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殇魂之祸

时间:2019-11-12 16:04:56 分类:都市职场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八零五 主角:庄衍

庄衍是一名刑警,一天游乐园里的两起杀人事件,一切都是偶然还是蓄意?它们是游离于城市阴暗角落的孤魂,黎明前的夜是它们肆虐的舞台,人心腐朽、灾祸无休…

精彩章节试读:

第28章

韩怡的释然让庄衍心中泛起莫名的感伤,九年前发生的事情对于蓝冰蝶来说无疑是个悲剧,可对韩怡来说,它何尝不是场噩梦?

正在庄衍胡思乱想之际,韩怡已经开始讲述那件过不去的过去事……

“那是2005年8月中旬的事情,当日张贺约我外出写生,他说顺便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郊游,张贺还建议我叫上同寝室的姐妹一起去…”

“你的室友分别是蓝冰蝶、白琴、白瑟,对不对?”庄衍引领着韩怡将这次谈话标准化。

“其实小蝶并不是我们寝室的,她虽然只比我们大半岁,但按学级我们还是得叫她学姐”

提起蓝冰蝶,韩怡逐渐红了眼眶:“小蝶在美院深受老师们喜爱,说来也是,以小蝶的画工以及她对色彩的掌控定会在美术界声名鹊起,而我一直特别欣赏小蝶的作品,经过几次交流我俩的友谊逐步升温,说到底,那次郊游确实是我主动邀请的小蝶,可最终目的地‘逐湖’是小蝶推荐给大家的。”

“好好的一次郊游写生,怎么就会以悲剧收场?”对此陆采疑惑不解。

“呵呵、呵呵呵呵…”韩怡哑然失笑,就在她笑到酣处时却又毫无征兆的哭了起来。

不知端倪的庄衍和陆采面面相觑,即便如此,这二人兀自不敢劝止癫狂的韩怡。

良久后,韩怡激动的情绪逐渐平息,只见她缓缓抬头看向庄衍,四目相对,对方麻木绝望的目光穿过其额前凌乱的发丝让人犯怵。

‘当豁然参杂决绝,大有‘一声长叹、随风黯淡’的味道。’

“你们不是想知道蓝冰蝶究竟出了什么意外吗?”说话间,韩怡抹了把眼泪且阴幽幽的扫视着身边的两位警察:“在我们休憩之余,张贺假借醉酒玷污了蓝冰蝶!”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你们三个女孩难道就没人阻止张贺吗?再说你可是张贺的女朋友,他怎么敢当你面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苟事!”得知这么一个情况,陆采拍案而起。

“我尝试过阻止张贺,可在他的淫威下我怯场了,至于白琴、白瑟居然帮张贺压住了挣扎中的小蝶。”韩怡咬牙切齿的讲述着她挥之不去的噩梦:“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小蝶被这三人联手糟蹋了。”

说到此处,韩怡咬着下唇垂下了头,待其调整好情绪便继续讲述起来:“后来,吃了亏的小蝶说她不会放过我们,她说她要报警、要我们集体坐大牢,于是、于是白琴就用小蝶的裙带勒死了她,而那个极其爱干净的女孩就就这么衣冠不整、满身污渍的死去了,我至今都忘不了小蝶最后的眼神,她想撕了我们。”

‘看清我脸、记住我的眼神、感受的我怨恨,来生、我定让你们血偿!’

“后来你们把蓝冰蝶的尸体如何安置了?”事已至此,陆采满脑子都是‘沉冤得雪、入土为安’四个字。

“当时白瑟提议给小蝶身上坠物然后抛入河中供鱼虾蚕食,但张贺担心尸体会浮出水面,经过商议,最终大家还是决定埋了小蝶。”

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韩怡努力回忆蓝冰蝶死后的每个细节,而后庄衍将抛尸的大概位置以短信形式发给了周明哲,庄衍交代周明哲务必找到韩怡描述的地貌特征。

“那起失踪案是谁策划的?”挂了电话,庄衍继续深挖这起命案的始末。

“还是白琴,为了获取警方的信任,白琴甚至动用了苦肉计,为此她确实吃了不少苦头,谁也没有想到当时从石头上跳下的白琴下半辈子差点就在轮椅上过了。”不知为何,韩怡在说出此话时眼神里竟透出一股邪邪的遗憾之色。

“你们不是一起去郊游的,如此说来白琴应该也是蓝冰蝶的朋友,就算张贺是一时糊涂犯了错,白琴也不至于自己招黑。”陆采愤然说道:“要知道强奸与杀人还是有个轻重之分的。”

“亏了你成天追剧,这都不知道,自古以来‘情’字可以让一个女人柔情似水,也可以令其丧失人性变的心狠手辣。”庄衍的话满是讽刺之味。

庄衍曾听父亲庄重讲过一个恐怖的食尸案,那起案件的凶手就是死者的妻子,所以庄衍深知女人歹毒起来男人望尘莫及。

“没错,那个男孩叫厉若江,他是我们学校雕塑系的导师。”韩怡幽幽说道:“白琴是个占有欲特别强的人,她对厉若江的痴迷程度让人唯恐避之不及,可这个俊俏才子偏偏对蓝冰蝶呵护有加,白琴表面跟小蝶亲近,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早在当日出发前,白琴就教唆张贺趁机去占小蝶的便宜,她盘算着东窗事发后厉若江会疏远小蝶,但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倔强的小蝶最终激怒了白琴,杀心出鞘,必沾血腥。”

“既然你已经有了赎罪的意识却为什么不来自首?”庄衍起身来到了韩怡身边:“如果你当时认罪,你的朋友就不会出事。”

可能是庄衍的凛然的气场让韩怡胆颤,也可能是韩怡明白了庄衍口中所指的朋友是谁,眼下,这个既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正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着。

韩怡坦言说自己确实想过自首,可是只要她想到阴暗的牢狱生活就怯场了,事发后,韩怡曾去看过沈盈盈,对方那种‘半梦半醒半浮生’的状态让韩怡的罪恶感加重,她担心一旦自己认罪,沈盈盈会失去活下去的唯一支撑,韩怡发过誓,暗地里要尽可能的给予沈盈盈高质量生活,她想用物质生活弥补沈盈盈下半辈子亲情上的缺失,事实上,韩怡也做到了,她以蓝冰蝶好朋友的身份频频向蓝母送去关心,为了赎罪韩怡甚至牺牲了对母亲尽孝的时间,或许在沈盈盈看来,这个善良的女孩确实减轻了自己的丧女之痛。

“张贺离开前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比如说他身边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人,或者发生了什么让你觉得奇怪事情?”庄衍之所以转移话题是因为他意识到韩怡的身份除了是自己的嫌疑人外,她还是一个病人:“张贺走了三年你不但不去找他,甚至还结交了新的男朋友,我能不能理解为你已经知道他出事了?你恨他!所以你视而不见!”

第14章

“庄警官,我知道自己隐瞒实情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所以我想将功补过,只是不知现在提供信息是否来得及。”赵伟民说话的语气甚是消沉,想来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饭碗会保不住。

“说说你想反映什么情况。”庄衍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四月梦乐园增添了几台中型娱乐设备,因此场内原先使用的配电箱只能更换,于是我们便在一家设备公司订购了几台柜式配电箱,也就是案发时的故障机器,我记得当时园子特意停业三天以便对方公司的技术员过来安装机器,趁此机会我们正好对园子里的各种设备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检修,那几天我方负责人将配电房的钥匙留给了这名安装工,今日你走后梦乐园职工齐聚一堂开了场检讨会,虽然会议上大家都在推卸责任,但是在此过程中一个疑点显露出来。”

“什么疑点?”庄衍急切追问道。

“游乐场的配电房属于工作重地,那里上的锁不仅将游客拒之门外,其他员工也是同等对待,因此我有理由质疑没有钥匙的凶手是如何进入配电房的。”

同样问题庄衍也问过梦乐园的两名弱电工,对方回答说当时配电房大门只是掩蔽并未上锁,一小时前唐勇在案发中心现场寻找过失踪的锁头,结果一无所获,心念至此庄衍肃颜问道:“你的笃信从何而来?”

“7月6日我去过配电房,当时那锁头完好无损的被扔在草丛里。”赵伟民的声音越来越小:“即便我们的人排除了嫌疑,可这一情况足以证明我方在此意外中存在失职,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从中作梗私藏了命案现场的证物,老赵呀老赵,你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庄衍愤然说着:“你现在就将那家设备公司的地址给我发过来,立刻!马上!”

赵伟民所说的‘晟捷公共设备服务公司’是家小型注册公司,地址就在市区内,得到这么一条突破性线索庄衍与周明哲刻不容缓的驱车前往,大约半小时他们就抵达了目的地,然而这二人前脚刚迈进人家门槛,后脚就被前台接待挡在了门外。

“我们是市局的,想找你们领导了解点情况,麻烦配合一下。”吃了闭门羹的周明哲肃然说道,然而仅仅五分钟他们二人就被请进了这家公司的贵宾室,面对截然不同的待遇,端着茶杯的周明哲冷笑道:“净是些双面人、两面派!”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庄衍无奈感叹,同时他又想起了那个叫‘布古’的家伙。

不等庄衍多想,一个大腹便便中年男子推门而入:“二位警官,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叫董恒发,不知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董先生,我们贸然来访只是想核实一个情况,今年四月贵公司是否派人去梦乐园安装过配电箱?”庄衍避开了生意场上繁琐的客套流程直奔主题:“那名师傅现在在哪里,可否引见一下。”

董恒发闻言用手在自己的‘地中海’上搓了搓,然后他对一旁端茶倒水的漂亮接待说道:“娟儿,你去把人事部朱姐还有工程部马哥叫过来。”

待两位主管翻阅资料后告知在场众人,本公司四月份确实签过一笔梦乐园的单子,当时派去安装的师傅名叫胡昱,此人2008年入职至今已经有7年工龄了,不过这几天胡昱正处休年假,目前人在哪里他们也不清楚。

当庄衍看过胡昱照片,他紧缩多日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而后庄衍让周明哲记下了胡昱的住址,同时他告诉董恒发此人牵扯一起连环命案,万万不可打草惊蛇,董恒发虽然表现出一脸狐疑却不敢为胡昱说半句好话,生意场上惯来现实,即便是曾经为你打天下的人,一旦他的言行威胁或者有损这片江山,此人必然落得一个‘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悲凉下场。

离开‘晟捷’,庄衍立即致电秦建国请求批准逮捕胡昱,但经双方商议后还是决定先派人蹲点,入夜来场瓮中捉鳖。

夜色渐浓,几位持枪刑警暴力闯入某老式小区的一家住户屋内,随后针对嫌疑人的抓捕行动同样顺利,梦中惊醒的胡昱直至坐在审讯室,他的发型依旧保持着乱糟糟的状态……

凌晨两点,庄衍丢掉指间的烟蒂径直走进了审讯室,周明哲见状立刻起身并在庄衍耳边说道:“仨小时了愣是没出声。”

“胡昱,你别以为不吭声我们就拿你没辙。”说话间,庄衍拉开椅子坐下:“坦白讲,相比在外面奔波,我倒是情愿陪你在这儿耗。”

坐在嫌犯椅上的胡昱低着头,他的状态难免让人联想到死了根的枯木。

“胡昱,1976年出生,沐泽市人,家中独子本该尽享宠爱,然而你的降生却成了父母的耻辱…”

“都是我杀的!”

就在庄衍耐着性子展开心理进攻时,沉默的胡昱突然开口,而他那似被魔音软件处理过的声音让人甚感不悦。

暗忖成功攻破凶嫌心理防线后,庄衍选择放慢语速将未完的话说下去:“你之所以被父母嫌弃,是因为你胡昱先天畸形,而你所患的是一种名叫‘重子痨’的顽疾,俗称侏儒症。”

待庄衍话尾落音,胡昱终于缓缓抬起了头,随之映入庄衍眼帘的是一张五官清秀的童颜,只是在那凌乱油腻的碎发罅隙中暗藏着一股让人犯怵的寒意。

侏儒症是一种由基因疾病引起的畸形,这类患者的身材和骨骼不成比例,论容貌、智商小侏儒跟正常人无异,但胡昱的情况跟资料描述略有不同,他的不同主要区别在容貌上,细看肤白细嫩的胡昱活脱脱一个七岁娃娃模样,庄衍猜测正是这种天生具备的伪装能力让胡昱轻而易举得到了被害人的信任,同时也让他们殒命在了‘天使’手中……

“敏感的你偏执认为大家眼中的自己是个怪胎,这就是你自卑、堕落甚至犯罪的诱因。”庄衍无畏对方阴毒的目光继续说道:“然而我想告诉你,你并不是什么怪胎,而是只不折不扣的恶魔。”

胡昱闻言哑然失笑,那诡谲的声音使得审讯室越发阴冷,眼下众人皆是寒毛卓竖。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速度快福点评:

殇魂之祸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不近女色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都市职场小说推荐

  • 一世高手俏千金

    秦风曾是令各个势力听之闻风丧胆的高手,被人称为“龙王”!为了完成自己归隐前的最后一个任务,秦风来到了队友生前居住的地方,却多了一个名动全城的未婚妻,又接连遇到各色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我是超级富二代

    本是贫穷三无的大学生许褚,被女朋友甩了之后,他的手机上传来了消息:三年期限已到,财产冷冻解除,欢迎回家,少爷。 许褚笑了,他差点忘了原来自己是个超级富二代。 三十年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迷失岁月

    刘毅出身农村家庭家庭,家境也一般,因为自卑所以成绩较好,高考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在学校高冷,傲气,所以也得罪不少人。被人算计堕入夜场,他的人生开始慢慢改变....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都市兵王混都市

    陆轩是一洗浴中心的搓澡工,在一机缘巧合下认识一老头,老头对他说能预测未来,说陆轩是是梅花道的传人,听得他,老头给了一本破破烂烂的羊皮卷,说你的身世以后你会明白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连载中

  • 异能交流群

    某天,秦飞失恋后,被一个昵称很奇怪的人拉进了一个很奇怪的群里面,群里所有人都取了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飞天遁地、财倾一方、还没男朋友、好想出去玩、闭关修炼…… “新人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 罪美人

    我本是前程似锦的富二代,我本是手握权势的败家子;一场翻云覆雨的突变后,我过上了流浪的生活,不过我不甘,因为低头苟活不是我萧强的宿命!自打那之后我走上了一条没有灯的

    龙雅人都市职场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殇魂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