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天生杀人狂:谋杀的解析

时间:2019-11-13 08:59:27 分类:都市职场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叶莫 主角:雷诺,叶知远

史上最优雅的连环杀手遭遇最腹黑的侦破天才。一个是只接受道德审判,却肆意践踏法律的罪犯,因为在他的审美当中,法律简单而粗暴,实在不够优美。一个是藐视道德,却奉法律为

精彩章节试读:

第27章 古董琴

但来都来了,就多了解一点儿孙黎也好。

便问:“孙黎除了小提琴,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学生们面面相觑。孙黎平时的生活太单调,与人接触也太少。先不说她还能有什么业余爱好,就是有,他们也很难知道。

李兰鼓励道:“什么都可以,你们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好半晌,有人开玩笑地说:“她有段时间挺爱吃肯德鸡的,算不算?”

大家都哄地一声笑了起来。刘军也忍不住“嗐”了一声。

“嗯……”李兰笑着想了想,却道,“饮食习惯也算。”

开玩笑的学生倒没料到,不由得认真了三分:“真的?!”

刘军忙道:“跟你们开玩笑呢!再好好想想,说点儿有用的。”

李兰瞪他:“谁开玩笑了?我是说真的。想要了解一个人,从他的日常生活着手再好不过了。”也不管刘军众目睽睽之下就被下了面子,转头很认真地对那女学生道,“算,你接着说。”

那位女学生受了鼓舞,当真说了下去:“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吃肯德鸡。”见李兰疑惑里有点儿不悦,忙又澄清道,“我不是拿你们开心的。是她真有点儿怪!”

李兰问:“怎么怪?”

女学生回道:“我常和室友去商业步行街逛逛,逛累了就去街头的那家肯德鸡随便吃点儿。以前在那里碰到过她好几次,都是她一个人。”

刘军问:“你们确定就她一个人?也许她在等什么人?”

女学生很怀疑:“不会吧?她这人有点儿不合群,独来独往很正常。而且,我们碰到她的时候,她点的餐都是一人份。要是等人的话,哪有自己一个人先吃的道理。”

刘军点了点头,挑起眉毛道:“一个女孩子,老是一个人跑去吃肯德鸡,还真是有点儿怪。”

女学生否定道:“不是这里怪。”见李兰和刘军齐齐望向自己,说明道,“后来有一次我们好心带了一份肯德鸡请她吃,她却又拒绝了。她竟然说她不是很喜欢洋快餐。”害得她到现在也摸不着头脑,“你说奇怪不奇怪?可要说她是故意拒绝我们的吧,从那之后,也确实没再见她去吃了。”越说越稀里糊涂,“唉,反正这人怪毛病多着呢!”

李兰低头静思了一会儿,忽然问:“你还记不记得她经常去是什么时候的事?又从什么时候起不去的?”

“上学期经常在那里碰见她。什么时候不去……”女学生努力回想了一下,“也就是这个把月吧。”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李兰啪的一声合上了笔录本,起身道:“今天就先到这里了,谢谢各位同学。有情况我们再联系。”说完,大步向外走去。

调查结束得太突然,别说学生们都愣住了,连刘军也慢了一拍,才急忙跟了出去。

“这就完了?”走廊里,他跟上了李兰的步伐,“你不是真要报告雷队,孙黎喜欢吃肯德鸡吧?”

李兰一边走一边斜了他一眼:“你还真以为孙黎喜欢吃肯德鸡啊?”

刘军实在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她喜不喜欢吃肯德鸡又有什么意义?”

李兰只得停下脚步:“对,她喜不喜欢吃肯德鸡没有意义,因为她到那里去本来也不是为了吃肯德鸡。她是去见某个人。”

刘军提醒道:“你别忘了,刚刚她的同学可说得一清二楚,一个人一份餐,一直如此。”

李兰实在忍不住,又翻了一个白眼。她发现,对着刘军真的很难不翻白眼。

“你可真是个棒槌!”李兰的耐心都快用光了,痛心疾首地望着他,“她不用等那个人,是因为那个人一直就在那家肯德鸡店里。”

刘军愣了一秒,终于赶在李兰忍无可忍之前醒悟了:“孙黎要见的人,就在那家店里工作!”

说这是意外惊喜也不为过。本来只是那些学生开玩笑的话,谁知道真问出了重要线索。孙黎要见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邻居说的那个男朋友。

两人雀跃不已,火速回到警车旁。

李兰一把拉开车门,正要坐进去,却先瞧见了副驾驶座上的文件,动作不觉一滞。临走的时候,她心想这里是校园,谅也不会出什么差子,于是随手把文件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可是现在看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文件摆放的位置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发什么愣?”刘军却连车门都关上了,冲她一挥手,“快上车啊!”

被他一催,那点不确定的疑惑也就一闪而过了。

李兰应了一声,连忙钻进了车子。

一路直奔商业步行街的肯德鸡。还没到用餐时间,店里冷冷清清的,一个客人都没有,服务生正在抓紧时间打扫卫生。一见警车停在了店门外,店里的人都纷纷投来了探试的目光。

刘军李兰请经理出来,出示了警官证。

经理一脸职业化的微笑:“两位警官有什么事?”

李兰道:“有一件案子想请你们协助调查。”看了看店里的服务生问,“可以请你们的工作人员都过来一下吗?”

经理十分配合,马上叫人集合。大多数的员工都很年轻,二十来岁,甚至还有十八九岁的。像经理这样三十出头的,就算年长的了。

刘军拿出孙黎的照片道:“你们有谁认识这个女孩子?”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头的摇头,否认的否认。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李兰一个一个地看过去,没看出什么苗头。又问:“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这里了吗?”

经理道:“还有几个兼职的大学生没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快了,他们马上就到了。”

李兰略一沉眉,对刘军道:“你去把警车停远点儿。”

刘军会意,马上去办。

李兰问经理:“最近一两个月有哪些男性工作人员辞职了,你还记得吗?”

“男性?”经理笑呵呵地回道,“没有。陆陆续续走了几个女孩子。”

李兰又问:“有哪些人是从去年九月之前开始,就在这里工作的?”

本来还以为多少要想一想,结果经理毫不费神地回道:“只有两个。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叫柳志贤的兼职大学生。”

李兰有点儿意外地扬了一下眉毛:“你这么确定?”

经理笑了:“服务生的流动性很大,大多数人做不上两三个月就换工作了,能坚持半年的就很少了。”

李兰了解地点了点头。这活又脏又累,薪水又不高,谁不想要份更好的工作。抬头看了看经理,啤酒肚、黑皮肤,和邻居对那个男孩的描述也相去甚远。再说三十多岁的人,显然不在“男孩”的范围了。

只等柳志贤出现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廖小乔却还没有回来。而路佳这里,也问不出和案子有关的东西。雷诺只得结束了这次拜访。

路佳很热忱地将他们送出门外,又特意叫住叶知远。

“你可千万别让小乔姐姐知道,我给你看了她的宝贝,”她对他说,“这是她的秘密,是我自己偷偷地翻出来的。”

叶知远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只觉得脑子里很乱,胸口一直又闷又涨,难受得像被人强塞了什么东西一样。只好胡乱地点了点头。

回到车上,也还是理不清头绪,连怎么下的楼都记不起来了。

雷诺看他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比起早上的情况有过之而不及,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正想说他两句,手机忽然响了。

“喂?”电话是留守在局里的人打来的,“音乐学院的教授来过了?”

还算叶知远有点儿工作觉悟,知道事关孙黎那把仿瓜乃里小提琴的鉴定,总算打起了精神。

“什么?”雷诺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确定吗?”听了一会儿又道,“你请教授先坐一下,我们马上回去。我想亲自和他谈谈。”

叶知远也不觉惊讶。什么样的鉴定结果值得雷诺要亲自去谈。等雷诺一结束通话,便问:“怎么样?”

雷诺微微皱着眉头:“那把琴不是仿瓜乃里的。”

“假的?”叶知远还有点儿不相信,“不会吧?孙黎会用假的?”

雷诺笑着摇了摇头:“是真品。”迎上叶知远还在迷惑的眼睛,一字一字地道,“那把是斯特拉迪瓦利的真品,价值数百万美金的古董琴。”

叶知远瞠目结舌。他才不管它是什么瓜还是什么瓦,可数百万美金就听懂了。喉咙里一出声音就结巴了:“什……什么?!”

几万块人民币的高档仿品到几百万美金的古董真品,这可是质的飞跃。孙黎再有能耐也好,她从哪里弄来这样的稀罕东西?

刘军也不晓得要把车停到什么地方去,迟迟不见回来。李兰便一个人先去后面看了柳志贤的储物柜。一套工作服,一本书。工作服洗得很干净,也没搜出东西来。书还很新,但是被人翻看过。

第19章 孙黎之死(二)

因为向一个男人出卖了灵魂和自尊,就想从另一个男人那里收获爱情和纯洁。

玻璃碎片的光芒渐渐变得魅惑,一闪一闪的,像黑暗中的星光。她不禁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它们,仿佛在为谁指明道路。

呼吸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急促。

孙黎伸出颤抖的手,捡起一块玻璃碎片。三角形的尖端,比匕首还要锐利。她慢慢地将碎片凑近细长的脖颈,就像用一把屠刀架上一只天鹅。只不过那只天鹅早已不再美丽,洁白如雪的羽毛脱落了,遍体都是溃烂流脓的疮疤。

孙黎闭上眼睛,落下两滴滚烫的泪珠。尖锐的碎片已经抵在温热的肌肤上,传来细微的刺痛。

正咬牙欲刺,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动静。钥匙和锁孔的摩擦,发出断断续续的咔啷咔啷的声响,黑夜里让人心悸。孙黎猛地一怔,碎片堪堪刺破了一层表皮,细细的血流从伤口一直蜿蜒到领口里。开门声消失了,有人从容不迫地走了进来。

不会是保姆,保姆每天早上七点过来。是这栋别墅的男人提前回来了?还是……

脚步声停了下来,来人摸索了一会儿,啪的一声打开了灯。客厅里豪华的水晶吊灯立刻发出华丽耀眼的光芒,照亮了狼狈不堪的孙黎,也照亮了相貌出众的来人。孙黎一看清来人是谁,就像重新活了过来。她猛地扑到那人的怀里,将脸深深地埋入对方不算宽阔却令她安心的胸膛,仿佛这样就可以汲取生存下去的力量。

“你终于来了,”孙黎咬住嘴唇,忍住了哭声,却没忍住泪水,“我等了你好久,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那人扶着她一起去沙发坐下,从茶几上抽了一张面纸很轻柔地帮她擦了擦泪湿的脸庞。

孙黎却已欢欣鼓舞起来。这简简单单的动作,比千言万语都更能抚慰她疮痍满目到几乎坏死的心。她抓住那人的手,努力绽放出一个笑容:“外面很冷吗?你戴了手套。”

那人点了点头,而后四顾了一下。

孙黎忙带着点讨好的意味道:“你不用担心,他出国谈生意去了,没有一两个月回不来。”

近在咫尺的出色脸庞上也浮起一抹浅浅的笑,温柔得像和煦的春风拂过即将凋零的花朵。然后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了一张,仔细地擦干她所有的泪痕。

孙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漆黑如夜的眼眸,如同盯着她渴望已久的光明。她嘴唇颤抖了一会儿,吐出了几个久违的字。

“我……喜欢你。”

很沉重的内涵,却比烟雾更容易消散。

那人深深地笑了,按住她的肩膀让她慢慢转过身去。然后从身后抱她入怀,像抚摸婴儿一样温情无限地轻抚她的头发。孙黎闭上了眼睛,紧紧抓住那拥抱住她的臂弯。她又一次流泪了,但却是幸福的眼泪。头发被轻吻,脸颊被厮磨,一切就像童话一样美好。

沉醉中,给她带来幸福感的臂弯开始慢慢地上移,从胸口不知不觉地移到了脖子。

孙黎将脸搁在那只手臂上,猫一样地轻轻磨蹭。那只手臂便也更紧地拥抱,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直至猛然一收。

“呜……”孙黎痛呼一声,本能地睁大了眼睛。

她想说点儿什么,可是喉咙被过度挤压,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窒息的感觉忽然沉重起来。虽然五分钟前她还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这一刻,她才发现,她没有那么想死。

孙黎张大了嘴巴,拼命地挣扎起来。

可是已经太晚。她的殊死搏斗不过持续了短短几秒钟,便无力地垂下了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大极了,美丽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丝惊恐。

那人--不,现在应该说是凶手,他轻轻地抱起孙黎柔软的尸体,慢慢地,露出一抹浅浅的笑。

美人已逝,空剩皮囊。

那皮囊没有了一颦一笑一嗔一怒,就也如同僧尼们心如止水,摈弃了诸般杂念。怪道许多人都将死当作一种解脱。

他不禁温柔地摸了摸她因为挣扎而凌乱的发丝,然后抱起她的尸体来到了浴室。他轻柔地把她放进了浴缸,就像她并不曾被他夺去生命,而只是睡着了。淋浴花洒被打开,正对着孙黎的身体。

他单腿跪在浴缸前,浴室中唯一的一面镜子只能反射出一个黑色的背影。

凶手小心翼翼地握住孙黎的手。练习小提琴的手比常人更修长一些,皮肤也雪白细腻,却并没有明显的青筋。很美的一只手。可惜精美的指甲里多了一些黑色的纤维,很是破坏美感。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绸布包,放在浴缸的边缘慢条斯理地打开,动作优雅而娴熟。大红绸布里包着的是一把银亮的刀,锋刃如洗,一点锈迹都没有。可见它的主人十分爱惜它,保养得很用心。杀死孙黎的那一只手又拿起了银刀,朝她白腻如玉的手背划下。鲜红的血滴落在浴缸里,在水中氤氲旋转,就像一朵朵逐渐绽放的绢秀红梅。

水流慢慢淹没尸体。只有那面镜子,清晰地照映着那忙碌的黑色背影。

天空中依旧是深深的黑暗,像一道结实得无法刺破的黑纱,不留一点缝隙地笼罩着万丈红尘中的芸芸众生:快乐的,痛苦的;干净的,肮脏的;正常的,扭曲的;美丽的,丑陋的……还有活着的,死去的。

漫漫长夜何时尽!

第二天,保姆准时来到别墅,第一眼便先看到一地狼藉的玻璃碎片,空气里满是蒸发了的红酒气味。她进出这幢别墅快半年了,不是第一次看见相似的场景。孙黎对酒精的迷恋,仅次于小提琴,三不五时就会把自己灌醉。但是她的酒品还算好,顶多也只是砸烂几只酒杯而已。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保姆理所当然地以为孙黎正在洗澡,就先打扫起客厅来。打扫完客厅又去做早饭,煎得金黄的溏心荷包蛋,熬得稀烂的白米粥,还有一盘碧绿碧绿的凉拌小黄瓜。孙黎并不是一个难侍候的人,清淡平常的小菜就可以满足,也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五一节的时候,还多给几百块钱,当是加班费。没有任何地方好抱怨。

一切都摆放妥当,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浴室里的水流声仍然没有停止。

保姆开始有些疑惑,走到浴室门前轻轻敲了两下:“孙小姐?”

浴室里没有一点人声。

保姆又叫了两声,心里不安起来。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浴室。看到孙黎的第一眼,她还以为孙黎不小心滑倒在浴缸里,但才跑了两步,便全身颤抖地僵住了。

保姆的眼光不觉粘在了她的那双手上--如果那还能称之为手。她惊恐地喘息了一声,一下子瘫倒在地。

孙黎躺在浴缸里,宁静地闭着一双眼睛,微微蜷曲的黑色长发像水藻一样在水中飘荡。水流哗哗地从乳白色的浴缸不停溢出,又经过地漏。

她不敢再看,挣扎着爬出浴室。强烈的不适逼得双眼里一片湿润。然后努力地做了一次深呼吸,掏出手机,用颤抖的手指拨出报警电话。

警察们很快就赶到了。如果不是别墅地处偏僻,他们可以到得更早。

雷诺站在浴缸前几步远的地方,有点儿遥远地观察着尸体。淋浴花洒已经被关上,其余的警员也很配合地不再接近尸体。她的十根手指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对光秃秃的手掌浸泡在水里。经过长时间的冲刷,断指处已经没有一丝血水渗出。他有点儿在意地多看了一会儿她的脸。出了浴室之后,又粗略地巡视了一下整栋别墅,看见聂晶已经赶来,便抱歉地笑了笑。

“你难得放假,还不能安生。”

聂晶无所谓地一笑:“谁叫我是法医呢?”一边戴手套一边道,“你这个刑警队长也不轻松啊。”说完,便进了浴室

雷诺把人手一一看过,却还是少了一个,问刘军:“人还没到?”

刘军老实地笑了笑:“说是已经在路上了。”

雷诺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也难怪,好不容易轮到休息,怕还没补足睡眠呢。回头看了一眼,队里唯一的女刑警李兰正在给保姆做笔录。

保姆大约二十七八岁,脸色苍白地坐在沙发上,漆黑的眼珠直直地盯着脚下的某一点,时而点点头,时而摇摇头,偶尔开了口也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李兰皱起眉头,冲他摇了摇头。

雷诺轻轻地走过去,在相距还有两三步远时,看见保姆不安地缩了缩脚,便又退回了那一步,慢慢地蹲下身子。从他现在的角度看保姆,略略有些仰望的意思。

雷诺轻声慢语地问:“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保姆第一次抬起了头,脸上是微微的惊讶,但很快又重新低下了头:“不用了。”

雷诺想了一会儿,叫过李兰,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速度快福点评:

天生杀人狂:谋杀的解析故事虽然平常但也有新颖之处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都市职场小说推荐

  • 一世高手俏千金

    秦风曾是令各个势力听之闻风丧胆的高手,被人称为“龙王”!为了完成自己归隐前的最后一个任务,秦风来到了队友生前居住的地方,却多了一个名动全城的未婚妻,又接连遇到各色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我是超级富二代

    本是贫穷三无的大学生许褚,被女朋友甩了之后,他的手机上传来了消息:三年期限已到,财产冷冻解除,欢迎回家,少爷。 许褚笑了,他差点忘了原来自己是个超级富二代。 三十年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迷失岁月

    刘毅出身农村家庭家庭,家境也一般,因为自卑所以成绩较好,高考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在学校高冷,傲气,所以也得罪不少人。被人算计堕入夜场,他的人生开始慢慢改变....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都市兵王混都市

    陆轩是一洗浴中心的搓澡工,在一机缘巧合下认识一老头,老头对他说能预测未来,说陆轩是是梅花道的传人,听得他,老头给了一本破破烂烂的羊皮卷,说你的身世以后你会明白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异能交流群

    某天,秦飞失恋后,被一个昵称很奇怪的人拉进了一个很奇怪的群里面,群里所有人都取了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飞天遁地、财倾一方、还没男朋友、好想出去玩、闭关修炼…… “新人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罪美人

    我本是前程似锦的富二代,我本是手握权势的败家子;一场翻云覆雨的突变后,我过上了流浪的生活,不过我不甘,因为低头苟活不是我萧强的宿命!自打那之后我走上了一条没有灯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天生杀人狂:谋杀的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