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狂傲狐妃,王爷不要怕

时间:2019-11-12 16:05:23 分类:幻想异能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魁影 主角:蒲罂雪,北寒溟

曾经的她,是一只不知人心险恶的狐妖。单纯善良,却被人当做利剑伤害他。 蒲罂雪怨、她怒,立下重誓,宁负世界,也绝不在做那个无知的自己,任人宰割。 意外来到风华大陆,第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 丫鬟小莲

不比寒月楼的温情,云湘阁此时却是狂风暴雨。满屋的狼藉,地上都是些珍贵古玩的碎渣,几个丫鬟跪在一旁,瑟瑟发抖,一脸畏惧地看着暴怒中的连云。

连云一身怒火,坐在圆桌前的凳子上喘着粗气,脸上的妆容也无之前的妩媚多情,加上因为被打了耳光,虽说上了药,但还是因为怒火显得恐怖。

想到今天在那么多位夫人前如此丢脸,竟然输给那个女人。她可没错过她们眼中的幸灾乐祸。这些女人,不要以为她不知道她们是想方设法想把自己拉下台。平时对她是阿谀奉承,但背后不知使了多少幺蛾子。但是她是谁?又岂能让她们得偿所愿。从小就耳濡目染相府妻妾间的尔虞我诈,她们的把戏她还不放在眼里。

只不过,今日王爷对罂雪过分的宠溺让连云心生危机。这么多年了,她不会不知道王爷是真的对罂雪上心了。她还没见过王爷对一个女人宠溺到这种地步。更可气的是,那个女人还一脸不屑。凭什么?她一个来路不明的贱人,有什么资格获得王爷的宠爱。想到自己竟然败在她身上,连云气更大了。

眼角看到一旁瑟瑟发抖的丫鬟,连云眼下一片鄙视:“跪在角落干嘛?难道本夫人有如此恐怖吗?”

那几个丫鬟更加害怕了:“奴婢不敢。”

连云看到她们这么没用的样子,心里火的不行,上前就将她们踹倒在地,嘴里喋喋叫着:“没用的贱婢,我踢死你们……”

连云也是怒火无处可发,那股狠劲,仿佛将这几个丫鬟当做罂雪般发泄。而那几个丫鬟心里却是叫苦不迭,但熟知连云的脾气也不敢躲闪,只是身体上传来得疼痛让她们连连出口求饶:“夫人饶命,求夫人饶命——”

小莲进房就看到连云狰狞着脸踹着几个丫鬟,脸色没有多变,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这几日不过是家里有些事,她请假回去了一趟。没想到一回府就听到了各位夫人被王爷责罚的事,而主子还败在了一个王爷刚带回来的女人手中。一向心高气傲的主子哪受得了这股气,发泄一下也是正常。

“夫人,谁惹你生那么大的气啊?”小莲笑脸盈盈。

看到自己的心腹小莲,连云脸色稍微缓和了,又走到凳子坐下,小莲立马端上一杯茶,顺便使了个眼色给那几个丫鬟。几个丫鬟见到小莲都松了口气,而后急忙收拾起房间。

“家里的事怎么样了?”连云面无表情,对小莲的小动作熟视无睹。

“多谢夫人关心,家里一切都安好。”小莲笑着开口。

看到小莲贴心的样子,连云淡淡笑道:“还是小莲贴心,看她们那副样子,我就来气。”说着,就瞪了一眼正在收拾的几个丫鬟。几个丫鬟也不敢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收拾着。

对连云的偏心,她们都已经习惯了。毕竟小莲是她的陪嫁丫鬟,而且平时也帮衬着出谋划策,所以这么些年来才能一直得到王爷的宠爱。因此连云才更加疼爱小莲,连她的月钱都是她们的双倍。

“小莲,你听到消息了吗?”连云发泄完怒气,脸色也平静下来了。

“回夫人,奴婢已经听说了。”小莲恭敬地微微低下头。

“那你有何想法?”连云轻抿了口茶,而后抬头期待地望着小莲。虽说小莲只是个丫鬟,但她的聪明机灵却是少见的。所以自己才会只带着她一个人嫁到王府。索性她也没让她失望,这几年也帮助自己不少。

“恕奴婢直言,奴婢知道夫人当心什么,但夫人今天所为却是不妥。”小莲思索再三,大着胆子开口。

连云眼角轻挑:“你是什么意思?”

“本来夫人带着其她夫人一大早去拜访到也无碍,可管家都说王爷下令不让任何人打扰那位姑娘了,夫人就该回来了。而不是在那里吵吵闹闹,最后还……”

小莲说着说着就发现连云脸色又变得难堪,急忙住了嘴。

“你是在指责我的不是吗?”

“奴婢不敢,请夫人恕罪。奴婢所言所语,都是为了夫人着想。”小莲急忙跪下。

连云久久望了她一眼,而后扬了扬手:“算了,起来吧。”

“谢夫人。”小莲散落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脸,发丝下嘴角却微扬。

“继续说吧。”

“从王爷昨晚就下的命令就可以知道王爷对这个姑娘很是宠爱,虽然王爷早上之后就下令让我们不要称她为王妃,但王爷早上对她的大不敬等行为没有其他惩罚,可见王爷对这个姑娘还是很上心的。”

“所以呢?”小莲这么一说连云又想起了早上的场景,脸色阴晴不定。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王爷对这个姑娘到底是真心喜欢还是一时兴趣,夫人最好就是按兵不动,免得一不小心触了王爷的底线,惹怒了王爷,就得不偿失。”

看到连云赞同的脸色,小莲得意一笑,而后继续说道:“奴婢也听说了那个姑娘的事,听说很是狂傲不羁。我们王爷是什么人,忍得了她一时难道能忍得了一世。只要那个姑娘有一天触到了王爷的底线,王爷一定会弃之如敝屣的。”

“说的也是,不过那个女子生的一副妖精相,那狐媚的样子连我都差点被迷住了,王爷——”连云听完小莲的话,心中有丝明了,然而想到罂雪的样貌,还是不安开口。

“夫人说的是什么话啊,那姑娘再美能美过您吗?”小莲奉承的话引来连云展颜一笑。

“再说,王爷阅人无数,连阳若公主都入不了她的眼,何况她呢?”

“可是她长得比公主还要美丽。而且今天王爷都为她责罚了我了。”连云虽然嫉恨罂雪,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语气中有些委屈。

小莲诧异张开小嘴,怎么可能,但立即就安抚道:“夫人多虑了。再美丽也有容颜老去的那一天。王爷或许就是因为她的容颜才有了兴趣,等到新鲜期一过,王爷还是会想起夫人的好,重新回到夫人的身边的。毕竟夫人可是陪伴王爷三年了,是最了解王爷的人。这世上,唯有高贵的夫人才是最适合站在王爷身旁的人。那个姑娘,”

小莲那一针见血的话让连云终于忘记心中的不安,开怀笑了:“呵呵,小莲说的是。本夫人这般高贵,哪里是那个贱蹄子可以相媲的。是我太过忧心了,倒忘记这点道理。”

“夫人说的极是。”小莲福了福身。

“那难道我现在只能按兵不动吗?今天那个贱人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失了脸面,此仇不报,让我怎么忍下这口气。”连云虽然赞同小莲的话,但那口气还是没缓过来。

“奴婢也知道夫人生气,但现在也不知道王爷到底对这个姑娘是什么打算?贸然行动恐怕不妥。今日一事夫人也看到了,王爷对那个姑娘——”

“行了,我知道。”想到北寒溟看自己受伤都不顾,反而罚了自己一顿,连云就不耐打断了小莲的话。

对连云阴晴不定的性格,小莲眼中的不耐烦一闪而过,却笑着说道:“要是夫人实在气不过,奴婢倒有一计,可让夫人顺顺心。”

“哦。”连云眼角上扬,一副好奇的样子。

“虽然夫人目前不可动那个姑娘,但夫人现在不是掌管着王府内的用度吗——”小莲言尽于此,但连云一下子就明白了。

是哦,王府内的一切开销都是自己管着的。只要自己略施手段,那个贱人,不要想在王府里过上好生活。小莲这丫头真聪明。不过她这么聪明,要是有一天她帮衬别人了,自己可就——

连云高深莫测得眼光看的小莲心里直发怵,惴惴不安地开口:“夫人,怎么了?”

连云缓缓摇了摇头,轻笑道:“没事,本夫人只是在想这次应该要赏你什么?毕竟你为我出了这么好一个主意。”

小莲眼光一亮,而后却虚伪说道:“夫人说笑了,为夫人效劳是奴婢的本分。”

连云讽刺一笑,小莲的性格她哪里不清楚,虽说聪明,但是贪财。所以只有有钱,倒是好打发。这么想着,连云拔下头上的红玉簪子,拿在手中玩耍着。

“这个簪子,可是不久前王爷赏赐给我的。你觉得怎么样?”

小莲垂涎欲滴地望着连云手中的簪子,听到连云的话,笑着说道:“王爷送的东西肯定不凡。看这簪子上的玉,晶莹剔透,一定价值连城,也唯有夫人配的上。”

连云看着小莲眼中的贪婪,淡笑着:“看来你也很喜欢这个簪子。既然如此,今日我就将她赏给你。”说完,就将红玉簪子往小莲头上插去。

小莲还没来得及回绝,就听到连云赞叹道:“这红玉簪子,和你到也蛮配的。瞧,活脱脱一个娇滴滴的可人。”

毕竟是女子,哪个不爱美。再加上听说是王爷赏赐的,肯定是价值连城,小莲就更欢喜了,急忙磕头:“多谢夫人赏赐。”

看到小莲那欣喜若狂的模样,没有错过房内丫鬟那一脸钦羡,连云眼底的鄙视一闪而过。果真是卑贱的贱蹄子,这么一点赏赐就这样。不过也好,这样更好掌控。

第二十三章 突遭刺杀

百花园,觥筹交错、莺歌燕语。北寒溟静静地品着酒,眼光却无意有意地看着罂雪离去的方向。不远处的连云淡笑看着,心情越发的愉悦,一向不胜酒力的她也连饮了好几杯。

一旁倒酒的小莲惊讶地看着连云,扬起笑脸说道:“夫人,你怎么如此高兴啊?”

而身侧的连习晴也挑眉笑道:“对啊,云儿,有什么事,说出来也给姑妈乐呵乐呵。”

连云高深莫测地敛唇而笑:“没什么,云儿只是见百花园欢声笑语,心情被渲染了,也就高兴了。”时间这么长了,楚烈应该得手了。想到再也不用见到那个贱人了,连云脸上的笑容更加深。

连习晴看她笑得如此诡异,心中疑惑但也笑而不语。而小莲也疑惑低头。

这时,外面传来太监的传报声:“罂雪姑娘到——”听此,在场的人面色一变。

北寒溟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瞬间一变,带上了轻松的笑容。终于回来了。

而北寒烈则是内敛一笑,终于来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好戏。下意识的,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会让今晚这个无聊的寿宴变得精彩万分。

而连云则有点惊慌失措,脸色一变。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逃得掉楚烈的追杀。难道楚烈没有动手吗?还是那个女人,武功比楚烈高?这有可能吗?

连习晴面色一寒,稍微有点不耐。然而眼角看到连云一变的脸色,则敛下凤眸,眼中突如其来有些不安。

其他大臣、妃子想到刚才的事,也是有些不安。

顿时,众人的眼光转移到百花园入门处,然而看到罂雪仍然那身罗衫,又是疑惑。

主位上的几人也注意到了,只见北寒溟皱眉上前,询问道:“怎么没换衣衫?”

罂雪一脸笑容,有点犯囧:“王爷,不好意思,我迷路了。”

北寒烈挑眉:“怎么会呢?不是有宫女带路吗?”

众人也是不解,望着随着罂雪进园就一直低着头的宫女,这才发现这个宫女竟然跟一般男子一样高。

连云见那熟悉身形,心里突兀紧张起来,连忙低下头。连习晴见她那反常的动作也随着看去,看到那个宫女即使弓着身体也不掩挺拔的身躯,身体也是一愣。

“我也不知道,想来这个宫女应该是刚进宫的,对宫里的路也不熟悉。一路上我又对一切很好奇,就乱走一通,最后就迷路了。幸好我还记得回来的路,怕王爷担心,看衣服也干了,我就先回来了。”婴雪解释着,说到最后还不好意思调皮一笑。

婴雪的解释让众位大臣、妃子了然一笑,然而北寒烈和北寒溟却是盯着那位宫女皱起眉头。

北寒烈想了想低声跟身侧的贴身太监安贵问道:“安贵,宫里今年有新进的宫女吗?”

安贵低着身子望了一眼那个宫女,而后立即回道:“回皇上,新进的宫女还没进宫,而且那个宫女奴才看着也眼生的很。”安贵话到如此,敛眉低头不语。

北寒烈听此俊眉皱的更深,又瞥到连云跟连习晴反常的反应,立即温和却不失威严的命令道:“给朕抬起头来。”

连云听此头抵着更低,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连习晴瞬间脸色变得难看,妖艳的樱唇淡淡抿起。

北寒溟也注意到两人失常的动作,脸色一紧,双眼凌厉地看向那个低着头的宫女。没有人注意到罂雪微扬的笑容。

而那个宫女听到北寒烈的命令,竟连头也没抬。北寒烈脸色一寒,而台下的大臣、妃子见此呼吸一凛,都恐惧低头。

而安贵更是一怒,上前呵斥:“大胆——皇上叫你抬头,还不快点抬起头来。”

那声大胆让在场的人们身体都是一震,而都畏畏缩缩地看着那个宫女。而后,就看到那个宫女慢慢抬起头了,心里松了口气。

北寒烈、北寒溟、连习晴看着那个抬起头的宫女,又惊又奇。那个宫女,是怎么了?怎么双眼发空,还直愣愣看着他们。那目光,就好像,好像一个傀儡似的。而罂雪在暗地里却饶有兴趣地看着一直低头的连云。

安贵看着那个两眼呆滞的宫女,心里没有的感到一股诡异,忙低声对北寒烈说:“皇上,那个宫女,奴才感觉怪怪的,就好像完全没有灵魂,中蛊了似的。你看——”

安贵话没说完,却突然听到一声惊呼,一看是一直安静沉默的宫女竟直向高位上冲来,而且还目露凶光,顿时大呼:“来人,有刺客,护驾,护驾——”

场面顿时失控,大臣、妃子呼喊的呼喊、跌倒的跌倒、逃跑的逃跑,而在外的侍卫听到声音立即入园袭向那个宫女,却不知宫女竟所向披靡,经过之路血花飞溅。不过瞬间,地上已倒下一片侍卫,个个呼天喊娘。但仔细看,却没有一人丧失性命。而两旁的宫女、妃子、大臣见此脸色更加惨白,脚步不稳,纷纷摔倒在地。

北寒溟看着这一切,眼色一凛,正欲上前,手却被人抓住。低头,就见到罂雪一脸兴味地看着,同时对他微微摇头。北寒溟先是一愣,而后倒是停住了,心中虽然疑惑,但是既然罂雪高兴,就随她了。

安贵看着不过瞬间已经来到阶梯前的宫女,脸色大白,没有多想就挡在了北寒烈前面,也没有注意到北寒烈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出声。安贵本以为今天必死无疑,却不料那个宫女竟向一旁凤榻上袭去,虽然疑惑但还是呼道:“来人,保护太后。”

而连习晴见到宫女的目标竟是自己,脸色大变。看到离自己仅有几步之遥的宫女,惊慌起身正欲逃跑,但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慌张还是本来脚软,竟然往旁边摔去,原先精致华丽的云髻上金钗也甩落在地,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毫无之前的雍容华贵。

台下的罂雪见此低声一笑,心里很是欢心。哼,让你耍大牌,敢跟我摆谱,看我不玩死你。北寒溟看着她调皮的眼光,无奈一笑:“雪儿,玩够了就收手。”

“再等会啦。”罂雪耍赖嘟嘴,一脸还没尽兴。北寒溟只能宠溺一笑,听之任之。

而那边,连云呆然地看着一切,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要杀罂雪,怎么现在反而要杀姑妈了?正当她在疑惑时候,却不料楚烈见连习晴摔倒在地,竟将目标转到了她身上。

连云险险避开楚烈袭来的一掌,运气一拍,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站到台下。刚站稳,身后却又袭来一股气。连云又是一闪,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见他还不作罢,连忙催发自己身上的斗气应战,心中却百思不得其解。

而那边的楚烈也催发自己身上的斗气,众人只见到连云身上微微发出一股淡蓝色的斗气,而那个宫女竟然散发着一股浅紫色的斗气,顿时一惊,纷纷退后,就怕接下来的大战会波及到自身。

连云、楚烈不片刻就纠缠在一起。明显感觉到自身力量逐渐消失的连云脸色一慌,在两人靠的很近时低身呵斥:“楚烈,你干嘛呢?还不给我停手。”却不料楚烈仿佛置若未闻,手下的动作更加凌厉。

众人正心惊胆战地看着两人之间的打斗,却不料看到连云一个不防被那个宫女打中胸口,而后两人就分开了,而连云也摔倒在地。众人脸色一变,却无人敢上前抢救。而罂雪见连云还没松口,不悦皱起柳眉。

连云感觉胸口一股气憋着,突然就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而后,众人就看到那个宫女竟缓步走向摔倒在地的连云。而连云则面色苍白,惊慌喊道:“来人,快拦下他啊。快来人。”

然而却无人敢上前,而那些侍卫也伤痕遍野、纷纷倒在地。满怀希冀在看北寒溟,却发现他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连云知道求救无望。见楚烈已经来到自己面前,正欲出手,心中害怕过头,连忙闭起眼睛怒吼:“楚烈,你敢。”

众人以为又会看到血溅当场、香消玉殒的画面,却不料听到连云突如其来的话,那个宫女突然就停手,而后竟然晕厥在地。顿时面面相觑,满是疑惑地望着一脸心有余悸的连云。

“连夫人,你刚才说什么?难道你认识这个宫女?”北寒烈拉着脸,口气阴寒。

而刚从生死关头经历一遭的连云还没缓过神,听到北寒烈的话,心里“咯噔”一跳,顿时不安望向高位上的北寒烈。

“回朕的话啊,快说。”北寒烈一喝,让众人心里都是一跳。而北寒溟和罂雪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连云。

“恩,我,我——”连云被北寒烈这么一喝,心里也慌乱起来,眼神乱跳,语不成句。

而连习晴见此,急忙开口笑道:“皇儿开什么玩笑呢?云儿怎么会认识这个刺客呢?”说着,对台下的连云使着眼色,心底也有点慌乱。该死的家伙,成事不住败事有余。要是乱说什么话,这一下去,可是逆反的大罪。到时候不仅她难脱罪名,也要连累整个连家,自己也难逃此次大祸。

连云见到连习晴的眼色,也回过神来,急忙敛下双眼,嗫喏道:“皇上,云儿不认识他。”

“哦,是吗?”北寒烈听此却是一笑,而后挑眉:“那朕刚才怎么听你喊了她楚烈,这你该怎么解释?”

“这,我——”连云一听,原本安下的心又乱了,不知所措。而连习晴见此脸色更加难看。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读破顺风耳点评:

狂傲狐妃,王爷不要怕情节设计很虐心,但有不少地方充满牵强感。人物形象可能很让人喜欢,但有些人设性格变换毫无边际。浅读就好了,别深思,一篇快餐文。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幻想异能小说推荐

  • 锁君心:妃愿长存

    一夜荒唐,她失去了少女最珍贵的东西,却没有等到那许下承诺之人。 “带着这个到京城来找我,现在我不方便带着你,如果你敢不来,我会亲自来找你的。” 额头的轻吻仿佛成了永

    龙雅人幻想异能 已完结

  • 六界独尊:美人心

    “这两个孩子随着月光和白雪出世,就叫她们纳月,迎雪吧!” “这两位公主命中注定不会平凡,特别是九公主,望陛下认真教养,是恶是善就看九公主的造化了!” “颖儿,我真的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抢婚101次:娇妻别想逃

    被抢婚100次,只能认命留下。 一夜过后,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再度带着孩子逃跑再嫁。 “你肚子里都怀着我的宝宝了,还要嫁给别人?”某总裁森然挑眉。 “那又如何?”她负气嘟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极地异煞

    南极洲大陆的科研基地发生恶性事件,一行军人奉命调查搅入其中不能自拔。 灵异事件!时空转换!空间叠加!外星生命!UFO!科研怪物!比比皆是! 科研基地地下暗河洞穴更藏杀机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霸道老公花样多

    池荞花了一辈子的运气遇到了赫深。 她分手,负债,众叛亲离,无家可归,赫深收留了她。 他把她带走,给她天底下最好的东西。 她以为自己是他心中的白月光,后来才发现他心中

    龙雅人幻想异能 连载中

  • 相互吸引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你爱得这么执着,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但是你就是那么的吸引着我,你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背影,一个回

    龙雅人幻想异能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狂傲狐妃,王爷不要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