此刻的面貌!

她此刻哪里还像是十几岁的少女,一头花白长发,脸上褶皱堆积,要不是我学过面向,也不一定能认得出她!

我虽然死命反抗,但手还是一点一点的向黄色纸张按去。

“按吧,按下去我就能活过来!不要怪我,我也是无可奈何!”

张海的声音逐渐变尖,刺耳难当。

“金刚咒……。”

我念起了黄本子上的金刚咒。

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师父一定要我把黄本子的内容背熟,看来他老人家早就预料到了。

金刚咒,是一篇震慑鬼怪的经.文,不过以现在的科学去解释的话,根本解释不出其中文字的意思,甚至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学中,都找不到那些字体的音节,背这个的时候,我可废了巨大的功夫。

当第一个音符从我口中发出时,我就感觉我的手恢复了控制。

张海则抱着头颅,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他冲向墙壁,狠狠的撞了上去。

一下,两下,不知撞了多少下,他的头颅已经几乎扁了。

豁然,他看向姜雯雯。

“救我……救救我,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帮你把吴勇的侄子骗来,你就让我重新活过来的!”

然而此刻的姜雯雯却是泥婆萨过江。

她虽然没有如同张海这般疯癫,但我能看到她的脸,与发色无二,她的目光狠狠的盯着我,可身体却如同被定住一般,完全不能动弹。

随着我的金刚咒念诵的时间加长,我看到张海的身体逐渐变得暗淡,到最后完全消失,风轻轻拂过,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姜雯雯还在瞪着我,目光中全然幽怨之色。

我停下了念诵。

“说吧,怎么救我叔父,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我冷冷的说道。

“在张海灰飞烟灭的那一刻,你叔父就没事了,至于我是个什么东西,你师父没告诉你吗?”

尽管我没有再念诵,那姜雯雯也没有所行动。

我知道,她在忌惮我,害怕我还有另外的杀招。

“我在问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怒吼道。

“想知道?签了那份灵契。”

姜雯雯忽然露出了笑容。

我又念起了金刚咒。

“别念了,金刚咒对我没用,要不是你师父那个老东西打伤了我,就算你念如来咒,都无法动我分毫!”

我知道她想借此让我放弃念金刚咒,我不但没停下反而加重了音色。

音色一重,我果然看到姜雯雯的眉头压了下来。

“你真以为你是吴勇大哥的儿子?据我所知,吴勇家三代都是单传,根本就没有兄弟!你是你师父在坟堆里捡的孩子!为了让你过得普通一些,这才交给吴勇抚养。”

姜雯雯咬着牙,却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

我停下了金刚咒的念诵。

“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你不妨去问问你师父!”姜雯雯话一落,猛然朝我扑过来。

我下意识的闪了开。

然而姜雯雯一开始的意图就不是要攻击我,她借着我的躲闪,跳出了门。

我追出去,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真是诡计多端!

看着无尽夜空,我忿忿不平的甩了甩手。

她说的……是真的?

也不知为何,我深深的记住了姜雯雯的话。

说实话,虽然叔父叔母把我父母的事情说的有头有尾,但其中却真有些对不上的地方,比如,每年清明的时候,为什么叔父叔母都不去祭拜我父母,也不曾带我去过?

我是谁?

豁然间我迷茫无比。

我在庙里呆了整整一夜,但无论我如何翻找我的记忆,我的认知,都找不到答案。

“这或许只是她蛊惑我的心理战术!我不能着了道。”

清晨,望着远处山头升起的初阳,我摇了摇头,自言道。

下了山之后,我就进了清宫大学,想要找到姜雯雯,可惜一无所获,我遇到了韩小雨和阿然,不经意间聊到了张海。

从她们口中,我再一次确定了,昨夜遇到的张海是一只鬼!

早在一个月前,张海就出车祸死了,一辆重型卡车,直接从他的身上压过去,头都压扁了。

我故意提起姜雯雯,这时怪事发生了,韩小雨和阿然竟忘却了这个人,任凭我怎么提醒,她们都不记得和我在车上提过她,她们说,她们当时提起的是蒋文文,而不是姜雯雯!

离开清宫大学后,叔母打来了电话,她很是开心。

她跟我说,叔父根本就不是得癌症,是医院诊断错误了。

是巧合?

我自然不会这么认为,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但不管如何,叔父没事了,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只是关于我的身世的问题,我陷入了一层浓浓的迷雾当中。

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师父,可回到原来的城市,已经两个月有余,师父还未见归来。

他的电话从一开始的通了没人接,到最后直接关机状态。

我很担心,但又不知道上哪里去找他。

守着铺子,一天又一天,仿佛师父回不来了。

夜色再度降临,我站在铺子门口,看着街道的尽头叹息。

师傅还没回来。

我正要关门,一个和尚打扮的魁梧中年人,按住了我的手。

“这里可是老邓头的棺材铺?”

“您是?”我不曾记得师父和和尚有过来往。

和尚倒不客气,直接进了棺材铺不说,看到椅子还坐了下去。

“我这里有桩生意,想请老邓出马。”

和尚挑着眉,模样兴奋。

“师父不在。”

我皱了皱眉,对于和尚这种自来熟的性格,很反感。

“不在?”和尚伸头往里院瞧了瞧。

“既然不在,那我改天再来。”

说罢,就要离开,可没走几步,他又停了下来,双目炯炯的看着我。

“小哥,你是老邓的徒弟吧,其实这活儿,你也能接,不如你和我走一趟?”

“我还得看铺子,您请便吧。”

我下了逐客令。

然而和尚却装作不懂,对我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小哥,这活要是成了,我保证你有至少三十万!”

“什么样的活儿?”我心动了。

叔父上次住院,虽然最后断定是误诊,可治疗的费用半点没少花,家里的积蓄花光了不说,叔母还跟亲戚借了好几万。

“有钱赚的活儿呗,你就一句话吧,干还是不干。”

“不说清楚,不干!”

我又不傻,不明不白的事情,绝对不能乱答应,不然到时候给人卖了还不知道。

和尚见我坚决,犹豫了片刻,接着四下仔细的看了看,最后压着低音跟我说。

“听过琉璃棺材吗?”

琉璃棺材!

我心头一跳,我哪止听过,还眼睁睁的看到过呢!

“相信你也知道,琉璃棺材是棺材中的绝品,先人若是用其入了葬,后人即便不是天子之命,也会大富大贵,”

和尚又道。

“更有盛传,琉璃棺材只有古代嫔妃才能使用,古代的黄帝用来葬妃的基本都是琉璃棺材,据说能保一国安泰富饶。”

我挑了挑眉。

这琉璃棺材还有这等妙用?为什么师父从未提起过?

我仔细观察和尚,其模样并不像是在撒谎。

见我沉默,和尚以为我意动了,又接着说。

“现在有人出钱,还给了地图,只要我们把琉璃棺材弄回来,一人至少能分到三十万!”

“你这意思是去盗墓?”

我话还没说去全,就被和尚的大手堵住了嘴。

“阿弥陀佛,这可不能乱说,我们只是物尽其用罢了。”

“具体在哪?”

盗墓是缺德事,寻常时候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干,可关系到琉璃棺材,那就不一样了。

姜雯雯就是躺进了琉璃棺材才变得怪异,师父也是带着琉璃棺材才一去不复返,或许这一次,是上天给我的一次安排,让我去掀开真相的面纱!

“山西!但具体地点我也不知道,到时候有人会领着我们去,干还是不干?”

和尚从怀里拿出一叠人民币,我粗略看过去,大概有一万左右。

“只要你点头,这一万,算作见面礼了。”

山西!

师父的老家不就是在山西吗?难不成和尚说的这个琉璃棺材就是上次师父带回来的琉璃棺材?

第22章 辟邪纸

那些黑色的血水似乎很滚烫,散发着难以言状的阴森。

那股恶臭味再一次的挥发了出来,我的胃经不住的翻滚,一阵痉挛之后,再一次吐了出来。胃里早已空空如也,只是不断的干呕,吐出了一些胃酸。

视觉,味觉,不断的刺激我们,不断强化着我们对前方的恐惧感。里面仿佛…不,里面也许就是地狱!

“走吧!”

走吧,总是要前进的,虽然万分的不情愿。两人率先就走了进去,我刚也想走,突然斜眼看到和尚还呆在原地,愣了一下,刚迈了一半的脚就缩了回来。

“你还挺机灵!”和尚似笑非笑的对我说。

我没回答他,只给了他一个暧昧的笑容。直觉告诉我,又要死人了。

果不其然,走在前面的那两个人,一个刚踏到那些黑色的血水上,就摊了下去。

他全身开始发黑,皮肤慢慢的裂开,直裂到可以清晰的看见骨头,毛发开始脱落,眼眶不住的往外喷血。

另一个人见他这样,转身就想逃,第一步还没迈出去,他的脚就已经烂了,腿上的皮肤,肌肉,像消融的雪那样一块块的往下掉,外露的白骨瞬间变成深黑色,像火焰燃烧过的灰烬,傾刻碎裂,消删,变成散落的灰尘。

两个都是那样在绝望的哀嚎声中,慢慢的化成了一滩血水。

那个场景,多年以后我仍然无法忘怀,每每不经意想起,他们带着的哀怨,从他们空荡荡的眼眶里散发出来,仿佛是在诅咒,多久过去了,依然是历历在目。

和尚视若无睹一般的翻找着他的背包,从包里翻出了一块块类似牛皮纸的东西,然后他撕了一小块下来,扔进了血水里。

令人惊讶,纸并没有被融化掉,而是像浮在水上的纸船一般,慢慢的往深处漂去。。

明明是连骨头都能化掉的血水,对这种纸居然毫无作用!

“这是什么纸啊?”我问他。

和尚说特制的辟邪纸,从活牛身上刮下来的牛皮,放在狗血里浸泡三天三夜,然后取寺庙里腊油涂在上面,防寒,辟邪,百毒不侵。

“如果你早点拿出来,那两个人就不用死了。”我质疑他,口气颇为不满。

和尚只淡淡的说:“没那么多纸,不够所有人用的。”

我心里范寒,对他有多了一分恐惧和厌恶。

和尚要我们把牛皮纸包在脚上。剩下的人都包了上去。和尚自己包两层,那个精明的混蛋。

近便如此,还是没有人第一个走上去,毕竟刚刚有两个人惨死在那里,谁都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和尚催促了几声,依旧没人愿意上前。他又开了几枪,威胁了几句。简直就是一个法西斯的面孔。

哎!我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向前去。

发黑的血水,融合着死人和死老鼠的躯体,走进之后那种恶臭味更加的浓烈,虽然难以习惯这种味道,但是我至少不会再吐出来了。也许是胃里实在是没有东西了也说不定。

我闭上眼睛,下定了决心,迈出了第一步。还没有落下,我有缩了回来,心里还是忐忑不安,毕竟连和尚自己都无法确定这是安全的。

犹豫了一会,我有一次迈出了一步。在半空中悬了好一会,我还是不敢踏下这一脚。就在我要收回来的时候,后背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我重心往前一倾,走了好几步。

开始没什么,突然感觉脚有点麻,吓得我脚就哆嗦了起来。

“小吴,没事吧!”

妈的,刚才是哪个王八蛋推我的!小心不要给我找到。

待了好一会,好像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没问题了,都过来!”我冲那边喊道。

听我这么说,他们才一个个的走了上来。

脚底黏黏的,这种感觉让我恶心,我加快了步伐,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向前走了没多久,就看见了第四道的门。

第四道门并没有隐藏起来,反而是装饰得十分漂亮,那门的边上,有两个雕像,是两个饿面鬼,一个手里拿着一只鬼爪,一个手里举着一只印玺,浑身漆黑。

所有人都没有动静,而是眼巴巴的看着和尚。

和尚被看毛了,说道:“干什么啊你们?”

“和尚,你说实话,这道门后面,又有什么?”

“不用疑神疑鬼的,这道后面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东西我就去吃.屎!”

说着他一脚就往门上踹去。在他踹上去的那一瞬间,门自己就那么打开了,和尚踢了个空,一下摔个狗吃.屎。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出来,可没笑一会,声音都隔在了喉咙里。

因为在门的那边,刚才那只小白鼠就坐在那里,姿势仿佛一只慵懒的猫,它的嘴角向上咧,眼神迷离,表情简直就想一个人那样,我心里不断的泛起违和感,眼前的小白鼠散发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小白鼠突然就消失了。我明明眼睛都没有眨,可它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就好像它这是存在于我眼中的幻影罢了。

却听和尚大喊道:“不能让这个东西逃走。“”

“怎么了?”我还想问清楚原因,和尚已经一马当先的追了上去。

这时所有人都明白了,和尚如此紧张的,这小白鼠或许包含着什么关键,所有人都迈开步伐冲了上去。

我也跟了上去,门不算宽敞,众人争先恐后的挤进去,他们一个个粗胳膊大腿,虎背熊腰,我那里挤得过他们,本不想去挤,却被后面的人推冉着过去。

结果被挤摔在了地上,手电筒的摔了出去。

我在地步上摸了好一会才找到了手电筒,其他人都走远了。

手电筒刚打开,就把我吓得向后一滚,那只小白鼠就在我的面前,依旧的用那种诡异的笑容看着我。

“它在这里,它在这里!”

我大喊。

估计他们都跑远了,没人回应。然后我就见小白鼠舔了舔上嘴唇,露出了锋利的牙齿,仿佛在说要把刚才没咬到我的那几下一股脑全还给我。

我连滚带爬的向门里面跑,小白鼠往上一越就拦住了我去路。

我见无路可走了,就跪下求饶。

“我说鼠爷爷啊,我跟你无怨无仇的,你干嘛老跟我过不去啊,您行行好,放过我这一会,下次我带着一堆灯油,大米亲自来感谢你,好不好呀。”

小白鼠哪里理会我,张开獠牙就冲我咬过来。我躲无可躲,这等闭目等死,突然听后面有人喊道:“趴下!”

便顺势一低头,‘砰’后面一声枪响。一睁眼,那只小白鼠在那里抽搐着,没多久,就死了。

和尚走了过来,说:“小吴,干的不错。”

呵呵,我谢谢你了!

和尚蹲下,看了看那只小白鼠,突然脸色就变了,说:‘妈的,不是这只!‘”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惊叫声。

和尚端着枪就冲了过去,我也跟了上去。见有人中了招,七孔流血而死。

“妈的,哪里去了?”和尚怒道。

其他人指了指里面,和尚再一次冲了进去,众人不知怎么办才好,也只得跟着。

往前又追了一会,始终没看见小白鼠的身影。

突然,和尚停下了脚步,说:“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声音?!

所有人都侧耳细听,我也仔细听了起来。

若有若无的从我的耳边流过,飘飘渺渺,若有若无,婉转,优美,越来越清晰。

好像……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吟唱声?!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孤独是的发给你点评:

我卖棺材那些年很好,幽默风趣,语言精炼,毫不啰嗦,故事设计合情合理,文笔生花,可看出作者功底深厚,给五星都太少。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都市职场小说推荐

  • 一世高手俏千金

    秦风曾是令各个势力听之闻风丧胆的高手,被人称为“龙王”!为了完成自己归隐前的最后一个任务,秦风来到了队友生前居住的地方,却多了一个名动全城的未婚妻,又接连遇到各色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我是超级富二代

    本是贫穷三无的大学生许褚,被女朋友甩了之后,他的手机上传来了消息:三年期限已到,财产冷冻解除,欢迎回家,少爷。 许褚笑了,他差点忘了原来自己是个超级富二代。 三十年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迷失岁月

    刘毅出身农村家庭家庭,家境也一般,因为自卑所以成绩较好,高考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在学校高冷,傲气,所以也得罪不少人。被人算计堕入夜场,他的人生开始慢慢改变....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都市兵王混都市

    陆轩是一洗浴中心的搓澡工,在一机缘巧合下认识一老头,老头对他说能预测未来,说陆轩是是梅花道的传人,听得他,老头给了一本破破烂烂的羊皮卷,说你的身世以后你会明白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异能交流群

    某天,秦飞失恋后,被一个昵称很奇怪的人拉进了一个很奇怪的群里面,群里所有人都取了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飞天遁地、财倾一方、还没男朋友、好想出去玩、闭关修炼…… “新人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罪美人

    我本是前程似锦的富二代,我本是手握权势的败家子;一场翻云覆雨的突变后,我过上了流浪的生活,不过我不甘,因为低头苟活不是我萧强的宿命!自打那之后我走上了一条没有灯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我卖棺材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