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凰妃逆天:妖孽邪王靠边站

时间:2019-11-12 17:51:13 分类:幻想异能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沧海成沙 主角:洛倾,鬼方倾漠

她是天宗下一任宗主,众所周知的废物,当清冷的眸子再次睁开,她已是现代顶尖杀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法修炼,主位被夺走,那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天赋,曾经怯懦的废物王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姐姐救我

无妄没说话,暗地里已经叫附近的腐尸或者尸体去盯着那个妇人了。

这座宅院不大不小,看起来是荒废了很多年,整个院子里杂草丛生,虽然亭台楼阁依旧,但也遮掩不住这其中所散发出的虚无与荒凉。

洛倾走到一座五六米的小拱桥上,无意间瞥了一眼桥下已经杂草没腰的水塘,只一瞬她便定住了目光,眯了眯眼。

这些草看上去有些不对劲。

她抬手按在石廊上,刚准备借力跳下去看看,突然愣了一下。

就在她手掌下面的地方,是一道寸深尺长的沟壑,看样子已经存在很多年了,风雨过尽已经把沟壑两旁棱角分明的突出磨平。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道沟壑,应该的被刀剑这类冷兵器劈出来了。

有了这个猜想,她立刻开始在整座宅院里走了个遍,结果下来果然和她料想的不错。

无妄有些不理解她的行为,又害怕打断她的思路,一直到她停下来,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主人,你刚刚,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此刻,洛倾站在后院的一间屋子面前,望着那紧闭的破旧木门,语气中略微带着些坚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座院子的主人可能是遭遇了杀身之祸,被人血洗了满门。我刚才在那座矮桥上时,摸到了石廊上留下的一道痕迹,后来我又在整个院子里看了一遍,很多木头或者墙壁上都有这种剑痕,虽然昨晚我和那个黑衣人在这里交过手,但是还不至于把剑痕弄得满院都是。还有,你仔细看看,这院子里长的草,似乎和我们平常见到的不太一样。”

无妄听到她的话,又仔细看了看院子里这些草,这一看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这草······怎么长成这样。”

他实在很难形容自己看到这草时心里的感觉,阴霾压抑,隐约间还可以闻到些许腥膻的气味。

“这草叫水涴,表面上和普通的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它的丛茎比野草要大很多,而且你仔细看的话,这些草的根茎和叶柄都是暗红色。我也是以前从书上看到过,这种草是专门生长在那种阴气怨气及重的地方,尤其是只要能够生长水涴,那个地方肯定曾经血流成河过,所以这种草一般都会生长在古战场或者大型的祭祀坑一带,但是这里既然能够生长,就必定已经形成了它生长的条件。”

“那······”无妄语无伦次,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算你知道了这些,对我们又有什么帮助。”

洛倾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感觉自己是带着一个弱智出门的。

“真的是,我带着你有什么用,一点忙都帮不上不说,我还得天天悠着你会不会要了我的命!”

无妄怯怯的,也不敢说话,只能躲在剑里委屈的小声嘟囔道,“那······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洛倾懒的理他,思索了一会儿,组织一下语言,把她心里的猜测都说了出来。

“以前来说,只要是惨遭横死的地方,算作阴地,而像在这样的院子,积存了无数的阴气与怨气,应该叫做凶宅。然而这里死过这么多人,按说你应该感觉得到这里的阴煞之气,可是你现在还是什么感觉都没有,这就说明,这里应该是被人刻意设下了专门压制阴煞之气的阵法,如果按照这样推断的话,昨晚那两件事就可以解释的通了。那个偷孩子的人身上带着青鸾的气息,却到这里中断了,还有那个能打出鬼手印却没有散发出阴气的人,都是因为这里设的这个阵法。”

无妄听到这,终于可以插上一两句话了,看洛倾停顿,赶紧接着说道,“凶宅很常见啊,就算这里曾经惨遭灭门过,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没,直接找个道士做做法驱了不就得了,何必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把这里镇压下来。”

“这就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了,宁愿大费周章的把这个地方的阴煞之气镇压也不把它清除,”洛倾抬头看了看已经快要爬到天空正中央的太阳,“现在已经接近正午,是阳气最足的时候,所有阴诡之物都会被削弱力量,如果这个地方真有什么不对劲,我们还是趁现在看明白。”

剑魂说完,这才看到眼前这间不起眼的屋子。

“主人,你为什么站在这里,这屋子有什么不对么。”

“凶宅之所以称之为凶宅,就是因为它里面的阴气怨气太重,而每一座凶宅里,都会有一个聚阴之地,根据房子坐落的方位不同,聚阴之地也会不同,有可能是大堂,有可能是闺房,还有可能是厢房,只要是这座院子里的地方,都可以成为聚阴之地。”

“那您的意思是说,这间屋子就是这座凶宅的聚阴之地。”

洛倾没回答,其实对于这方面她也不太理解,甚至就连她刚刚的那些猜想与推断都是靠着前世从那些山书野史上看到的,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

“是不是,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她刚一推开门,立刻感觉这间屋子不对劲,先不说这里过重的阴沉气息,就是这门栓发出的声音都不像是常年没有开启过得声音,这里的门栓非常顺畅,只要一推就能感觉到,这扇门应该是经常被推开的。

无妄一进这间屋子,立刻从剑里钻出来了,化成一抹虚晃的人形站在洛倾身边,确切的说是稍稍挡在了她面前。

神兵对主人的保护意识都很强,稍微有一些危险,它们立刻会将主人护在身后。

“怎么,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还不知道,但是我对这里的感觉很不好,主人,你要小心。”剑魂警惕的看着四周,小心翼翼的说道。

洛倾点了点头,索性也没让他回剑里躲着,这里既然有阵法压制,应该也不会被人察觉。

屋子不大,看样子应该是一间厢房,他们在屋子里溜了一圈,也没看到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这完全不应该啊,大费周章的把阴煞之气镇压,肯定是有原因的,难道他们还是不仔细?

洛倾目光深沉,慢慢的看向四周的墙壁,走过去一片一片的敲打着,结果发现四周的墙壁都是实心的,而且看样子应该很厚。

“主人,这屋子的下面好像有东西。”

她看着剑魂,此刻他就站在一块地板上,话语并不肯定甚至带着些许迟疑。

洛倾快步走过去,蹲在地上一敲,“咚咚咚”空洞的声音从地下传来,果然,这块地板下面是空的。

“走,我们下去看看。”

剑魂有些不放心,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结果嘴没洛倾的脚快,没来得及开口,她已经拉开地上的隔板走下去了。

这条秘道似乎是很久以前就建造好的,门一开,两旁的灯就亮了。

他们一路走下来,密道里的阴气越来越重,洛倾的眉峰也越蹙越紧。

这个地方,明显有古怪。

四周昏暗,隐约间只有墙壁两侧相隔很远的火把可以微微照明,她正走着,突然脚下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

剑魂看她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刚要扶发现自己的手直接穿过了她的身体。

他低着头,握了握虚晃的手,心中有些失落。

洛倾稳住身形,低头一看,发现脚下似乎躺了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个小孩,女的,看上去不大,这估计就是那些丢失的孩子中的一个。

她蹲下身,伸手把倒在地上的小女孩翻过来一看,已经没了气息,双目瞪大,瞳孔紧缩,保持着嘴巴大张的尖叫样子,满脸惊恐和害怕,这个表情就这么定格在了她的脸上。

“她的魂魄没有了,而且是在活着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直接吸走的。”

剑魂站在洛倾身边,只看了那小女孩一眼,便可以肯定。

“吃生魂的东西么······”洛倾喃喃的说着,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安。

把小女孩的尸体放到一边,他们继续往里走,隐约间听到密道里似乎传来了小孩的哭声。

洛倾加快脚步赶紧往里走,剑魂跟在她身边,想劝也不敢开口。

慢慢的,越往里走,他们的脚步就越慢,不是走不动,是不敢再继续往前走。

就在他们刚刚走过的那十米的距离,地上横横竖竖躺着有七八具小女孩的尸体,她们脸上的表情基本一样,全都是一片悚然。

眼看着前面还是望不到头的黑暗,洛倾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走。

这些小女孩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直接吸走了生魂而死的,现在看来临城那些丢失的孩子可能都在这里,夺人生魂本就丧尽天良,更何况是刚刚九岁的小孩子。

这密室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还在思考,突然听到前面的通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小孩子的哭声越来越近,洛倾只感觉腹部被重重的撞了一下,她脚下没定住被冲力给推的后退了两步。

小女孩哭嚎的满脸泪花,看到洛倾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抱着她的衣袖哭喊,“姐姐······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第20章 比赛开始

洛倾出手了,她甚至连兵器都没拿,只是单纯的出手,然而每一下都打在了那把真正的剑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鬼阳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强调着,但是没有用,洛倾指尖弹在剑身上,强悍的震动叫他手腕发麻,甚至有些疼痛。

每一下的疼痛,都在提醒他鬼荒八剑被破了的现实。

怎么会,她怎么会知道那一把是真剑,怎么会!

“还要打么,现在谁都没有看出来你的鬼荒八剑被我破了,现在停手至少还能保存颜面,若在继续下去,你的手腕已经撑不住了,到时候剑一落地,整个演武场所有人都会看到。”

鬼阳沉默着,他眉头紧锁,一双眼死死盯着洛倾,突然他周身强悍的阴煞之气爆发,不顾一切的怒吼出声,“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输给你这个女人!”

他从出生以来就资质平平,他向往着像鬼方倾漠那样立在万人之上,所以他疯狂修炼,即便天资不好也把宗门秘术修炼到了同等年龄段中佼佼的地位,就希望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

今天他好不容易体会到了那种梦寐以求的感觉,但是,为什么就被洛倾如此轻而易举的破解了。

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他还没享受够,他不甘,他不允许!

“快看,第六道剑影!”

观众席上有人大喊了一声,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鬼阳身上。

“加油啊,绝对不可以输!”一个两个,几乎眨眼之间,无数支持的呐喊在演武场的高台上盘旋着。

洛倾眉峰紧锁,看着鬼阳隐忍铁青的脸色,冷声警告着,“你若再不收手,你的手腕会废掉。”

“就算废掉,我也要打败你,我鬼阳绝不要再让任何人看扁我!”

“冥顽不灵!”

洛倾冷嗤一声,掌心青色灵光闪烁,竟然莫名伸出了一条没有实体的长鞭。

鬼凝白和鬼霸神色一变,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那条长鞭上。

六道真实的剑影与虚幻的长鞭飞速碰撞,刺耳的嘶鸣直接压下演武场中的高呼,众人亲眼看着鬼阳所用的鬼荒八剑那六道剑影一道一道消失在洛倾长鞭的攻击之下。

伴随着“哐啷”一声,长剑落地,整个演武场死一般寂静。

鬼阳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捂着脑袋,不可置信低吼,“不······这不可能,你怎么会破了我的鬼荒八剑,这不可能!”

场边的裁判宣布了比赛结果,洛倾鞠躬致谢,掌心灵光凝聚成的长鞭悄然溃散,她扭头看了看鬼阳那副破败的模样,想着作揖还礼估计是没戏了,干脆直接转身,往下场的门口走去。

突然,场边的观众发出了细微的声响,洛倾身体未动,只感觉背后突然袭来一股杀气,她偏头一挪,一只弯曲成爪的手从肩膀上方探了出来,凌厉的动作带起了周围的风都像是刀刃。

她神色凛然,眼中杀意迸现,抬手一把握住那只手腕,明显感觉身后的人手臂一僵,她脚下未停,猛的向后一踹,同时掌心握紧那只手腕,只听“轰”的一声,烟尘四起,刚刚在背后偷袭她的人直接一个单手过肩摔给丢到了前面。

鬼阳躺在地上满脸痛苦,洛倾依旧紧紧握着他的手腕,那力度仿佛要把他的手腕捏碎。

“我告诉你,在我这发疯是没用的,如果你不想手腕被毁掉,就给我老实点,你们玄宗的人都这么不知道轻重么,窝里横就算了,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洛倾这一顿凶狠的嘲弄直接引起了民愤,有几个激进的干脆忍不了了。

“洛倾,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玄宗撒野!”

“就是,说我们不知道轻重,你自己有几斤几两啊。”

“大言不惭,不知好歹的女人!”

洛倾不为所动,突然她转过身,拖着鬼阳像是拖着一条死狗,竟然重新走回了演武场正中央,直接将他甩在了脚下。

“自古成王败寇,你们既然觉得我自大,就过来比试一下,嘴上说算什么本事,”她说着,双目如同利刃,冷飕飕的刮过那几个带头滋事的玄宗子弟,“这场上若有不服的,来战便是!”

观众席上,被洛倾重点看了两眼的那几个人顿时哑口无言,一想到刚刚她的实力,他们也只能强撑着脸面没敢再说话。

场面一时有些下不来,七位长老互相使了个眼色,最后还是鬼方夜站了出来。

“好了好了,败了就是败了,我们玄宗也不是经不起失败的,宗门内演继续,你们两个先下去吧。”

洛倾下场的时候在门口刚好遇到了鬼方倾漠。

下一场是她么,刚刚净顾着比试了,竟然没注意到。

就在洛倾沉思之际,突然听到耳边轻飘飘的飞来了一句嘲讽,“大言不惭!”

“不知好歹!”

鬼方倾漠继续往前走,听到她那句不怕死的回怼后,不光没有生气,竟然罕见了勾了勾唇畔,清冷漠然的双眼染上了些许笑意。

“什么,鬼方倾漠输了!”

中午正在吃饭,小林过来跟她说了一下宗门内演的现在的情况,最叫人无法接受的莫过于此了。

小林满脸可惜的点了点头,“是啊,你下面那一场就是大少爷,但是大少爷上场,连打都没打,就直接认输了。”

“那老宗主和长老们呢,也同意了?”

“那七位长老都巴不得大少爷进不去十强那,到时候也好给支系的子弟们多留出一个位置,至于老宗主,倒是什么都没说。”

洛倾点了点头,对于鬼方倾漠现在的状况她也不是很清楚,虽然失去了生魂本源,但真的丝毫灵力都没有了,这倒是也不太可能。

充其量也不过是达到不了曾经的巅峰了。

“那看来,今年的第一,应该是鬼方倾策的了。”

小林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今天你那场比赛二少爷也看了,她说你能如此简单的破了西南玄宗的秘术,可能他是打不过你的。”

“秘术,今天鬼阳用的那个是西南玄宗的秘术?”

“是啊,整个玄宗七个支系,每一个支系都有一个独门秘术,西南玄宗的就是你今日看到的,鬼荒八剑。”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厉害。”

夜晚悄然降临,万籁俱寂。

洛倾坐在桌案旁边,看着桌子上那只赤红色的药瓶。

一张俏美的脸上少见出现纠结之色,她轻叹一声,抬手拿起那只药瓶,将里面的药丸全部倒在掌心。

“你吃的太多了。”

背后突然响起一阵说话声,舒朗低沉的语调,清冷中透着傲然,她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

“宗门秘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到时候演武场上,一旦鬼凝白察觉出她手中的那把鬼兵是假的,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用宗门秘术来对付我。”

夜曦抿唇不语,看着洛倾将手中的药碗分出一部分,剩下的全部吃了下去。

“其实你也不必急于一时,你赌九头青鸾在玄宗,这几日你不断将无妄的阴煞之气释放,若九头青鸾真的在这里,它会有回应的。”

“是你说的九头青鸾在玄宗,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跟我说你给我的信息的是假的?!”

洛倾转过身,仰头定定的看着他。

夜曦眸光轻颤,似乎从这双眼睛中看到了什么,他唇瓣抖动仿佛触电了一般,飞快将脸瞥到一边,郑重道,“我给你的信息绝对不会有错,但九头青鸾在玄宗手中却不一定就被关在这里。”

“玄宗主门在此,我不相信他们能把鬼界圣兽放到一个不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的地方。”

夜曦拧眉看着她执拗的侧脸,有些无奈,干脆默许了她的作为,“这几天你体内的阴煞之气堆积的太多了,这次结束之后,我帮你清一下,”他说着,从怀里又拿出一瓶赤丹放在桌子上,“如果明天撑不下去,叫无妄来找我。”

“多谢。”

“是我该谢谢你,为了鬼界鞠躬尽此,你该得到更好的。”夜曦说的无比庄重,仿佛是要让她承继大统一般。

洛倾顿住,接着调笑一声,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赤丹在晃了晃,“我不要别的,只想要命。”

接下来这几日,比试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洛倾再遇到对手也没有像鬼阳那般纠缠,似乎是她当时在场上说的最后一句话起作用了,总之败了就是败了,也没有再找麻烦的。

两天后,数百人的比试已经剩下了二十个。

不出意外,洛倾被安排了和鬼凝白比试。

玄宗内门的弟子们经过这两天,对于洛倾的实力已经有了了解,虽然表面上依旧不认同,但他们心里明白,洛倾绝对不是好惹的。

相比于第一天和上一次的比试,场上那些盲目的支持已经很少了,鬼凝白习惯了被众人捧在手心,如今观众席如此安静她却有些接受不了。

西北玄宗那一支必然是要疯狂的为之助威,但全场寂静,倒是显得他们无比聒噪,那带头人被四周其他支系的弟子甩了两个眼刀之后,也讪讪的闭嘴了。

“比赛开始!”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驱蚊器点评:

凰妃逆天:妖孽邪王靠边站此书言语诙谐幽默,情节生动有趣,人物塑造十分接地气,深得广大网民喜爱。平凡小人物的登天之路,崎岖坎坷但却不甘于受人摆布的命运,天降系统辅助修炼,一路装逼无人能阻,实乃现代优秀网文之代表,五星不再多说!!!屎,总不能我一个人吃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幻想异能小说推荐

  • 锁君心:妃愿长存

    一夜荒唐,她失去了少女最珍贵的东西,却没有等到那许下承诺之人。 “带着这个到京城来找我,现在我不方便带着你,如果你敢不来,我会亲自来找你的。” 额头的轻吻仿佛成了永

    龙雅人幻想异能 已完结

  • 六界独尊:美人心

    “这两个孩子随着月光和白雪出世,就叫她们纳月,迎雪吧!” “这两位公主命中注定不会平凡,特别是九公主,望陛下认真教养,是恶是善就看九公主的造化了!” “颖儿,我真的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抢婚101次:娇妻别想逃

    被抢婚100次,只能认命留下。 一夜过后,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再度带着孩子逃跑再嫁。 “你肚子里都怀着我的宝宝了,还要嫁给别人?”某总裁森然挑眉。 “那又如何?”她负气嘟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极地异煞

    南极洲大陆的科研基地发生恶性事件,一行军人奉命调查搅入其中不能自拔。 灵异事件!时空转换!空间叠加!外星生命!UFO!科研怪物!比比皆是! 科研基地地下暗河洞穴更藏杀机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霸道老公花样多

    池荞花了一辈子的运气遇到了赫深。 她分手,负债,众叛亲离,无家可归,赫深收留了她。 他把她带走,给她天底下最好的东西。 她以为自己是他心中的白月光,后来才发现他心中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相互吸引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你爱得这么执着,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但是你就是那么的吸引着我,你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背影,一个回

    龙雅人幻想异能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凰妃逆天:妖孽邪王靠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