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

时间:2019-11-13 08:59:05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阿商 主角:陶宛萤,冷昱泽,费韦伦,夏君兰

顶着巨大压力,她还是爱上了他,陷入一段不伦之恋。然而,他却背叛了她。她愤而反击,公然拍卖自己的初夜。没想到,买下她初夜的人,竟然是……

精彩章节试读:

第22章 我才没有喜欢你

宛萤眉头一挑,犀利的眸光一闪而过。

陶景山眼见宛萤好像真的悔悟了,高兴还来不及呢,一听封雪这么说自己的女儿,当即沉下脸,“雪儿,好歹你也是长辈,怎么能这么说孩子呢?”

“景山……”封雪难以置信的冲过去,纤指直指宛萤,“可是,她想杀死我!!”

“哎呀,宛萤知道错了嘛!”避开封雪诧异的目光,他轻轻咳了两声,“这件事,以后谁都不许再提了。要是让媒体知道了,又会瞎写一通。”

封雪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愤恨的目光直直射向宛萤。借着这次的事,她好不容易才让老公同意把这个臭丫头送走,没想到,她居然又厚着脸皮回来了!!

“老爸,尝尝看,今天的火腿是我煎的哦~”

“真的?!乖女儿,你终于懂事了!爸真是太欣慰了!”

陶景山也不怕烫,将火腿一口塞进嘴里,“嗯,嗯,好吃!”

宛萤噙着恬美的微笑,目光微微抬起,冷漠的瞥向封雪,封雪倏然一震。

“妈,景叔,早!”冷昱泽走下来,对于宛萤的出现,丝毫不感到意外。

“哥!”宛萤甜甜的一声称呼,差点惊得陶景山把嘴里的火腿吐出来,他无比震惊的瞪大双眼,“女儿,你叫昱泽什么?”

冷昱泽也怔了下,随即,则是有趣的睨着她。

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当然是叫哥哥喽,难不成,还能叫他姐姐?呵呵,老爸,你真逗!”宛萤没事人似的哼着歌又走进厨房,越过封雪身边时,她嘴角微勾,挑衅似的一笑。

跟她陶宛萤斗,那就试试看谁更狠!

从现在开始,她要从封雪身边夺走这两个男人!

高速行驶的轿车内,冷昱泽侧过头,瞅瞅惬意欣赏车外风景的人,“为什么要我陪你去医院?”

“因为你是哥哥嘛!”宛萤回答得理所当然,脸上那无辜的表情,霎是惹人怜爱。

冷昱泽阖了阖眸子,唇角噙抹内敛的笑,“哦,这么快就承认我是你哥了?”

宛萤眨眨眼睛,慵懒又不失小女人的魅惑,自然的伸手轻轻拍了下他的大腿,“所以,哥哥你可要照顾我哦~”

“吱——”车子骤然停下。

冷昱泽倏地抓住她的手,抵在车门上,身子猛然压过,两人身躯贴得密不透风,“宛萤,这个禁忌游戏,你玩不起。”

“呵呵,”宛萤笑了,抚上他俊美无双的脸庞,“如果,我非要玩呢?”

冷昱泽的眸光愈发幽暗,凑近,双唇近在咫尺,“那么,我奉陪!”他毫不犹豫的吻上她,吻得用力,吻得近似惩罚。

那一瞬,他赌上了,就算,是条不归路,他也奉陪到底!

要沦陷,两人一起!

宛萤冷漠的目光,眨也不眨,唇与唇间毫无温度,触感冰凉得刺骨。她没有反抗,反而勾住他的颈子拉近他,加深了这个吻。

要下地狱,她绝不可能是一个人!

从医院出来,冷昱泽就及时打电话给陶景山,“景叔,放心吧,宛萤都是皮外伤,已经处理过了……呃,她的脑子没事……是,我保证!”

一边,宛萤吃着棒棒糖,歪着头打量他。

冷昱泽挂上电话,回过头,“景叔的意见是,想让你去精神科挂急诊。”

“噗~”宛萤失笑出声,摇了摇头,“老爸太紧张了。”勾魂的目光轻瞟过他,“比起你这个外人,他还不够了解我。”

冷昱泽别有深意的凝视住她,此时此刻的她,明明能够看得懂,可又有种无法触及的错觉。这样的陶宛萤,像猎手,性感而又充满诱惑的女猎手。

他缓缓调转目光,发动车子,不紧不慢的说,“景叔放我一天假,想去哪?”

宛萤抚了抚额头,“啪”地打了个响指,“先送我去个地方。”

抬头看着面前这座类似坟墓的洋房,冷昱泽询问的目光瞥向宛萤,后者直接走过去敲门,“小煦!”

门打开,岚惊喜的看着她,“宛萤小姐!”

“小煦在吗?”

“在在,宛萤小姐,请进来稍等!”

“不用了,我外头等他。”

潜意识里,宛萤并不想让冷昱泽知道小煦的身份,而且,她相信,依封洛玄果断严谨的处事手段,定会把小煦保护得周密。

时间不大,小煦就走了出来,一看宛萤,漂亮的小脸蛋微微一红,接着,马上别开脸,口吻极不自在的说,“你怎么来了?”

“带你出去玩!”

宛萤也不多解释,拉着他就要往外走。

“喂!笨女人,谁答应你了?!”小煦挣扎着,视线扫过冷昱泽时,倏地一愣,小眉头蹙了下,“他怎么在这儿?”对于封家的所有亲戚,小煦虽然没有见过面,却对每个人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宛萤回头朝他挤挤眼睛,“他是咱们今天的车夫。”

游乐场。

小煦昂起头,眨巴眨巴乌黑的大眼睛,眉头皱了皱,扭头斜眼瞅瞅宛萤,“笨女人,你一定要做跟智商匹配的行为吗?”

宛萤没好气的拍了下他的脑袋,“小子,我是为了谁才来这儿的?”

“好痛!你这个暴力女,知不知道小孩子的头不能随便打的,会变得像你一样蠢!”

冷昱泽好笑的看着这一大一小,巡视一圈,“我先去买票。”

趁他离开的功夫,小煦扯扯宛萤的衣角,宛萤蹲下身子,“干嘛?”

小煦拧着眉,不情愿的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宛萤扬眉一笑,漫不经心的吐出两字,“仇人。”

“仇人?”小煦思索片刻,点了点头,“知道了。”

“喂,你问这个干嘛?”

“咳……”他转过身,亮出自己漂亮的后脑勺给她,酷酷的说,“你是我哥的奴隶,只属于我哥一人,我不许别人靠近你!”

“噗……”宛萤笑得眼泪差点流出来,“啪”地又拍了下他的脑袋,“臭小子,你快中了你哥的毒了,好的不学,净学他蛮横霸道!”

小煦揉着小脑袋,不满的叫道,“反正,他不在,有我护着你就对了!”

宛萤一怔,缓缓低下头,目光中似乎有着什么正在酝酿,最后,她硬是扯出帅气的微笑,胡乱的揉揉他的头发,“好啦好啦,知道你对我有意思啦,我尽量不嫁人,等你长大。”

小煦脸一红,小手攥成拳头不停挥舞着,“我才没有喜欢你呢!!”

“了了了,你不喜欢我,只是想泡我而已。”

“……”

正值暑期末,园里的人很多。冷昱泽小心的护着两人,边走边问,“他是谁家的孩子?”

宛萤狡黠一笑,“我说他是我的私生子,你信吗?”

间接占封洛玄的便宜,这种感觉爽毙了!

冷昱泽挑挑眉,“那他是不是该叫我一声舅舅?”

小煦翻了翻白眼,心里嘀咕着,论辈份,他还该叫自己一声小小舅舅呢!

不远处,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直暗中盯紧几人。

“是那个女人吗?”

“没错!段老大就是因她才死的!化成灰我都认识!”

“哼,呆会,我们就要替老大报仇!”

“好!”

冷昱泽坐在休息椅上,望着旋转木马上的宛萤。即使这里人再多,她也耀眼得像枚珍珠,光彩夺目,紧紧揪着他的目光不放。尤其是她毫无防备的笑,带着引人入胜的魔力,他的嘴角竟跟着翘起。

他发现,越面对她,他越失去自主。

他和她若能放下,应该会有另一番结果吧。

只可惜……

倏地,他的眉梢一挑,余光不着痕迹的扫向侧面,注意到那边神色诡异的三个男人。

这时,宛萤牵着小煦的手走过来,振臂一挥,“呆会我们就去坐云霄飞车!”

小煦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尽管嘴上不说,可兴奋的目光却说明一切。

冷昱泽起身迎过去,一手接过小煦,另一手揽住宛萤的腰,压低声音,不容拒绝道,“小煦累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

宛萤一皱眉,“谁说的?我们……”

小煦突然出声,“我有些累了,想回去。”虽然不明白冷昱泽为什么神经紧张,不过,他这个人做事一向沉稳,他这么说,一定有他的原因。

“这么早?”宛萤狐疑的瞅瞅两人,总觉得哪里有些古怪。

走出游乐园,冷昱泽环视一圈,这里是大门口,人来人往,旁边还有几名巡警,料想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才叮嘱宛萤,“我现在去开车,你跟小煦就站在这里不要动。”

宛萤不耐的嘟囔一句,“我又不是孩子。”

小煦眯起乌黑的大眼睛,揪着额前的头发,盯着冷昱泽的背影,若有所思。

“小子,要吃冰淇淋吗?”宛萤指指不远处的流动冷饮车,“喂,你在这儿等着,我去买来。”

“明明是你想吃吧。”小煦摇了摇头,最讨厌大人做不成熟的事时拿小孩子当挡箭牌。小手无聊的捂着唇边,打了个哈欠,就在这时,两个人影猛地窜上前,冲过马路后,一左一右,架起宛萤就塞进了迎面开来的车子里。其动作连贯流畅,毫不拖泥带水,一看就是绑架惯犯。

“笨女人!!”小煦惊叫一声,却没有立即追过去,而是迅速记下车牌,然后抬起手,对着腕上那块精致漂亮的黑色腕表说道,“岚,这里是R游乐场,立即追踪一辆车牌为X5290的车子!”

第3章 他不止会演戏

他现在卓然而立,体贴微笑,一副好哥哥的模样,跟昨晚冷笑嘲讽她的样子判若两人。奥斯卡都欠他一座小金人啊。

封雪皮笑肉不笑地说,“宛萤,怎么说你也是陶家的千金小姐,你穿成这样被人看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不知廉耻,生性放荡的姑娘呢。还是注意点比较好。”

宛萤在心里冷笑,自己不惹她,她居然还主动送上门来找死了。宛萤眉头一挑,淡淡道,“这里恐怕只有你这个外人会这么想吧?”

封雪瞪着她没有发作,回头就朝陶景山发飙,“你听听,我在这个家都成外人了!”

“好了,雪儿,你别生气。”陶景山安慰了封雪两句,转头就对女儿瞪起眼睛,“宛萤,不许对妈妈这么说话!”

“我老妈已经进棺材了。”

“……”

宛萤坐到高脚椅上,盯着封雪道,“喂,记住了,在这个家里,永远也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景山——”

“好好好,雪儿你别生气,我这就说说她!”

陶景山刚要教训宛萤,她就悠悠一笑,“老爸,你想在明天的报纸上看到某出企业家虐待女儿的消息吗?”

“你……”陶景山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又气得涨红了脸。

冷昱泽见自己妈妈受了委屈,拧了拧眉头,“景叔,妈,时间不早了,该去机场了。”

“不去了!”封雪闹起了脾气。

“咳,昱泽……”陶景山只得向冷昱泽求助。

冷昱泽来到母亲跟前,轻声安慰她,那孝顺的样子直让陶景山眼红。他再扭头看看自己的闺女,活像是向他讨债的冤家,不由叹息了一声。

“妈,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封雪看一眼儿子,欲言又止。

陶景山临走前低声叮嘱,“昱泽,你替我看着点宛萤,千万不能再让她出去闯祸了!最好是把她带进公司,学着接触生意。”

他的良苦用心,冷昱泽岂会不懂,笑了笑道,“景叔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陶景山拍拍他的肩。

汽车越驶越远,冷昱泽脸上温和的笑容,渐渐消失。

他回身走进客厅,宛萤手里握着高脚杯,斜睨着看他。

他走到她面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一言不发拉着她就往楼上走。

“喂,你放开我!不想脑袋开花,现在就给我放开!”

他非但不放,还更加用力地抓紧她,手指就像铁钳一样掐得她生疼。宛萤随手拿起旁边的花瓶,想也不想,照着他的头就砸了下去。

“砰”地一声,花瓶碎片落得满地都是。

冷昱泽停下脚步,背对着她。

陶家的佣人刘嫂匆匆跑了出来,“小姐,少爷……这,这是怎么了?”

宛萤咬着唇不说话,死死瞪着身前的男人。

冷昱泽慢慢地转过头,鲜血从额头上缓缓淌下,吓得刘嫂尖叫起来,“少爷,你的头流血了!”

宛萤神色不变,别说把他砸出了血,就算砸破了他的脑袋又怎样,她既然敢做,就不会后悔!

她的狠,冷昱泽领略到了,他淡淡的说,“刘嫂,放你一天假,你回家休息吧。”

“可是少爷,你头上的伤口……”

“没关系,我会处理,你可以走了。”

尽管他在陶家的身份特殊,但不容置喙的语气仍旧充满了霸气。刘嫂看了看小姐,见她没什么反应,只好离开了。

刘嫂一走,冷昱泽猛地揪住宛萤大步往楼上走。

“放开我!”宛萤用力拍打着他,可他根本不松手。

他力道强悍,拖着她走,她身上的吊带睡衣突然嘶地一声,撕开一条口子。

“该死!”

宛萤赶紧抓住身上少得可怜的布料,想要掩住胸前暴露的春光,可是在对上冷昱泽嘲讽的眼神时,她索性放开手,挺直了脊梁,眸光森然。

冷昱泽猛地将她推进房间,沉重的躯体迅速压到她身上,额头上的血迹顺着他的下巴,滴落到她的脸上。

他的手指抚上她的脖颈,咬着牙道,“陶宛萤,你给我听清了!再敢对我妈妈不敬,我会杀了你!”

宛萤冷笑,“除非,你们滚出我的家,否则,别想我放过她!”

他的手渐渐用力……

在那一瞬,她真的感觉到了杀气。

原来,这个男人不止会演戏。

她用力挣扎,双脚乱蹬,一双眸子快要喷出火来,她在用眼神告诉他,就算要死,她也会拉着他垫背!

冷昱泽笑了,那抹笑,耀眼夺目,只是,毫无温度。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孤独是的发给你点评: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好新颖的题材,构思很独特,虽然更新有点少,但是一本有潜力的书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推荐

  • 元气小甜妻:男神,kiss请闭眼

    秦小雨大概是遇到了假的男神。他是哥哥介绍给她的朋友,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又抱又搂又亲。贾凯言长得好看,贾凯言家权势滔天,贾凯言是实实在在的男神!可是贾凯言是男神关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女人,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一遇难言

    什么是我爱你? 命中注定。 什么是你爱我? 三生有幸。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冷面总裁霸道爱

    N大中文系教授任东伟与唐淼青梅竹马,新婚第二天,任东伟遭遇车祸,尸骨无存。唐淼含悲远走异国,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儿芭拉的订婚宴上邂逅酷似任东伟的男子,HW地产总经

    龙雅人现代言情 连载中

  • 陪你静看时光

    八年前,纪梳悄然离开,与所有人断绝了往来。 八年后,沈嘉迟步步紧逼,她狼狈后退。 他说:我很懒,所以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她说:爱情永远不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早已回不去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 惊鸿一遇慕终身

    她受尽了爱情的伤,远走他乡。 六年之后,她带着孩子,重回故乡。 他的霸道追求让她难以适从,她说:“沈慕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你凭什么这么做?你是我的谁?”

    龙雅人现代言情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老公凶猛:娇妻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