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阅小说网

枕上豪门:老公太爱撩

时间:2019-11-12 16:04:49 分类:总裁豪门 来源:贵宾小说 作者:糖精灵 主角:杜立言,张文意

落难时的相濡以沫、曾经的醉人缠绵, 在他们的爱情里,张文意注定是输家,只不过她自己输得心甘情愿。 她委屈求全的交付了身与心,甚至为杜立言怀上不受期待的生命,然抛弃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留下来的考验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想找人照顾他大哥,如果你肯的话,相信预支工资不是难事,当然,也要看你愿意不愿意。”

“是什么工作?”总觉得,王友岚所说的不会是什么好工作。

“你的表情,好像怕我会把你卖掉似的。”王友岚见她一脸戒备,不禁笑了起来。

“我当然怕,你这人精明得把人卖了,别人还要帮你数钱呢。”张文意夸张地拍拍胸脯,“说吧,是什么工作?”

“之前,你不是想当杜少的私家看护吗?”

“你不会是想跟我说,他想聘请我当他的私家看护?”难道是那天,她好心扶他起来,所以,他现在投桃报李?

“可以这样说。”王友岚垂下眼眸,掩去眼底那一闪而过的诡谲神色。

张文意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你好像跟他很熟,你跟他――”

明白她想问什么,王友岚否认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现在我不说,你迟些时间也会知道了。”

被她的话挑起好奇心,张文意直盯着她看,“你有什么瞒着我的?速速坦白从宽。”

王友岚的笑容中有着一丝羞赧,“我跟杜展龙正在交往,以结婚为前提,所以,我知道他哥没还请到私家看护,于是就推荐你――”

“慢着。”张文意打断她,一脸疑惑。

“你跟杜展龙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以前,你不是不喜欢他,说他是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你的态度会不会转变得太快?”

怎么,他才当上杜氏总裁之职,她就喜欢上他了?

看了她一眼,王友岚正似笑非笑地露出嘲弄的神情。

“看你的表情,仿佛在说,我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似的。”

“那么,你有吗?”张文意直盯着她的眼睛问。

“表姐,你有时候的问题,真的尖锐得让人讨厌。”王友岚双手环胸。

“有。或者这样说吧,我爱他,但更爱他的钱,爱他如今的地位。”

张文意一震,虽然早知道,她这个表妹妹金钱至上,可没想到她居然连选择爱人也以金钱为标谁。

“你这样不会幸福的。”

“你错了,我会幸福的。没钱才是人生最大的不幸,这些年来,我已经充分体会到这个道理了。”王友岚伸手撩了一耳边的发丝。

“钱是好东西,只要有了它,我就会感到很幸福。”

“你太偏激了。”

“是你太天真了。”王友岚淡哂。

“难道,你不曾想过,如果我们不曾家道中落,现在我们就不用为生活奔波,我还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你也不用为了姨父的医药费而放弃读大学,如果你有钱的话,你就不用为了表弟的学费这么辛苦工作?”

听着她的话,张文意的神色有几分恍惚。

曾经,她们也是人人羡慕的千金小姐呀。

五年而已,她却有种仿如隔世的错觉了。

当年,她们的父亲还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她们都过着衣着无忧的生活,没想到一场金融风暴,就把他们的人生完全扭转过来。公司欠下巨债,没法偿还债务的姨父姨妈自杀,父亲也被放高利贷的人逼得变卖尽家财,为了避债,只得携家逃离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乡,来到这里。

之后,为了生活,一无所有的父母捱得一身是病,直到她从护士学院毕业,想说,等她赚到钱,他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没想到,父亲却倒下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应该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感情。”

闻言,王友岚脸色有点难看,举坏喝了口茶,才说。

“好了,我知道,你关心我,不过,我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处理。那么,你会接这工作的,对吧?”

张文意无言地低头喝着奶茶。

要不要接?说真的,杜家出手宽绰,不动心是假,尤其是现在,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可是,心底却有道声音,在说她不愿意,她不想再跟那男人有任何瓜葛

不要问她为什么不愿意,她也不知道为何,非要问出一个究竟的话――

也许是因为,两次见面的情况都闹和有些不愉快。

也许是他给好的感觉有点危险,总觉得再跟有什么瓜葛的话,必定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你不愿意?”王友岚见她不吭声,便问道。

是不太愿意,不过,“我没得选择,不是吗?”

“那么,我跟展龙说说,你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站在杜家门口,张文意伸出手想按门铃,下一秒又缩回手。

这是她第二次站在这里了,第一次时,她失望而归。

不知这次,她是否能成功得到这份工作。

深吸一口气,她举手按下门铃。

一会儿后,大门打开,来开门的人还是跟上次一样是红姐,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记得她。

“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随时来问我。”红姐先带她熟悉了下屋内的环境,“大少爷,就在房间里,你自己进去吧。”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拍了拍脸,让自己精神一振,张文意才昂首挺胸地走上楼梯。

心中稍有不安,可输人不输阵,她可不能未战先怯。

为了弟弟的前途,这次就算杜立言再可恶,使什么阴招为难她也好,她都要忍下去。

站在走廊上,望着两边紧闭房门的三个房间,张文意有些不知所措。

到底哪间房间才是杜立言的?

忽地,一阵悦耳动听的钢琴声自右手边的房间门缝中流泻出来。

琴音干净空灵如阳光清泉,张文意不禁听得入迷,之前烦躁不安的心灵,似乎也被那琴音洗涤干净了。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站在门外,一脸陶醉地听着乐曲。

一曲既完,张文意才从回过神来。

忽地,她很想见见能弹奏出如此悦耳动听的乐章的人。

家道中落前,张文意也曾学过弹钢琴的,老师曾经说过,她很有天分,如果能一直练下去,不知现在她会变成怎样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把去见杜立言的事抛置脑后,只想知道里面调琴的人是谁,于是,她想也不想地敲了下房门。

“进来。”不一会儿,从里面传来一把温润的男低音。

心中忐忑地打开门,张文意走了进去。

视线首先落到靠近窗边的钢琴上,然后,视线移到坐在钢琴前的那人身上。

那人背对着她,双手放在琴键上,阳光从窗户溜进来,金黄晕红的光芒轻轻地洒在他身上,短发细细绒绒地仿佛闪着耀眼的光芒。

张文意放轻了脚步,慢慢向前走着,只觉得被阳光笼罩下的男人,美的如同一幅静谧唯美的油画,让她的心不知不觉中就充满了温馨的感觉。

“是你?”

当男人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接,异口同声地道。

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男子,张文意有那么一两秒被愣住了。

会在这里看到杜立言,令她既意外,又理所当然。

意外的是,她想不到他弹得一手好琴,都说音乐是骗不了人的,琴音如此优美动人,人的内心应该也很美才是,可她实在没办法将这公式套入他身上。

理所当然的是,既然她是来见他的,那么在这里的人是他,也就不怎么好奇的了。

不过,也难怪她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来,之前见到他,他都坐在轮椅上,现在,他却没有坐在轮椅上。

很快地,她发现在钢琴的另一边放着两只拐杖。

“你就是展龙介绍来的那个私家看护?”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后,杜立言又扬起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张文意摇摇头,见他不太相信的眼神,便补充。

“不过,我表妹认识杜先生,是她介绍我来的。如果之前我有哪里冒犯了你,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

回复平静,张文意向他鞠躬致歉,“以后请多多指教。”

“如果,我非要计较呢?”

杜立言一双黑幽的眸子含笑地注视着她,如果不是注意到他上扬的嘴角,张文意还以为他只是跟自己开玩笑了。

来之前,她不是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状况,所以,她刚才才特地放低身段,向他先道歉。

换了有点绅士风度的男士,都会一笔勾销吧,没想到,他却这样小器,非要为难她不可。

她真的想不透,他为什么如此讨厌自己,上回她还帮过他呢。

张文意强压下心中不满,柔婉地朝他微笑道。

“虽说,帮人不求回报,不过上回我也帮过你呀,难道不能将功补过吗?”

杜立言上下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眼,“你真的这么想做这份工作?”

“是的。”

“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

这家伙不会想对她怎样吧?脑海里浮再那天他强吻她的情形,张文意脸上的笑容一窒。

她嘴角抿了抿,“只要是合情合理,属于我工作的范围内的事情,我当然愿意做。”其他的事,你可想也别想。

杜立言垂下眼眸,沉吟半晌。

“你并不适合这份工作,我劝你最好还是去找另一份工作――”

“你都没见识过我的工作能力,就断定我不适合,这对我是否不公平?”张文意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你也当过公司总裁,应该明白,要定一个人的死罪,一定要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吧?

表妹不只一次跟我说过,你为人处事公平合理,不过,现在看来,她言过其实了,或者,你已今昔对比了。”

对于她的话,他不怒反笑,笑得有些微妙。

“你可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就不能中途退出,到时就算你说不想玩了,也只能继续。”

张文意怔然地看着他,不解他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认为,她是那种不负责的人,工作上有一点不顺心,就辞职?

“我做事从来不会途而废的,除非是你要解雇我,或者,你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

杜立言的黑眸带著些诡谲的邪气,眼神复杂,然后笑着打断她。

“这样吧,如果你坚持要留下来,也不是不行。”

张文意合上嘴巴,静待下文。

他伸手指向她背后的柜子,“把上面的东西拿过来给我。”

张文意转过身,走近柜子。

柜子上放了不少东西,但她的注意力一眼被一个闪亮的东西吸引了。

这钻戒是真的吧?这至少有两卡吧。

“是拿这个吗?”小心翼翼地拿起钻戒,唯恐不小心把钻石给弄花了,她可赔不起呀。

“拿过来。”杜立言毫无表情地道。

张文意趁机多看了钻戒两眼,然后才递到他摊开的右手掌心上。

低头看着手中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钻戒,然后,左手捏起它。

“你喜欢吗?”

张文意点点头,没有哪个女人地不喜欢钻石的,更何况是出自名家的钻戒。

“那么,拿去。”

“你要送给我?”张文意吃惊地看着他。

“你不要?”

“杜先生,请你不要这种开玩笑。”又不是她说要了,他就真的会给。

杜立言抿嘴一笑,眼眸流光溢彩。

“说得也是,没有人会想要别人不要的东西的,既然如此,不如丢了,眼不见为净。”

笑容一敛,他用力将钻戒扔出窗外。

“不会吧。”

张文意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的手,不,应该说盯着他手上的钻戒,因此,他的手一扬,她就有不好的预感。

眼见那个钻戒自他手中呈抛物线,飞出窗口,然后掉向楼下。

她已飞扑上去想看看钻戒落到什么地方,却只听到‘叮咚’一声响,却没办法看到它掉落的地点。

“就算你再不喜欢,也用不着就这样丢掉呀,那钻戒看上去很值钱的,如果你真的觉得碍眼的话,把它卖掉就好――”

张文意转过头,看向杜立言,未完的话嗄然而止,他的眼睛异常深邃,眼底是非常复杂的情绪。

真笨!那钻戒对于她来说,没错价值不菲,但对于他这种有钱人来说,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再说,他刚才不是说,眼不见为净,说不准这钻戒就是以前他送给方咏咏的。

假若真的是那么一回事,难怪他不想留着它了。

不过,真的太浪费了。

早知道他刚才是说真的,她就不跟他客气,说她要,那么弟弟的事就不用愁了。

“你好像很舍不得那戒指呢。”见她一脸不舍地瞄向窗外,杜立言好笑地道。

张文意没接话,只是傻笑,这让她怎么回应?

“这样吧,如果你能把它捡回来的话,那戒指就送给你,还有,你就留下来当我的私家看护。”杜立言单手支颚,嘴角微勾。

“你说真的?”张文意两眼发光。

“不过,时间只有一天,逾期不候。”

说完,他转过身,打开琴盖,再次弹起来。

看着他弹奏的背影,张文意迟疑不决,总觉得他又在耍她。可是

转头瞧了瞧窗口,她一咬牙。

“你要说话算话,我找到的话,你就要让我留下来。”

琴音顿了下,只听到他说。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了,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张文意抿了抿嘴,然后,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第八章冤家路窄

“难得在这里遇到,你一定要让我还这个恩情才行。”

张文意还想婉拒,但对方却坚持,最后,她只得上车。

坐落在山边的五星级酒店总共十三层高,欧式庭院的风格,让人以为身在国外。

张文意不是第一次在这种高级餐厅用桌,之前也陪雇主来过这里。

不过,当时她都只是站在一边伺候,不像现在这样,像贵宾似的坐在这里被人服侍,这种感觉,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形容。

只觉得从落边玻璃窗看向外面,夜景比平常迷人多了。

“在想什么?”

张文意回过神,迎上对方微笑的眼眸,不禁脱口而出。

“我想,明明同样坐在这里,可因为身份不同,感觉竟会如此不同。”

杜华轻摇着手中的红酒,微笑道:“服务人跟被人服务,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就看你是选择去服务人,还是被人服务了。”

张文意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有谁不想成为后者,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

“我听说,你最近的财务上好像有点困难是吗?”杜华看着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张文意错愕地看着他,不解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希望你不要介意。其实是这样的,自从那天被你所救,我就一直想找到你。所以,就请人查了下”

杜华掏出支票簿,然后,填写了一张支票,再递到她面前。

“不知这些,能否帮你解燃眉之急?”

看着眼前的支票,张文意却没有收下来。

“虽说,我有帮助过你,可是,我并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报酬的,这支票我不能收。”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不过,明知你有难,我有能力帮却不帮的话,我会良心不安。”

杜华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微笑着说,“再说,这支票你也不是白拿我的。我是商人,讲求利益交易。”

“你想请我当私家看护?”

杜华愣了下,“如果,你这样理解的话,也行。”

闻言,张文意才放心收下支票。

这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不是白拿人家的钱,是要付出劳动的话,她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缓缓的,杜华的唇角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如果熟知他性格的人,看到他这种表情,必定会不寒而栗的。

“我还以为你不会陪我出来逛街的。”

王友岚两眼横扫着店里的衣服,视线一顿,然后,目光停在摆放在近门口的印花长袖裙上。

“麻烦你,把上面那件衣服拿给我试试。”

她边吩咐销售员,边对张文意道:“表弟的事摆平了?”

“你怎么知道?”张文意惊讶地看着她。

遇到杜华也是昨晚的事,今早她才把钱给弟弟打过去,都没来得及告诉母亲,王友岚怎么就知道了?

王友岚语气懒散,“这是常理吧。如果不是解决了,你怎会有心情陪我逛街。”

说完,她便拿过销售员递上来的衣服,到试衣室换去了。

“怎样,好看吗?”一会儿,王友岚便穿上新衣服出来,在镜前转了个圈。

张文意点点头,“这裙子你穿起来,比刚才那条好看多了。”

“那就这件。”王友岚把衣服换下来。

张文意随手拿过衣服,目光落到衣服上的价格牌,不会吧,这件衣服居然是她一个月的薪水。

“好贵,你真的要买?”张文意低声问,王友岚也有些迟疑。

“没钱就不要来这种名店买衣服。”一把尖酸刻薄的声音插入她们之间。

张文意抬头一看,真是冤家路窄。

“把这一排的衣服,还有,这件衣服,全给我包起来。”

方咏咏走近她们,然后一把抢过张文意手中的衣服,丢给跟在她身后的销售员。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没看到这衣服是我先看上的吗?”王友岚伸手想把衣服抢回来。

“先看上又怎样,”方咏咏一手推开王友岚的手。

“现在衣服在我手中,就是我的。再说,你有钱买吗?这里可不是你们这种穷人来的地方。”

“这衣服是我先看上的,就是我的。”

王友岚一把推开她,硬从销售员手中抢回衣服,然后,拿出信用卡,“帮我包起来。”

方咏咏对销售员说,“这件衣服我今天要定了,如果你把衣服卖给她,以后我跟我所有的朋友们都再来光顾,你们自己瞧着办。”

“对不起。”销售员看了方咏咏一眼,然后对王友岚道歉。

“算了,我们走吧。”眼见王友岚还想跟她们理论,张文意扯着她离开时装店。

“为什么要拉我离开,别人还以为我怕了那个贱女人。”王友岚生气地甩开张文意的手。

“怎么会呢,你这人天不怕,地不怕,谁说你怕了她。”张文意陪笑道。

“不过,你也不是真的那么喜欢那件衣服,不是吗,何必再跟她一般见识,在那种地方大吵大闹,传出去可有损你的形象呢。”

闻言,王友岚才冷静下来。

“以为家里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别再让我见到她,否则,我非抽死她不可。”

“对不起。”张文意大大地叹了口气,“都是我连累了你。”

王友岚吊高半边眉,“你跟她有过节?”

“就是昨天”张文意把昨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她是看我不顺眼,才会跟你抢衣服的。”

“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她这么可恶,昨天才冤枉完你,今天又跟我抢衣服,刚才我就不那么算了。”王友岚气愤难平。

“不算了,你还能怎样?”张文意好笑地看着她。

难不成真的跟她比有钱,把那店里的衣服全包下?

“怎么这样看着我?”见王友岚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张文意伸手摸了摸脸,“我脸上有脏东西?”

“我在想,原来表姐你也长得挺清秀的,如果化下妆,穿上漂亮的衣服,你肯定比那个方贱人有魅力多了。”

“谢谢你的安慰。”张文意没什么诚意地说着。

“我不是安慰你,相信杜立言也这样想吧。”

王友岚煞有介事地说着,“否则,他怎么帮你不帮那方贱人。”

“别在我面前提那种小人。”没来由地,一提起杜立言,张文意就无名火起。

“这回他又得罪你什么了?”

王友岚笑看着她,说来也奇怪。

张文意跟悠杰是两个世界的人,按理说,他们并不会有什么交集,偏偏却因为工作的原因,两人接二连三地遇上,而且,还擦出了莫名其秒的火花。

真不知说他们有缘还是有仇了。

张文意把嘴巴抿成一直线,没说话。

“说来听听,他怎么欺负你了,我帮你报仇。”王友岚用哄小孩子的口吻道。

“我不想再提那种卑鄙无耻的小人。”张文意一开口,就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之前,就算被他那样耍着玩,看在他那么可怜,我都不跟他计较了,可现在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他跟那个方咏咏根本是一丘之貉,谁嫁给他,谁倒霉。”

“真的好大的怨气,我真的很好奇,他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对他如此恨之入骨。”王友岚好奇地道。

在她的印象中,张文意从来就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也很少会如此评论一个人,现在她居然这样,真的让人好奇不已呀。

面对她的疑问,张文意说不出,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被轻薄,第二次被对方耍弄,中暑了,第三次见面,原以为他那么好心帮自己解围,谁知道他只是借她打击别人。

突然,王友岚身体一僵,然后用手指戳了戳张文意。

张文意怔了下,然后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呼吸不禁一窒。

难怪古人说,晚上不说鬼,白天不说人。

她们才说起杜立言,没想到他居然就跟她们相隔不到一米远。

原来,她们站在石柱的前面,而他则在石柱的后面。可能因为他坐在轮椅上的原故,所以,她根本刚才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王友岚跟张文意互望了一眼。

他不会听到她们说他坏话吧?

他不会因此恼羞成怒,然后报复她们吧?

以眼神交流着意见的两人,同时在心中想着。

这件事就是教训她们以后说人坏话,千万不要在公众场合,就算真的要说,也要看清楚周围环境,免得再发生这么尴尬的情况。

“杜总裁。”王友岚硬着头皮跟他打了招呼,“你也来逛街呀。”

“我现在已经不是总裁了。”

纠正着她,杜立言俊俏高贵的脸庞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深邃的目光扫过她们的脸上,乌黑清澈的眸子,扣人心弦。

王友岚干笑着,然后,拉着呆掉的张文意迅速离开。

“我们还有东西要买,有空再聊,先走了。”

“原来,你在这里。”这时,四处找他的唐学仁找到来,“有什么开心的事?”

见他托着下巴,一脸笑意,唐学仁好奇地问。

“我今天才发现,原来我是那么面目可憎的。”杜立言嘴角一挑。

“不会吧,你现在才发现吗?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唐学仁夸张地笑道。

闻言,杜立言气结。

“对了,今晚的慈善餐舞会,你要去吗?”唐学仁推着他朝电梯方向走去。

“应该会去”

豪华奢贵的餐舞会上,一派衣香鬓影。

场中令人垂涎欲滴的珍馐佳肴,稀世红酒靡艳的气息流荡在空气中。

衣着性感的女士们,眼神如水波般妩媚动人,身段窈窕,手臂和胸口佩戴的令人眼花撩乱珠宝钻饰在灯光下熠熠闪烁。

杜立言显得懒懒的,身子往后倾,把背靠在有些硬的轮椅椅背上,精致的无边镜框遮住了地双深遂沉静的眼眸,也掩盖了眼眸中嘲弄的光芒。

他无疑是男天生俊美的男人,只是向来寡言少语,但身上散发的与众不同的深沉气质,令人无法忽视。

即使现在坐在轮椅上,也不乏有一些惊艳的视线缠绕在他身上。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呢。”

一把熟悉的女声自身后响起,杜立言抿唇翘起些许弧度,然后转身看向来人。

只见方咏咏身穿一身粉色露肩长裙,高贵典雅,配上夺目耀眼的钻石链,更显娇媚。

“本来,今天是展龙来的,不过,他突然有事不能出席,于是,我这个闲人便代替他来了。”

方咏咏凝视着他客气而冷漠的眼睛,眸光一闪,“怎么没见到那女人陪你一起来?”

杜立言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她是指张文意。看来,她真的认定了他们是一对情人的事实。

杜立言无所谓地笑了笑,没说话。

方咏咏有些迷惘地看了他一眼,张嘴想对他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

“咏儿,原来你在这里。”

这时,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青男士朝他们走来。

“这位应该是杜先生了吧?”陈杰一手搂着方咏咏的腰,脸上带着客套的微笑朝杜立言道。

“咏儿常在我面前提到你,可惜一直未能有机会跟你聚聚,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的,现在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看到对方一副宣示主权的表情,杜立言轻轻一笑。

“你一定是船王的三公子了,幸会。”

“对了,下个月是我会跟咏儿注册结婚,到时未知你有没有空,赏脸出席我们的婚礼呢。”

“下个月呀,可能不行吧,我下个月可能要到欧洲去,应该未能出席你们的婚礼了,不过就算人不到礼也一定会到的。”杜立言堆起虚伪至极的笑容说着。

两人客套了几句后,陈杰便拉着方咏咏离开了。

“他们刚才跟你说什么?”在他们离开不久,杜母就走上前来。

“也没什么,只不过跟我说,他们下个月举行婚礼。”杜立言轻描淡写地说着。

“真不要脸!”杜母恶狠狠地瞪向正跟陈夫人谈笑的方咏咏。

“当初,那贱人悔婚,令你成为大家的笑柄,我都没跟她算账,现在好了,居然还带人前来示威,简直欺人太甚。”

杜立言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太激动,“妈,事情都过去了,何必再为此动怒,而且,我也没什么”

“你不跟她计较是你大方,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杜母打断他的话,“儿子,我一定要帮你做点事。”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不大范甘迪点评:

枕上豪门:老公太爱撩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最新总裁豪门小说推荐

  • 求爱72次:帝少心尖宠

    叶昕做梦也没想到,把她抛弃在教堂的‘前未婚夫’会成为她的买主! 尤其某男一边说讨厌你,一边求爱求的停不下来。 “岳寒零,你就死心吧,就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男人,那

    龙雅人总裁豪门 已完结

  • 执念已久:独宠新娘

    四年前的一次意外,让两人相遇,从此之后在她心里埋下了爱情的种子,但是叶宸已经有了未婚妻尹静芙,顾念只能默默藏起自己对叶宸的心思。 四年后,顾念留学归来恰逢找工作,顺

    龙雅人总裁豪门 连载中

  • 心尖娇妻:神秘老公夜夜宠

    面对他的纠缠,苏锦然皱眉:“先生,你看到的都只是一个假象,我这张脸没一处是真。” “我不在乎。” 苏锦然“……” “先生,我很忙,没空陪你。你换一个女人撩。” “我不

    龙雅人总裁豪门 已完结

  • 婚浅情深

    她是被他圈养的女人,一次又一次想要逃开…… 一场妹妹精心策划算计,她被父母出卖,为了自由,不惜跟他做下交易。 一纸婚契,婚后,他强烈要求她尽人妻义务,伺候洗澡、负责

    龙雅人总裁豪门 已完结

  • 久爱成婚

    岳清秋遭遇男朋友劈腿,劈腿对象居然还是自己又宠又疼的亲妹妹。 二人联合陷害让她陷入一场难堪的局面。 帮助自己的居然是微信好友,突然出现,给自己温暖, 给她一个能向父

    龙雅人总裁豪门 已完结

  • 替身婚约:老公请放手

    一夜情谜,秦卿签下一纸婚约,嫁给了城中花花公子叶君奕。 面对老公的花边新闻,不断挑衅,她淡然面对。 “你怎么样才肯离婚?” “我不会答应的。”她傲然一笑。 她自信认为

    龙雅人总裁豪门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枕上豪门:老公太爱撩